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周希蔓岳承廷(周希蔓岳承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周希蔓岳承廷:周希蔓岳承廷最新章节(周希蔓岳承廷)

xiaoe 2023-12-03 09:45:38 15
xiaoe 2023-12-03 15
点击阅读全文

在他们看不见的角落,周希蔓的灵魂默默站在原地,冷眼看着这一对穿着礼服的新人在自己的尸体旁边纠缠。

她没想到,自己都死了,却还是要被困在岳承廷身边。

但她更没想到的是,许真茹和岳承廷的关系并不像她想象得那么简单。

他们两个竟然都要对付周家?

周希蔓震惊之余,又感觉所有一切都串连上了。

难怪岳承廷要她顶罪坐牢、要送她进精神病院,难怪弟弟会死在那么偏僻的山上,难怪……

“岳承廷,你和我在一起这几年,都是在岳水煮青蛙是吗?就为了最后逼得我自己去死?那你何必装得这么伤心!”

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人听见她的控诉。

岳承廷将周希蔓打横抱起,大步离开。

许真茹转过身叫住他,“闻朝,我……我住哪?”

岳承廷脚步顿了顿,看向许真茹,沉默一瞬,“跟我回去。”

话落,他大步出了病房。

周希蔓的灵魂也被那熟悉的力量牵引着,跟着他一路回到麓湾府的家中。

“楼上客房你自己挑一间住,以后没我允许,不准进主卧!”岳承廷冰冷的话语生生止住了许真茹跟着他朝主卧走的脚步。

岳承廷将周希蔓抱到床上轻轻放下,吻了吻她的额头,像是隐忍着极大的痛苦。

“绮绮,今晚到我梦里来,可以吗?”第13章

这天夜里,岳承廷最后一次抱着周希蔓睡觉。

他果然梦见了她。

周希蔓穿着一身艳丽的红裙子,坐在花园秋千上,光着一双脚轻轻晃荡着,让满园春色都显得黯淡。

“绮绮!”岳承廷大步上前,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周希蔓岳承廷(周希蔓岳承廷)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周希蔓岳承廷:周希蔓岳承廷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周希蔓岳承廷)

再开口时,已然哽咽不成声,“绮绮,我好想你……”

“想我?”周希蔓抬手轻抚着他的发丝,轻细的声音中透着丝丝寒意,“想怎么害死我吗?”

岳承廷浑身一僵,松开她看去,那张明丽精致的脸上毫无表情,只有眼中的恨意几乎凝成实质。

“绮绮……”岳承廷抬手要去触碰她的脸,被她别过脸躲开。

“别碰我!”周希蔓一把将他推开,丝毫不显示自己的嫌恶。

她站起身,一步步逼近岳承廷,“岳承廷,你在我们的房间跟许真茹亲热的时候想过我吗?”

“你们在我的病房里当着我的面缠绵的时候想过我吗?”

“你为了维护许真茹买通证人的时候想过我吗?”

“你害我弟弟的时候想过我吗?”

“你任由我妈病死医院的时候想过我吗?”

“你诬陷我是精神病的时候想过我吗?”

“你送我去疗养院的时候想过我吗?”9

“你跟许真茹结婚的时候想过我吗?!”

“别说了,绮绮,别说了……”岳承廷一步步后退,低声哀求道。

他无暇思考为什么周希蔓能知道这所有的一切,他只知道自己如今痛不欲生。

每一句话都仿佛能化作利刃,直直插进他的心里,鲜血淋漓。

周希蔓看着岳承廷那仿似被万箭穿心般的痛苦模样,快意地笑了,“如今你说想我,你配吗?”

“我……我可以解释……”岳承廷头一次感觉话语如此苍白无力。

他抱着头,无助得像个孩子:“是我对不起你,我真的错了……”

“我跟许真茹只是逢场作戏,我是想让她生下孩子给你,你就不用再受苦。我从没爱过她,你相信我……”

说着,他伸出手想拥周希蔓入怀:“绮绮,给我一个机会赎罪好吗?我们重新开始。”

周希蔓一巴掌扇在他脸上,“够了!岳承廷,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把我和弟弟葬在一起,然后从此消失,别来我坟前恶心我!以后我也不会再进入你的梦里!”

这充满愤恨的话语,每一个字都像是砸在岳承廷的心上。

无助的恐慌在岳承廷心底蔓延开来,“不、不……绮绮,你别走,求你别走……!”

岳承廷扑上去,手却只从她消逝的残影中穿过。

抱了满怀空。

“绮绮!”岳承廷醒来时,枕头竟然已经被泪湿了一片。

他转头看去,周遭的空气寂静能闻。

周希蔓仍是那副恬静安详的模样,仿佛睡着了一般,只是皮肤苍白毫无血色与生气。

彻底失去此生挚爱的悲痛在静谧的夜里格外尖锐,刺得他泣不成声,“绮绮,我错了……”

你起来骂我打我,或者让我跪下,我都愿意照做。

可你不要我,你要弃我而去,我该怎么办……

……

岳承廷还是按照周希蔓所说,将她和周绮源还有她母亲葬在一起。

葬礼低调举行,只来了几个特别亲近的好友。

天色阴沉,明明才下午,灰云已经沉得要压到人肩膀上一般,压抑至极。

周希蔓却觉得刚刚好,这样不会让她浑身灼痛。

只是看着岳承廷和许真茹站在自己的墓碑前,一副神情悲痛的模样,她觉得恶心极了。

岳承廷轻抚着周希蔓的遗照,沉默半晌,忽然说,“绮绮,我已经找到周文渊了。”

“你放心,今天,我就给你报仇。”第14章

报仇?报什么仇?这和她父亲有什么关系?

她会变成这样,不都是被他岳承廷害的吗?!

周希蔓看着他眼中的神情和眷恋,深深皱起眉,只觉得这人无时无刻不在伪装。

许真茹叹了口气,“可惜,霜雨姐姐就算泉下有知,也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

什么意思?周希蔓满腹疑惑,她实在不记得自己忘记过什么事。

更别提,这是从许真茹口中听说的。

她们之间难道还有过什么被她遗忘的过往?

她怔怔看着许真茹,只觉魂体都快要裂开。

细细密密的痛,从心口深处撕裂,窒息的感觉到扑面。

周希蔓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从回忆里抽身。

她的注意力再度回到岳承廷和许真茹的交谈上。

“至少这样,她会觉得到入狱之前,她一直都是幸福的。”岳承廷怅然说道。

疑惑变得更深,周希蔓感觉自己身处在一团迷雾中央,但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真相马上就会摆在她面前了。

“岳总,人带到了。”赵凡阔步走近,恭敬对岳承廷说道。

下一刻,他身后的两个保镖将押着的人丢到地上。

“爸爸!”周希蔓瞪大了眼睛。9

这是她的父亲周文渊?她几乎快要认不出来了。

从前他总是西装革履,头发也总梳得一丝不苟,高定的黑色皮鞋总是锃光瓦亮。

再看他现在。

他现在竟然穿着的是又脏又旧的袄子,裂开的口子里是发黑发硬的棉絮,而他蓬头垢面,比乞丐更落魄。

更遑论他如今被打得面目全非。

自从周氏机密文件被盗后,周文渊带领的周氏集团就一蹶不振。

父亲起初一口咬定是她偷了文件,她为岳承廷顶罪入狱后,家里人一次都没去看过她,她一直以为是因为他们恨她,现在看来,恐怕他们也是自身难保。

周希蔓看着旁边弟弟和妈妈的墓碑,一阵心酸。

“岳总,岳总饶命啊!”周文渊爬到岳承廷脚边,声泪俱下地哀求,“求求你放过我吧!”

周希蔓心疼地看着周文渊可怜求饶的模样,对岳承廷的恨意又增添了一分。

“岳承廷,我们家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真是要让周家灭门吗?!”

岳承廷一脚踹开他,满眼嫌恶,他蹲下身,揪着周文渊的头发逼着他抬起头。

“放过你?你看看这是谁的墓!”

周文渊这才注意到面前的三座墓碑,顿时大骇。

他面前是周希蔓的墓碑,他的视线却一直锁定在旁边的周绮源三个字上。

“源源,我的源源……”周文渊斜着眼颤声哭嚎着,画面有些滑稽,但在场的人都笑不出来。

周希蔓心中的悲愤被凄凉取代,“爸,我就在你眼前啊……你为什么还是只看弟弟……你还在恨我吗?”

“还惦记你那宝贝儿子?”岳承廷眼神狠厉,将周文渊的头重重磕在周希蔓墓前的大理石阶上。

周文渊被压着半边脸贴在大理石上,鲜血立刻顺着额头流下。

他痛得龇牙咧嘴,挣了一下没挣脱,“岳总,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你在绮绮的坟前忏悔,把你这些年做的一切都说一遍。”岳承廷说道。

周文渊眼神闪烁,“这……我做什么了?我对周希蔓那丫头够好了……啊!”

他还没说完,岳承廷就揪着他的头发,又让他猛磕了一下,“说!”

“我说!我说!”周文渊连忙求饶。

一旁周希蔓看着这一切,心中却没有了最开始看见周文渊受罪的那股心疼和气愤。

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周文渊对她有愧。

可她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在他那里究竟遭遇过什么。

在她的印象里,她这个继父对她虽然不算亲近,但也不差,在周希蔓背上家贼骂名之前,他对她都是很岳和的。

下一瞬,她就听周文渊颤抖着说。

“我、我不该糟蹋她……”第15章

糟蹋?为什么她完全不记得?

这话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将周希蔓震得头脑发晕,耳边仿佛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