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宋萝江琛免费最新章节_江琛宋萝最新篇章

小洁 2024-03-06 05:01:40 18
小洁 2024-03-06 18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 江琛宋萝 中的主角人物有 宋萝江琛 ,这是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由作者宋萝编写,这本书字斟句酌,回肠荡气,江琛宋萝的详情概要:“想要洞房?我今晚就满足你?”明明应该是极致的暧昧,可江琛眉宇间,只有碎心的冷酷。“不……我没告状,江哥哥你别这样,我害怕……”宋萝摇着头,挣扎着想要退后,却被男人压住细白的手腕,随即炙热的吻堵住了她的害怕哭喊。撕咬研磨,他没有丝毫怜惜。宋萝的唇本就娇嫩,这一下便流了血。

封面

《宋萝江琛》精彩章节试读

“想要洞房?我今晚就满足你?”

明明应该是极致的暧昧,可江琛眉宇间,只有碎心的冷酷。

“不……我没告状,江哥哥你别这样,我害怕……”

宋萝摇着头,挣扎着想要退后,却被男人压住细白的手腕,随即炙热的吻堵住了她的害怕哭喊。

撕咬研磨,他没有丝毫怜惜。

宋萝的唇本就娇嫩,这一下便流了血。

“唔!”

她一声痛呼,还未反应过来,身体一凉,接着就又传来一阵撕裂的痛。

宋萝瞬间白了脸,眼泪控制不住的滑落。

江琛却并没有因为她的眼泪而有丝毫迟疑。

“江哥哥,我好疼,快停下……”

宋萝哭着哀求,江琛就像是听不到一般,动作未停。

她再也承受不住,疼晕了过去。

在陷入黑暗前,她听到了江琛毫无感情的声音:“这是你自己想要的,我不过是如你所愿。”

……

直至阳光照亮了房间,宋萝才醒了过来。

江琛早已经离开,她撑着身子坐起来,只觉得浑身就像散了架一般酸痛无比。

夫妻这种事……怎么一点都不像别人说的那样幸福美好?

宋萝抱紧了盖在身上的薄毯,鼻尖酸涩至极。

不知坐了多久,她才勉强能够下地走路。

饥饿的感觉从胃部传来,宋萝揉了揉肚子,拖着酸痛的身体走到了外面的灶房,起锅洗米。

这里条件简陋,蜂窝煤都没有,只有一堆干柴和引火的废纸。

她废了好大的劲,才生好火,却有一股浓烟冒出。

“咳咳!”

她在京市一直是在被娇宠着,从来没做过这些事,如今那些浓烟直往她脸上扑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眼泪都咳了出来。

手忙脚乱间,门外忽地传来“砰”的开门声。

她一喜,连忙跌跌撞撞奔出去:“江哥哥?是你回来了吗?”

到了院子,果然见到江琛大步走来,连忙欣喜地迎了上去:“江哥哥……”

谁知江琛却冷着脸推开她伸过来的手,厉声道:“一会儿不见,你又不消停!”

宋萝一惊,还未反应过来却见江琛匆匆奔向灶房,她才发现,浓烟已经充斥整个屋子!

不好!

她忙跟上去,却见江琛舀着水浇进火堆,原来就在她出去的这一小会,竟有火苗窜到了一旁堆起来的木柴上!

宋萝一阵后怕,瞥见身侧男人黑沉的脸,紧张到声音都有些发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太饿了,想煮点东西吃……”

火被浇灭,江琛将水瓢扔进水缸,又‘啪’的将手中的饭盒扔到桌子上。

捏着眉心,冷眼回头斥责:“在京市好好做的你的大小姐不行,为什么非要跑来海岛当累赘?”

‘累赘’两个字刺得宋萝心底一慌。

生怕他下一句便是赶她走,她连忙上前拉住了他的手,哀求承诺:“江哥哥,我错了,我保证下次不犯这样的事了!”

“我不是累赘,我在京市新闻社做得很好,一直都是优秀新闻报告员。你相信我,我只是刚来不习惯,我会入职新闻部,会马上跟上海岛这边的节奏……”

但江琛却只是甩开了她的手,冷漠离开。

宋萝僵在原地,失落满心蔓延,良久才回过神。

走到桌前打开饭盒,看着里面的虾仁饺子却微微一怔。

这是她爱吃的。

她坐了下来,红着眼一点点将它们吃完。

她默默地安慰着自己,江琛特地为她准备了这个,是不是说明,他只是刀子嘴豆腐心,不会表达喜欢?

如果自己再黏糊一点,是不是就能和他恩恩爱爱了?

等她吃完,也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

拿着 jiang ye ye 的介绍信,直奔海岛 jun qu 新闻部。

她迫切的想要证明给江琛看,她不是累赘,她跟在他的身边可以好好照顾自己,以后也能好好照顾他。

因着有介绍信,再加上她有工作经验,入职进行的很顺利。

甚至在工作的第一天,便得到了老社长的夸奖,被送了一盒海岛特有的虾仁酥。

傍晚,下班后。

她提着虾仁酥迫不及待地往家赶,她想立刻见到江琛,想告诉他自己不是一无是处。

刚一推开家门,正好见到江琛出来。

宋萝眸光一亮,这就是心有灵犀吗?

她开心将虾仁酥举到他的面前笑道:“江哥哥,我今天刚入职新闻部,就得到社长的表扬了,这时他奖励给我的虾仁酥,你快尝尝……”

谁知——

“啪!”

江琛忽得冷眼抬手,打掉了虾仁酥,还厉声叱责:“以前只知道你不懂事,却没想到你这么恶毒!”

第4章

虾仁酥落在地上,全部碎了。

宋萝愣怔在了原地,心好像也掉在了地上。

“……江哥哥?”

她骤然红了眼,自己做了什么事,竟让他用恶毒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她?

孙白雨这时从里屋跑了出来,手里紧紧抱着一堆烧焦的纸屑,哭泣控诉:“宋萝!你看不惯我,我搬出去就是了,为什么要这样报复我?!”

“我的老师就像我的父亲,那些医术手稿是他留给我的唯一遗物,我好好的将它们放在抽屉里,你却去我房间把它们拿去烧了!”

宋萝脸色一白,想起了之前在厨房中找到的引火用的废纸。

“我没有进你的房间,我烧火用的是原先放在厨房的废纸!”她急声解释着,又转头去看江琛,“江哥哥,你相信我……”

可江琛看向她的眸中满是失望:“宋萝,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

闻言,宋萝喉间一哽,一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江琛握着剩下的手稿,陪着孙白雨离开了这里。

而他自始至终,都没再看宋萝一眼。

宋萝眼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无力跌落在地。

之后一连几天,江琛也没再回来。

他本来就对她冷淡,现在又误会重重……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和他过上书里写的那种撒糖的甜蜜生活……

失落之下,宋萝便更加卖力工作,用工作上的忙碌来填补内心的惶恐。

这天傍晚下班,社长又特地来到了她的桌旁,拍了拍她的肩,笑道:“宋同志,你的工作完成的很出色。”

宋萝面色微微一红,忙站起来道谢:“谢谢您的肯定,我会继续努力的!”

她又不由想到了江琛:“我和江团长夫妻一体,他从小就立志要为国家争荣誉,他是光荣战士,更是国家的栋梁。”

“都说夫唱妇随,我喜欢江琛,他是我的骄傲,我想和他一样报效祖国,为部队做贡献!”

“咳。”

身后忽地传来一声清咳,宋萝下意识回过头去,没想到却看见了江琛和孙白雨。

对上江琛黑沉的眸子,他的视线定定地落在她脸上,仿佛带了温度。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