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2023热点小说谢栀裴渡,谢栀裴渡免费章节阅读

xiaot 2023-12-04 23:39:14 9
xiaot 2023-12-04 9
点击阅读全文

乎就要这么说出口,身后的覃深忽然按了一下喇叭,把他的思绪打断。

俞安然回头,看见覃深朝她扬了扬手机,“齐裴问你怎么忽然没回他了。”

“啊,”俞安然想起来自己还在和齐裴聊天,“我一会回他。”

覃深点点头,又将车窗升了上去。

听到这对话的许巍问她:“齐裴,是你交的男朋友吗?”

俞安然有些不想聊,敷衍地说了一个字:“是。”

许巍想起那天晚上,俞安然喝醉酒,依赖地往那男人怀里窝,他当时嫉妒得要疯了。

“安然,那男人做什么的,家境好不好?”

俞安然目光防备,“你问这些做什么?”许巍勉强地笑了一下,“怎么说我也是你名义上的哥哥,给你把把关……”

俞安然深吸了一口气,“他做什么的不重要,家境好不好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对我很好。”

“许巍,前几个月我去南斓旅行,路过了一个无人区,手机没电,车动不了,我在夜里发了高烧,是他照顾了我一整晚。”

“......”

俞安然的一字一句都戳在他的心上:“你知道吗,当时的我也是一个麻烦,但他没有丢下我。”

现在想来,齐裴从一开始就很负责任。

答应带她走南斓环线,在路上就很照顾她,不闲她是一个累赘,更不曾丢下她。

许巍捏紧了拳头。

俞安然不想再讲这些话,说了也没什么意义,她问他:“怎么来BJ送外卖了?”

印象里她曾听小姨提起过,许巍大学毕业之后就回苏州上班了,职位也还不错,是体面的。

放着好好的工作岗位不要,跑来BJ送外卖?

“想找你。”

2023热点小说谢栀裴渡,谢栀裴渡免费章节阅读

“……”

“许巍,你妹妹高三了,小姨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俞安然抬眸,“如果你因为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执意在BJ的话,我真的会觉得你很自私。”

说完,她不再看许巍的表情,转身走回工作室。

俞安然真的不明白许巍为什么非要和自己道歉,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彼此互不打扰的生活,也没什么多大的影响。

更何况他又不是只有自己这一个妹妹。

许巍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固执地不肯离去。

俞安然当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想和她道歉、想和她重新有交集。

毕竟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他也差点被自己骗过去,以为真的纯粹的把俞安然当妹妹。

回到室内,俞安然才重新看手机。

齐裴发了好几条,最新一条是——【裴:又在和你那哥哥聊天呢?】

俞安然觉得有些好笑,说许巍就说许巍,齐裴非特地把“哥哥”两个字点出来,怎么感觉那么哀怨。

【 An ran:覃深和你通风报信啊?】

【裴:我兄弟当然和我通气。】【 An ran:哼。】

刚发出去这个字,齐裴就一个电话打过来了。

“还在外面?”

“嗯。”

“一会让覃深顺便送你们回去?”齐裴说,“傍晚不好打车。”

“不用,人家和尤小姐一起过来的,不太好。”

齐裴自然懂得她话里的不太好指的是什么。

他没再坚持,“晚饭要记得吃。”

“知道。”

“俞安然。”

“嗯?”

“今天外公外婆说,想见见你。”

俞安然一顿,小声的“哦”了一声:“那你和外公外婆说,明年我再去拜访他们。”

齐裴望了望海城上空正在逐渐隐下的天,似乎能看见未来。

他含笑应着:“俞小姐,可别食言。”

第159章 齐裴X俞安然:生日快乐,齐老板

春节假期结束,每个人陆陆续续返岗。

俞安然回到公司上班,部门里的同事们正在分享东西,她的桌上也堆了不少。

见状,俞安然有些不好意思。

她没回家,自然也没准备什么特产分给大家。想了想,她索性请同事们喝奶茶。

简清今天迟到了跑着过来的,她一边收拾工位一边和俞安然抱怨:“放假在家作息都颠倒了,今天闹钟响了好久都爬不起来。”

俞安然:“没出门逛逛?”

“没,”简清将纸巾丢进垃圾桶,“我宅啊,不爱出门。”

刚开工事情多,两人聊了几句便也投入工作了。

一直忙到傍晚下班,俞安然坐地铁回去。在小区门口打包了两份炸酱面。

回到家,宋诗盘腿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正在看摄影师发给她的尤悦今日拍摄的返图。

翻了好几张,眸中的赞赏愈发藏不住。

俞安然走到厨房将炸酱面倒在碗里,端出来将其中一碗递给宋诗。

她凑近看了一眼,尤悦那张美得具有攻击性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她是狐狸眼,身上穿着一件皮衣,估计是工作室的新款。

她表情耍帅,动作潇洒,镜头感极好。

俞安然:“今天就开始拍了?”

宋诗吃了一大口面,点点头:“不得不说,这个尤悦表现力也太好了,我都觉得自己捡了个便宜,毕竟我给她开的价格可不如同行业的高。”

“她之前在国外也是做模特的?”

“对,”宋诗说,“不过她在国外资源好像不太好,所以并不出名,估计也是因为这样才决定回国的吧。正好让我捡到了。”

俞安然不太关注时尚圈的事,对这方面也不了解。她顺手开了一瓶放在手边的啤酒,喝了一小口。

“对了,你上次说尤悦是你男朋友他朋友的姐姐,真的假的?我看她个人资料上写的明明是独生女。”

“我也不太清楚,”俞安然说,“齐裴都不知道了我怎么会知道?”

提起这件事,俞安然不由得想起那件奇妙的缘分。

她对宋诗说:“你记不记得你当初陪我去看医生,还想帮我要帅哥的联系方式来着?”

“当然记得,”宋诗擦了擦嘴,“你当初不要,那帅哥说不定早成了别人家的了。”

俞安然笑:“我家的。”

宋诗没听清:“什么?”

“我说,当初那个站在走廊尽头抽烟的白衬衫,是齐裴。”

这下宋诗把眼睛瞪大了。

“俞安然,”她说,“你俩到时候要是结婚了,我得坐主桌。”

“……”

复工后没几天,就到了齐裴的生日。

俞安然没有给男生买礼物的经验,绞尽脑汁地想了半天,也不知道送什么。

她也试图直接去问齐裴,不过这男人老是不正经,总和她说一些得寸进尺的话,搞得俞安然也不想从他这得到灵感了。

正好某天回家,俞安然路过一家陶艺体验馆。

她看见里面的男生女生们都围着围裙,专心致志地在捏陶泥,还挺有趣。

于是这礼物就被她这么定下了。

齐裴生日的前两天,俞安然特地去了那家体验馆。

许是工作日,店里人不太多,工作人员贴心地将她带到一个位置上,让她想想要捏什么样的。

俞安然看向成品柜台各式各样的陶瓷,有盘子,有杯子,还有碗。

她想了一会,对工作人员说:“捏个杯子吧。”

俞安然曾在网络上看过,送礼送杯子,寓意是“一辈子”的意思,似乎挺适合用在她和齐裴之间。

在此之前,她从来都不相信一辈子这种东西,是齐裴给了她长久爱意的底线。

思绪拉回,工作人员开始教她怎么控制转盘的速度,以及手上的力道如何拿捏。

除了厨艺学不来,俞安然在其他方面的学习能力都很强,没几下便掌握了要领。

时间不长,拉胚就顺利完成了。

之后便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