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陆北野沈初月(陆北野沈初月)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陆北野沈初月)陆北野沈初月最新章节(陆北野沈初月)

dong 2023-12-02 17:30:06 19
dong 2023-12-02 19
点击阅读全文

都被埋了路上都是去抢险救援的战士,他们都好年轻,他救我的时候好像也才十八岁呀。

他们都是好人,老天保佑他们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1977年9月13日,雨。

今天的雨很大,家豪的腿痛的哭了一整天,我很难受,我答应过天上的爸爸妈妈,要好好照顾他,可是他那么痛,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一定要努力学习,长大当一名医生,治好家豪的腿。

但是我也想像他一样做个为人民服务的军人……会有又能治病又能当兵的机会吗?

——1979年10月1日,晴。

我终于见到他了!

准确的说在老师家的电视上看见他了!9

他参加了今年的阅兵,他一点都没变,不,变得更有精气神,也更好看了。

可惜他的画面就只有几秒,我都还没看够啊……

老师说我如果想当医生又想当军人,可以去做军医,但很辛苦,我必须有足够的毅力。

我相信我可以,他保家卫国,我救死扶伤,这就是我现在的信仰。

——1981年7月10日,晴。

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我不仅考上了陆军军医大学,还知道了他就在我要读书的城市!

我离他越来越近了,真好!

但是……他还记得我吗?当初他把我救出来以后就走了,我连谢谢都没来得及说。

没关系,只要能再看见他,我就开心!

——1981年12月19日,雪。

我见到他了,是真的见到了!

陆北野沈初月(陆北野沈初月)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_(陆北野沈初月)陆北野沈初月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陆北野沈初月)

老师带我们去军医院学习,我看见他从检查室出来。

我很想上去叫他,可他在跟人说话,表情程肃,应该是很程重的事情,我过去肯定很唐突。

他变了一些,成熟了,也黑了很多,眼神比当初更加刚毅,我没忍住一直偷看他……

没想到他突然看过来,我吓得立刻转过头,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的心跳肯定到极限了。

但他好像也只是扫了一眼,很快就走了。

因为这事,我都没认真听老师讲课,被教育了几句,唉……

——1982年2月17日,阴。

我一定要记住今天,因为今天是我跟他重逢后第一次说话的日子!

军医院给战士们做体检,我们去帮忙,我负责量血压,没想到第一个就是他。

我紧张到手心出了不少汗,他就笑着问‘你是新来的吗’。

他果然没认出我,不过他笑起来真好看……

——1982年5月24日,晴。

我最近真是太过分了,因为总想着他,上课都开始走神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听说过几天军区有军民相亲会,学校里也有挺多女孩去。

算起来,他应该也二十四岁了,应该……有对象了吧。

一页页,一字字,最后在1982年11月7日,沈初月十八岁生日那天戛然而止。

‘哒!’

一滴泪水顺着陆北野的眼角滑落,砸在纸上,晕开了字迹。

第13章

白炽灯下,男人弓着身伏在桌上,将日记本珍宝似的贴在胸口,沉瓮呜咽。

当兵十几年,他早已习惯了流血不流泪,甚至已经忘了哭是什么滋味。

可此时此刻,他啜泣的像个孩子。

原来沈初月是爱他的,爱了他整整十年!

这一刻,他真切体会到‘痛失所爱’的滋味,比子弹更致命,一点点摧毁他曾最为骄傲的毅力和沉稳。

“对不起,对不起……”

……

两天后,军医院。

“家豪!家豪!你又去哪儿!”

护士着急忙慌地追上第五次准备强行离开的许家豪:“你伤没好全,还得养个五六天呢!”

许家豪挣开她的手,倔强地拄着拐往大门走。

忽然,一个军绿色的挺拔身影挡在了面前。

抬头看去,他不由愣住了。2

是陆北野。

两天不见,他好像憔悴了很多,眼里满是红血丝,下眼睑泛青,很没有精气神。

许家豪也顾不得其他,立刻抓住他,满目期待:“姐夫,我看见好多医生都回来了,我阿姐呢?她怎么还没回来?”

听到这话,护士一下没忍住,红了眼瞥过头去。

陆北野神色微凝,嚅动着有些干裂的唇:“你先回病房。”

说着,就要扶着他回去。

可许家豪像是察觉到了对方的刻意回避,突然甩开,转身朝院长办公室去。

“家豪!”陆北野沉呵。

“你们都不告诉我,我去问院长爷爷!”

许家豪拐拄的飞快,恨不得立刻飞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从范文敏口中得知阿姐去边境后,他的心就好像被挖空了一样不踏实。

加上连日来他几次询问身边人阿姐的消息,得到的都是含糊不清的回应和回避,他再也没办法继续等下去。

眼看许家豪铁了心要问个明白,陆北野也知道这事无论如何都瞒不住,只能哑声说:jsg“你阿姐不会回来了。”

许家豪步伐顿住,木然转头:“你说什么?”

护士于心不忍:“程团长……”

许家豪才十二岁,沈初月又是他唯一的亲人,这样告诉他,他得多难过。

陆北野似是抛掉了所有,迎着许家豪惶恐的眼神,撕扯嘴角:“她牺牲了。”

少年像是遭受到了什么重击,身形一晃,险些摔倒。

他无措的目光闪过丝迷惘,一个劲的摇头低喃:“不,不会的……阿姐不会死……你在骗我……”

慌乱的声音让四周的医生护士都不由停下脚,痛心的看着脸色骤白的许家豪。

护士再也看不下去,轻轻扶住他颤抖的肩膀:“家豪,许医生说过你是已经是个男子汉了,要坚强……”

许家豪通红的双眼一凛,他瞪着面前同样红着眼陆北野,还有那一双双饱含同情和惋惜的眼睛,咬牙嘶喊:“我不信!你们都在骗我!阿姐不会死!”

他疯了似的冲了出去,一瘸一拐地奔下台阶,却还是摔了下去。

他也顾不得伤痛,连拐杖都没捡,哭着往前爬:“你们都骗我,阿姐不会丢下我……她说要带我去大医院治病,还说要陪我长大的,她怎么舍得死……”

第14章

陆北野立刻跑过去,把许家豪扶起来。

而许家豪像是彻底被击垮,再也控制不住放声大哭:“为什么,为什么?我已经失去了爸爸妈妈,为什么还要带走我的阿姐……”

陆北野将他抱在怀里,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紧绷的唇线不断的颤抖。

看着这一幕,在场的人都红了眼。

陆北野护着许家豪的头,嘶声呢喃:“她在的,一直都在……”

……

之后几天,他仿佛又变回了从前那个不苟言笑的团长。

没完没了的训练,有条不紊的演习,就像已经忘了沈初月已经牺牲的事。

这天傍晚,下操哨声响起,战士们都往食堂去了。

陆北野穿着被汗浸透的作训服回大院,进门却看见屋里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神情程肃的男人。

程骁——江宁省委书记。

他拧起眉,挤出一声:“爸。”

看着憔悴了许多的儿子,程父眼中划过抹不忍。

他起身握了握陆北野的肩:“卿玥的事,我都知道了……”

陆北野眸光暗了暗,没有说话。3

面对他的沉默,程父放下手:“当初你不顾全家反对去当兵,又找了身为军医的卿玥,早该做好彼此牺牲的准备才对,但我看你,还是没……”

“没有。”

陆北野打断他的话,定定迎着父亲诧异的眼神:“军人牺牲是光荣的,我已经接受了。”

默然片刻,程父沉下眉眼,扫了眼整个客厅。

落灰的桌上的红糖糍粑已经发霉,沙发上还放着件的确良印花衬衫,电视柜旁陈旧的医疗箱没有合上,里面是针灸针和各种药……

的确有些乱。

“小刘。”程父朝门口的秘书道,“去找个人,把这屋子收拾收拾。”

“不用!”

陆北野像是被触碰了痛处,拔高的声音登时冷冽的许多。

程父疑虑,可又在瞬间明白了,眉头紧拧:“你不是说已经接受卿玥的死了吗?”

这一次,陆北野没有说话。

他捏紧了拳越过父亲坐下,绷起的下颚有些发酸。

红糖糍粑是沈初月做的,衬衫是她的,医疗箱也是她在家为了方便去看许家豪准备的……

整个房子关于她的一切,他都没有动。

好像只有这样,他就能告诉自己她还活着,在某个地方完成她的使命,总有一天会回来。

看着陆北野微红的眼尾,程父叹了口气:“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这回来是来接孩子的,也幸好你早发现范文敏的本性,要不然孩子都得跟她学坏。”

听了这话,陆北野低眉苦笑。

早吗?是迟了才对,否则沈初月怎么会受那么多委屈。

程父也没再说什么,丢下句‘有时间就回家看看’便走了。

秘书看了眼陆北野颓然的模样,不由低声问:“书记,您不再劝劝吗?”

程父摇摇头:“我儿子我清楚,除非他自己想通,否则谁劝也没用。”

四周回归沉寂。

陆北野却觉耳边在嗡嗡作响,他下意识看向楼梯,总觉得沈初月下一秒会出现,轻轻地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do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