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许以星贺初(贺初许以星)小说小说全集 贺初许以星无删减在线阅读

tingfeng 2023-12-05 17:54:18 22
tingfeng 2023-12-05 22
点击阅读全文

身黑色羊毛衫的邢随安正在泡茶,看样子他似乎到了有一会儿。

邢随安见到许以星,缓缓放下茶杯,扬起一抹温柔的笑。

他从身旁拿出一束卡布奇诺送给许以星:“以星,你来了。这是送给你的。”

这时许以星第一次收到异性送的花,有些不好意思。

她接过鲜花,眼眸里闪过一丝心动:“谢谢!”

“不过抱歉让你久等了”

邢随安见她没有拒绝,松了口气。

“没有,我也才到不久。以星,你不要跟我这么客气,我们可以像当初在陵水镇一样。”

许以星听到他提起陵水镇,不知想起了什么,笑了笑。

“随安,你和那时的反差太大了,我都有些不敢和你说话。”

邢随安闻言,喝茶的手一顿。

无奈的摇摇头道:“果然商人的气息和我不搭。”

许以星却说:“我觉得你现在也很好,只是更像电视剧中描述的那种生人勿进的总裁了。”

邢随安被她的话逗笑:“以星,你这算是夸我吗?”

许以星点了点头:“是夸你。感觉你做什么都可以很厉害。”

邢随安看着许以星,认真的说:“以星,你也很厉害的。”

“很少有人能像你一样做到在地震中挽救那么多生命。”

许以星愣住了,看着他眼里的欣赏心头一震。

很久没有过这种被人认可的……,许以星眼底有些温热。

邢随安又问:“只是,以星你为什么不当想学医了呢?”

许以星贺初(贺初许以星)小说小说全集 贺初许以星无删减在线阅读

许以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沉默了。

“抱歉,我不该问的。”

“不喜欢了……”

邢随安和许以星同时开口,两人相视一笑。

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这餐饭愉快的结束了,两人准备离开时。

拉开包厢门,就见贺初和他同事路过。

他和许以星四目相对,贺初惊讶的喊道:“以星,你也在这里用餐?”

第二十二章

许以星本以为避开成为医生,就不会再见贺初。

然而命运就像开玩笑般,让两人多次遇见

许以星并不想理会他,奈何贺初已经走到了面前。

许以星侧过身,用抱着花手对着他,语气里带着躁意回他:“嗯,我们准备离开了。贺先生您还有事吗?”

贺初看出了许以星对自己的不待见,内心微微刺痛。

他望向站在许以星身边的男人,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打量。

“以星,这位是?”

邢随安自贺初出现的时候也在打量他。

许以星见到贺初心底莫名地有些恼火,她语气不善的说:“贺先生,我们不熟。希望您可以和我保持距离,如果您是因为我的名字让你想到了你妻子,这让我怀疑你对你妻子的爱。”

贺初听见许以星用这么刻薄的语气说话,更甚是提到了许以星,一时有些恼怒。

贺初却自以为是道:“我听你老师说你要放弃学医,我也觉得这样很可惜。想劝你不要听信他人之言,误入歧途。”

这话一出,贺初地同事明显看她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贺初这话是冲着邢随安来的,他看得出邢随安身份不凡,误以为是他在诱导许以星放弃自己的前途。

许以星听了这话红了眼眶,她回想到了曾经贺初说过的话。

呼吸变得急促,许以星攥紧了手。

邢随安也看出了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用手轻拍了一下许以星的后背。

前进了半步,面向贺初。

邢随安比贺初高出半个头,气势上极具压迫感。

他冷着声说:“这位贺先生,以星不想和您说话,作为一个绅士的男人,你应该立马闭嘴离开。”

“再有,以星要不要学医也是她自己的事,你既不是他的亲人,也不是她的朋友。更没有资格用这种语气干涉她。”

“看贺先生的年纪似乎也比我大不少,是有家室的人。那么更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之下搭讪其他的异性,这会给以星造成不好的影响。”

“最后,就像以星说的。如果您真的爱您的妻子,不会因为一个相似的名字就变成现在这副样子,所以您爱的是您的妻子,还是一个名字呢?”

邢随安一连串的炮轰,让贺初的脸色更加难看。

而他最后一句话,更像是一根针扎在了贺初的心上。

不等贺初反应,邢随安带着许以星离开了餐厅。

夜晚的冷风吹在许以星的脸上,让她从刚才的失控中清醒。

她再次被邢随安救出,只是这一次他是从贺初的阴影里救出的她。

“随安,今天又欠了你一次恩情。谢谢你刚刚替我解围!”

邢随安的脸色也有些阴沉,他第一次见到许以星如此害怕的模样。

哪怕是在陵水镇的时候也没有过。

他想到刚刚许以星微红的眼,内心满是心疼:“这是我应该做的。抱歉今天让你有不的体验。”

许以星望着夜空,语气有些轻飘:“这不是你的错,或许是我前世欠下的债吧。”

第二十三章

邢随安脑海里闪过在陵水镇的那片废墟中,许以星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

只是当时自己意识不太清醒,记不清她具体说了什么。

许以星没有提,他也很识趣的假装不知道。

邢随安开车送许以星回了家。

道别后,邢随安迟迟没有离开,望着她离开的方向。

而后开车返回了刚刚的餐厅。

邢随安没有告诉许以星这家餐厅其实是他的。

他调取了餐厅预约人的名单,看到了贺初的名字。

“贺初?”

邢随安念着这个名字,沉思。

而后打了一通电话:“帮我查一下一个叫贺初的医生。”

……

贺初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是想替老师好好劝一劝许以星,可是说出口的话却是那样的过分。

回想起她的眼神,似乎又是那么的熟悉。

或许就是这种熟悉让他在面对许以星的时候有些失控。

回到家,许以星将自己埋在被子里。

这时手机亮起,邢随安发来了一句“做你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不要在乎其他的。许以星最棒!”

泪水倾泻,许以星似要把两世的委屈宣泄。

翌日,清晨。

许以星早早地起床为爸妈做好了早餐。

看见许爸出来,轻快的说:“爸,我给你和妈做了早餐,快来吃。”

许把许妈被她地热情搞得摸不着头脑。

等到一家人入座后,许以星宣布:“爸妈,我决定开一家花店。”

许爸许妈吃饭的筷子一顿,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许爸欣慰的笑着说:“你想好了就行,不管你做什么我和你妈都支持你。但是违法犯罪的事情除外。”

“是啊,以星我和你爸没有别的期望,只想看你健健康康的就好!”

许以星扑哧笑了:“知道的,谢谢爸妈啦!能做你们的女儿我真的很幸福!”

许妈见许以星从山城回来后,终于回到了从前那般开朗,自己也放心了。

一连几日,许以星都在外忙着研究开花店的各种事情。

也会时不时地和宋漾还有邢随安分享自己地日常。

许以星听了邢随安的意见,将花店的选址选在写字楼旁。

许以星给花店取名“繁星”。

开业当天,宋漾也来帮忙。

虽然不是特别的隆重,却意外收到了一份大的订单。

这也是许以星开店的第一个订单,为此她十分的重视。

忙活了一上午,许以星终于完成了订单花束。

她想亲自送出这一单,和宋漾一起跟着货车来到了订单显示的地址。

是一座高耸的大厦,上面赫然写有——邢氏集团,四个大字。

宋漾惊叹:“以星,你说这个邢,不会是邢随安的邢吧?”

许以星心下了然,她就说为何刚开业就会有如此大的订单找到她。

许以星点了点头:“应该是的。”

宋漾一手抱着花束,一手搂着许以星笑着说:“许以星你还敢说邢随安不喜欢你吗?又是主动要联系方式,又是单独约你吃饭还送你花。”

“现在你开了花店,他又是你的一个客户!”

许以星被她说的脸又开始红了。

来到前台说明她们的来意后,前台小姐姐让他们将花都搬了进去。

又微笑着对着许以星说:“许小姐,您手上的这束花,是要放到我们总裁办公室里的,我带您上去。”

许以星不解道:“这个,您帮我送上去吧。”

前台小姐姐一脸为难。

宋漾小声地在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