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为何主角陈衍徐可意的故事成为《夜色撩人》追文风暴的中流砥柱?书迷对他的热情由何而来?

小娜 2024-02-29 22:16:53 17
小娜 2024-02-29 17
点击阅读全文

陈衍徐可意 是一本非常火的现代言情风格小说,它的书名是 夜色撩人 ,这本书一波三折,精彩纷呈,夜色撩人主要讲述了:她可没想到苏乐琪说话能这么毒。陈衍听完苏乐琪的话,也琢磨出了徐可意解的那点意思,他扯了一下嘴角,心不在焉的说:“可不是?”徐可意听着他这一附和,心里可真是太气了,眼眶不由自主的泛红,说:“陈医生,我怎么样也是一个女生,你也不需要这样吧?”“陈医生,我也只是一个女孩子。

封面

《夜色撩人》精彩章节试读

她可没想到苏乐琪说话能这么毒。

陈衍听完苏乐琪的话,也琢磨出了徐可意解的那点意思,他扯了一下嘴角,心不在焉的说:“可不是?”

徐可意听着他这一附和,心里可真是太气了,眼眶不由自主的泛红,说:“陈医生,我怎么样也是一个女生,你也不需要这样吧?”

“陈医生,我也只是一个女孩子。”

她吸吸鼻子说,“你就算觉得我有什么心思,也不该这么说吧。”

徐可意倒是不委屈。

怀不了孕对她来说倒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她家里也没有皇位要继承,她单纯就是觉得苏乐琪这张嘴气人。

徐可意是个斯文人,她娇娇柔柔的当然撕不也吵不过别人,为了避免自己吃亏,也就只好装弱。

陈衍淡淡道:“无意冒犯,抱歉。”

苏乐琪不想给陈衍留下不好的印象,便也跟着道歉:“我在国内待得不多,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能注意身体。

可能表达得不是很到位,不好意思。”

徐可意心道,你都能阴阳怪气了,中文还不好么?她有点迟疑,不确定自己要不要茶言茶语几句,可陈衍似乎是洞悉般的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她不是故意的。”

啧。

真护短。

装弱遇上这种双标的,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徐可意挺心酸,她跟陈衍都这样那样了,也不见他给自己半分好脸色,是她经历得少了,现在的毒打让她知道了,送上门的都是不被珍惜的。

她倒是也想顺带着刺陈衍两句,可他跟姜泽不一样,姜泽阴,陈衍这人,一般看不顺眼的就明着解决了。

徐可意还是不太敢得罪他。

“没关系。”

她温和的笑了笑,说,“都是误会那就没什么事了,陈医生再见。”

这次再见,那可是真的得放弃这块肥肉,以后恐怕再也没有什么交集了。

苏乐琪盯着徐可意的背影道:“陈衍,这女人很普通,你看上她什么了?”

“没看上。”

陈衍不太在意的收起徐可意的检查单,放进了口袋里。

那就是玩玩了。

“我不是什么好男人,一般人hold不住我。”

陈衍心不在焉道,“你要是害怕受伤,最好离我远点。”

苏乐琪笑道:“陈衍,你太小瞧我了,我最擅长让渣男从良。

你才是别到时候,非我不可。”

……徐可意刚坐回车上,张喻就道,“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千万别去招惹陈衍?”

“那我也是没有办法,谁叫你说姜泽怕他,我真看不惯姜泽天天还过着好日子。”

徐可意揉了揉眉心,无奈道。

“你还敢在他面前提留孩子呢。”

张喻道,“你不知道陈衍答应过他那个前女友,这辈子只会跟她生孩子?”

徐可意沉默了一会儿,说:“他前女友真牛,能把他吃得这么死死的。”

张喻道:“你跟陈衍这也算亲近过了,有没有看见他腰腹的那个老鹰纹身?”

徐可意几乎是立刻就想起来了,那个纹身刻在左下腹,她一度觉得这个纹身很性感,带来那种斯文跟野蛮碰撞的落差感,“纹身怎么了?”

张喻意味深长道:“那可是人家前女友亲手给他纹的,他前女友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纹身师。

野得很,陈衍都管不住她。”

“行了,别再我面前提他前女友了,我听了心里堵的慌。”

陈衍好歹也是徐可意的第一个男人,对她来说多少是不一样的。

结果这破了她处的男人,对所有人都是渣,就忠心于一个人,她听了着实嫉妒。

张喻耸耸肩,说:“你在他面前挺娇滴滴,怪不得能让他有兴趣。”

12

那又怎么样?陈衍还不是现实得很。

她一连在家里躺了两天,才觉得陈衍给她的打击没有那么难受了。

徐可意刷了会儿视频,就看见好友卡上提醒张喻的生日快要到了。

她私聊了她,问她今年生日姜泽还来不来。

张喻很现实的回:你也知道我们家倚仗他,不可能跟他撕破脸的。

别说你是我闺蜜,你是我祖宗都不能阻止我 tian ta 。

张喻:不过我背地里,还是偏心你。

徐可意想了想,打电话过去,“那我是不是不方便来?”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二十岁生日大办的,给你安排在角落里就行。

你要是觉得丢人,我还可以给你安排个还算看得过去的男伴。”

张喻道,“给你安排一个讨厌姜泽的。”

“你不是说姜泽在市无敌么?”

“你们可以一起说说姜泽坏话,不也挺爽。”

“……”

徐可意倒是没有说姜泽坏话的时间,可一个人去那种大场子,就算张喻给她安排到见不到姜泽的地方,也不代表她就不会遇到姜泽之前的老朋友。

遇到了她一个人尴尬,有个伴总会好一点。

所以她答应了。

生日那天徐可意去的很早,几乎是最早的,给张喻打电话时,后者忙忙碌碌道:“我让那男人在休息室等你。”

徐可意去休息室的时候,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刷手机。

她走近看到那张侧脸时,微微有点脸红。

男人长得很帅,帅到那种让人不敢接近的地步。

男人听到动静,扫了她一眼。

徐可意礼貌的说:“你好。”

“我的女伴?”

他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淡淡的反问道。

“对。”

男人说:“先坐那吧。”

徐可意觉得这号人似乎不太好相处,坐在一旁给张喻发消息:你找的这人好像有点冷漠。

张喻这会儿应该忙去了,没有回消息。

徐可意有点如坐针毡,在男人看过来时,只能无辜的看着他。

“你叫什么?“男人在打量了她一阵之后,终于开口问。

“徐可意。”

“身材不错。”

徐可意脸色有些挂不住,羞的要死,含了含胸。

男人站起身子,高高瘦瘦的,西装穿在他身上也依旧带着几分痞气,他说:“走了。”

徐可意挽着他的胳膊,跟他到大厅时,却看见他往最中间的位置走。

这让她一眼就看到了姜泽,连忙往他身后靠了靠。

他注意到了:“你躲谁呢?”

“姜泽。”

徐可意道,“你别过去了吧,我们坐在边上就是了。

你跟他关系也不好,到时候他要针对你怎么办?”

她说完话,一抬头,却看见不远处的张喻整张脸都是白的。

男人眼底倒是闪过一分兴趣,说:“你知不知道我叫什么?”

徐可意摇摇头。

“我叫洛之鹤。”

他悠悠道,“姜泽发小。”

张喻在旁边急得快哭。

徐可意认错人了,这个跟姜泽是一伙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