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姜言昭周遇白独家小说(姜言昭周遇白)-(姜言昭周遇白)无删版小说推荐

qingyu 2023-12-05 15:12:06 22
qingyu 2023-12-05 22
点击阅读全文

光线刺眼如同早年前的画质不清的电影慢镜头,陆阔整个人淹没在黑暗之中,无意探究别人隐私,却又不可控制看着她。

  她在男人怀里显得那么娇小,很投入,双手甚至去解男人制服上的衣扣,被男人制止。许久,两人才分开,她笑,男人也笑。

  他看到她眼里有情也有欲,对男人不是将就的选择,也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是真心相爱,也对,以程晨的性格,绝不会让自己委屈的,否则他们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陆阔鄙视自己,太怂了,就这一步,他没有勇气迈出去,来栖宁之前的所有自信都在这一刻崩塌,程晨与他已成过眼云烟。

  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还有另一个原因是,他能给程晨什么?

  他固然喜欢她,从高中时期到现在,但他游戏人间惯了,从前追她时,怪她功利心太强,人也浮躁,一心扑在事业上。后来放弃她时,见她变从容稳重了,又担心她是奔着结婚去的。他只想谈恋爱,并不想结婚,这便是她表白时,他拒绝的一个重要原因。

  知道自己是个混蛋,所以不想耽误她。

  今天见她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他该替她开心的,只是这心,被什么东西抓着,一抽一抽的痛。

  程晨下车了,笑着跟男人告别,然后目送着男人开着她的车从小巷子里渐渐消失。她顿在原地没有动,站了很久。

  那一瞬间,陆阔几乎以为她看到了他,或者知道他就在旁边看着她。

  她站了很久,但始终没有往他这个方向看,至少独自一人站在那十分钟之久,陆阔便在旁边黑暗的小弄子里一动不动了十分钟。

  而后,她削弱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那扇大门里。

  很晚,他赶深夜的航班回森洲,从栖宁到森洲,或者从森洲到栖宁这条路线的每趟航班,他都坐过,每回都是来看她一次,然后深夜回去。

  他想,这是他最后一次再走这条路线了,临上机前,他给程晨发了最后一条信息

  :“程晨,祝你幸福。”虽疼,但是真心真意。

  许久,程晨一直没回复,直到他回到森洲自己的家中,已是凌晨,再看手机时,发现她的回复

  :“谢谢!也谢谢你刚才没有出现。”

  所以,她知道他那时站在那里?

  怎么会不知道呢?他以前每回来找她,都是站在那个位置突然跳出来给她惊喜,她那时说,他不用现身,单是空气中的味道,她就能判断他来了。

  所以,她站在那里十分钟,是在等他现身?

姜言昭周遇白独家小说(姜言昭周遇白)-(姜言昭周遇白)无删版小说推荐

  但他终究是怂了。

  他忽然明白,那时程晨虽没有明确答应做他女朋友,但已默认两人的关系,是他愚钝没有悟到。

  错过就是错过了,两人一直不在一条线上,将来要去的方向也完全不同。

  好像都是他自找的,所以即便面对周遇白,也无话可说。

  还好他没说,否则周遇白若是知道他不惜惹听澜不开心而告诉他程晨的消息,他却怂到躲起来,才真要跟他绝交。

第384章:酒醒

  酒醒了,人也清醒了。

  看到家里出现的周遇白,惊吓道

  :“你他妈怎么还没走?”

  很典型的过河拆桥,心想这厮大半夜不回家不会是在这等着看他笑话吧?这也太过份了,当年他离婚要死要活时,他可没嘲笑过他一次。

  “没那么闲!”看他笑话,有什么可看的。

  “大半夜不回家,被扫地出门了?”陆阔顿时忘了自己的伤痛,幸灾乐祸的灵魂发问。

  这就戳痛周遇白的痛处了,他下班要去接听澜,结果人家说,周末带着孩子去林之侽家了。林之侽与傅慎逸乔迁新居,买了一套别墅,空间宽阔,房间充足,她和孩子们想住几天便住几天。

  林之侽对他一向冷言冷语,把他拒之门外,他总不好死皮赖脸跟着,虽然确实想这么做。

  “还不是因为你?”周遇白此时也真切体会到听澜所说的,他是多管闲事,陆阔这傻逼就活该单身一辈子。

  真生气,脏话都冒出来了。

  得知原委后,陆阔这个罪魁祸首不仅不愧疚,反而更加幸灾乐祸,假惺惺道

  :“这就是听澜不对了,怎么能离家出走呢。”

  周遇白心里冷笑,呵,她哪里是离家出走?分明是小题大做,借此机会甩开他跟闺蜜愉快地度过周末时光,从林之侽不时发的朋友圈看出,她周末过得多开心了。

  简直不要太过份!

  “兄弟,放心,我周一就帮你把老婆追回来,不会让你独守空房太久的。”陆阔仗义地说。

  姜言昭和林之侽在一起,确实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因为傅慎逸也出差了不在家,林之侽感慨

  :“没有男人的日子,真的少很多烦恼。”

  闺蜜二人,很久没有这样黏在一起了。在她家的茶室喝酒,然后在家后院泡温泉,孩子们在后院的阳光房里看书或者玩游戏,简直不要太惬意。

  等周一上班时,姜言昭一改上周的黑脸,容光满面迎接新一周的工作。

  李安娜因为一开年便签了几份大的代理合同,商业组里的律师都觉得她今年一定能升上合伙人的位置,只等着蓝萧山的人事命令了,这让姜言昭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周末放松的心情,一走进律所,又瞬间紧张起来。

  李安娜很聪明,开年后,新签的这些代理合同都是去年就谈好,但特意压到今年来签的,反正去年的业绩已经不达标,不如都积攒到今年来冲一波,对于商业组合伙人的位置,她势在必得。

  但蓝萧山这个人精,每回开会或者找她谈话时,毫不吝啬夸她能干,夸她今年开门红是个好征兆,就是迟迟不表态。她也问过人事的郭冉,上边有无指示,郭冉摇头

  :“蓝律一向不会找我们沟通这事,如果有任命,都是他自己决定后再通知我们执行。”

  李安娜的心就一直悬着。

  “反正你努力吧,蓝律去年突然把姜言昭空降过来,恐怕没那么简单。”郭冉好心提醒。

  “她我很清楚,手里就那么几个小客户,应该翻不出浪来。而且,占着跟蓝律的关系,每天准点来准点走,没见她加过一次班,蓝律真要提拔她,无法让组里别的律师信服。”

  李安娜从今年开始,更没有把姜言昭放在眼里了,不是一个量级的选手。

  郭冉点头,觉得李安娜说得对,毕竟她有员工上班打卡记录,虽然所里很多律师也不是朝九晚五,时间可以自由支配,但那些律师不是在见客户就是在去见客户的路上,很拼的,反而这位姜言昭,上下班时间规律得不得了。

  这就是她们不了解姜言昭了,她确实准点上下班,是因为家里有两孩子,习惯了回家加班,自己的努力,没必要让别人看见。

  来蓝山律所已经有两月,除了一些小客户,她也有开发一些大客户,只不过中间正好夹着一个春节,所以节奏被打乱了,要等客户全面上班了,才能推进下去。

  正在整理客户资料,接到陆阔微信

  :“出来,中午请你吃饭。”

  姜言昭一笑,心情爽朗,陆阔这条大鱼主动送上门来,她求之不得,正愁没有优质大客户呢。

  两人到了餐厅,她难得对陆阔展示自己的热情,一边递给陆阔菜谱一边说

  :“你难得来我们律所,这顿我请客,你尽管点。”

  陆阔瑟瑟发抖:“听澜,我最近没做错什么吧?”他已经快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自己最近做错了什么?难道他调侃她的那些话,周遇白都告诉她了?

  姜言昭:“我们陆少怎么会做错事呢,不会,有错也是我的错。”她错在以前怠慢他了。

  陆阔更怕了:“听澜,我有错就让法律惩罚我,不要这么折磨我,我小心脏受不了。”

  “就是真心实意请你吃一顿饭,我们怎么说,也是从年少就认识的老同学不是吗?你不想要,那你请我好了。”

  老同学?陆阔信她的鬼,这么多年她什么时候在乎过同学情分了?他认真琢磨了一下,觉得她今天突然态度180度的转弯应该不是因为周遇白,那一定是为了程晨的事了,当即澄清

  :“我虽然去栖宁了,但是真没打扰过程晨,更没破坏过她即将到来的婚礼,我就是默默祝她幸福,然后独自心碎回森洲。”

  见姜言昭一脸冷静看他,他不打自招

  :“是,我回来后是动用关系查过那个叫邵晖的,但绝无坏心,就是单纯希望程晨能嫁对人,别被伤害了。”

  姜言昭冷笑:“你不去打扰她,谁也伤害不了她。”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