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宅斗:病娇国公是个死直男主角元玥萧彧小说无删减版在线阅读

小莉 2024-05-15 17:49:12 11
小莉 2024-05-15 11
点击阅读全文

男女主角是元玥萧彧的连载中宫斗宅斗小说《宅斗:病娇国公是个死直男》是由作者“沈栀栀”创作编写,喜欢看宫斗宅斗小说的书友们速来,目前这本书已更新160270字,最新章节为第97章 琴谱。

一、作品简介

小说宅斗:病娇国公是个死直男的作者是沈栀栀,主角是元玥萧彧。主要讲述了:夜幕沉沉,灯火荧荧。外头,之前停了的雨不知何时又再度下了起来,哗哗啦啦的,雨势渐渐地越来越大了。萧彧横抱着换好衣衫的元玥,自厢房走了出来。别苑的管事拿了把大伞在外边候着,见萧彧抱着元玥出来,赶忙撑开伞……

宅斗:病娇国公是个死直男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宅斗:病娇国公是个死直男这本小说是我一直从头连着看到尾的书,好看,我喜欢看小说,看过很多,喜欢看完结的书。这本还是唯一一本每天追着看的,现在每天只能看一集实在是不过瘾。

三、作品赏析

夜幕沉沉,灯火荧荧。

外头,之前停了的雨不知何时又再度下了起来,哗哗啦啦的,雨势渐渐地越来越大了。

萧彧横抱着换好衣衫的元玥,自厢房走了出来。

别苑的管事拿了把大伞在外边候着,见萧彧抱着元玥出来,赶忙撑开伞迎上。

雨不住地下着,半点没有要停歇的样子,雨滴落在伞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夜色雨幕之中,萧彧稳稳地抱着元玥,快步朝别苑外走去。

别苑大门外,管事早已叫人备好了马车。

萧彧一路抱着元玥出来,吩咐了边上候着的车夫一声,便带着元玥上了马车。

车夫应诺了声,驾着马车,朝回城的方向驶去。

雨夜里,马车快速行驶着,一路无话,车厢里有些安静。

似是行到了一段不大平坦的路,马车颠簸,元玥崴伤了的脚也跟着颤了颤,一阵一阵的疼痛感自脚踝处传来,疼得她皱了皱眉。

萧彧看了她一眼,然后敲了敲车厢壁,同外边驾车的车夫说了句:“车驾稳当些。”

听见这话,车夫立时小心驾车,将速度慢了下来。

似是为了转移元玥的注意力,萧彧寻了话题开了口:“殿下来寻臣,可是有什么急事?”

元玥闻言,抬头看向他,问道:“扬州的事,你可知道?”

萧彧点点头:“知晓一二。”

“我派去扬州查贪污弊案的人今日递了奏报回来,可尽是一堆没用的糊涂话。”话题打开,元玥自然也就直截了当了。

她前前后后派了三人南下扬州,结果一人在运河里翻了船,至今不知所踪,多半是已然喂了鱼了;一人刚入扬州地界,便就意外坠了马,摔了个半死不活,到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剩下的唯一一棵独苗倒是呈了奏报回来,可那奏报上写的,前前后后全都是些稀里糊涂、不知所云的废话,是一句有用的也没有,元玥估摸着,这人不是被威胁了,就是被收买了。

如此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扬州的水很深,而且不是一般的深。

萧彧看着她,问:“殿下打算怎么做?”

元玥微沉着眼:“自然是要查。”

卢唯远是只盘踞扬州、为害一方的恶虎,必须尽早除掉,拖得越久,只会越发地养虎成患。

“殿下是想要臣去?”萧彧又问。

元玥抬眸看了他一眼:“我也去。”

萧彧闻言,微愣了愣神,想了想之后,说:“扬州之事,不是一日两日便能了结的,殿下若亲去,只怕瞒不住卢唯远,到时……”

元玥自然明白萧彧言下之意,但卢唯远不能不除,这趟南下之行,是势在必行的。

蓦地瞥见自己崴伤了的脚,元玥眸光闪了一闪,看了看受伤的脚踝,又看了看萧彧,她忽而一笑:“我忽然有了一个主意。”

看着元玥脸上那抹透着些许狡黠的笑容,萧彧觉得,这个主意定是同他有关。

……

皇宫,宣明殿后殿寝室。

床榻帷帐前,医女正小心细致地检查着元玥身上的伤势。

绘着山水花鸟的大幅屏风外,太医院院正江澍瞧着肃立在旁的萧彧,忍不住问了一句:“王爷,长公主殿下这是因何伤着了?”

萧彧闻言,看了江澍一眼,正要说话,里头听见声音的元玥清咳了两声,抢过了话头:“本宫骑马出行,下雨路滑,不小心摔了。”

听见这话,江澍倒也不疑有他,萧彧却是悄悄地弯了弯嘴角。

过了不多久,替元玥检查完伤势的医女从里头出来,到了屏风外,同江澍低语了几句。

听过医女的话,江澍转身向着萧彧拱了拱手:“王爷,殿下的伤并无大碍,只需敷些伤药,休养上些时日便好。”

这时,元玥的话从里头悠悠飘来:“江院正,本宫伤势十分严重,需要卧床静养,你可明白?”

江澍:“……?”

忍不住悄悄瞥了一旁的萧彧一眼,江澍心里腹诽着,难道长公主殿下是想让定成王好生心疼一下?

可定成王人就在这啊!

只略微迟疑了一会儿,江澍立马向着屏风后一礼,躬身道了一句:“臣明白。”

虽然心里疑惑,但长公主殿下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便是不明白也得明白。

“嗯,拟方子去吧。”元玥很满意。

“是。”江澍应了声,便退下去开方子了。

……

“滚,你给本宫滚!”

“滚去了江都你就再也别回来了!”

愤愤的怒吼声,伴着噼里嘭啷的摔砸东西的声音,从宣明殿后殿里传了出来。

宣明殿里里外外侍候的人听着这声音,知道长公主殿下这是动了雷霆之怒了,一个个地都小心翼翼地不敢大声出气。

此刻,后殿寝室里,只有元玥和萧彧两个人,“砰”地一声,元玥将手上空了的药碗砸到了地上。

只不过,这会儿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外人以为的愤怒之色。

不仅如此,她还笑盈盈看着坐在一旁的萧彧,说道:“你快走吧,走的时候记着装得生气些,要叫人看着是拂袖而去的模样。”

萧彧闻言,难得地抽了抽嘴角,不过却也还是依着元玥之言,起身离开了。

走到外头,想起元玥的话,他很有些别扭地甩了甩衣袖,瞧在不知内情的外人眼里,倒还真像是拂袖而去。

……

“听说了吗,长公主和定成王吵架了。”

“吵架?怎么一回事?”

“听宫里人说,长公主昨日坠了马,伤得极为严重,需得卧床静养,结果定成王偏要在这个时候回江都,两个人为此大吵了一架,最后定成王拂袖离去,长公主怒火攻心,一气之下,直接病倒了。”

“那长公主这岂不是伤上又加病?”

“可不是嘛,如今宫里太医院的人进进出出的,甚是忙碌。”

“定成王如此做法,实是有些过分了。”

“还有更过分的呢,今个一早,渡口上,可是有不少人瞧见,定成王乘船南下了,那官船,浩浩荡荡的,好不威风气派。”

“可是——定成王为何非要在这个时候南下江都啊?”

“说是萧家老夫人七十大寿快到了,定成王回去,是为给祖母贺寿的。”

“怪不得长公主要动怒呢,敢情这在定成王心里头,老祖母比长公主重要啊!”

“要我说呀,当年长公主和定成王这桩婚事本就是勉强而来,如今瞧着,只怕是离着和离不远喽!”

……

京城东市的一家酒楼里,几个富家子弟坐在一处,边喝着酒,边议论着闲话。

昨夜,元玥和萧彧才在宫里“吵”了一架,今日,这事便在整个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了,关于二人夫妻不和的言论,是越发甚嚣尘上了。

小说《宅斗:病娇国公是个死直男》试读结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