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为何主角陈扬秦晏舒的故事成为《我和系统联手搞垮男主》追文现象的焦点?书迷对他的狂热追捧有何深刻原因?

小娜 2024-03-03 03:53:08 16
小娜 2024-03-03 16
点击阅读全文

我和系统联手搞垮男主 是畅销小说家秦晏舒的作品,它的主角是 陈扬秦晏舒 ,这本书描写生动,引人入胜,陈扬秦晏舒主要讲述的是:服务我也是服务员啊,只不过服务的对象有点差别而已,可获得的报酬却翻了几十倍。陈扬眉头紧皱,冷笑一声,扯下脖颈上的蝴蝶结转身就走。见他要走,领班的生怕我生气急忙拉住他,低声呵斥加威胁:「想想你医院的母亲再做决定。

封面

《我和系统联手搞垮男主》精彩章节试读

服务我也是服务员啊,只不过服务的对象有点差别而已,可获得的报酬却翻了几十倍。

陈扬眉头紧皱,冷笑一声,扯下脖颈上的蝴蝶结转身就走。

见他要走,领班的生怕我生气急忙拉住他,低声呵斥加威胁:「想想你医院的母亲再做决定。」

我慢悠悠道:「你跟了我,一个月给你十万,给你母亲安排最好的病房和医疗团队,怎么样?」

陈扬的脚步停下,没有回答,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我哼笑,用钱砸人也太爽了。

如果对方不答应,那只能说钱不够多而已。

只要找到对方的软肋,没有人会为了所谓的自尊,弃家人于不顾。

我挥了挥手,领班的极有眼色地带着其他人离开,并关上包厢门。

房间内瞬间变得很安静,我转身往里间卧室走。

看他还杵在原地,我皱眉:「站在那干吗?跟我过来。」

陈扬这才有了动静,抬腿跟在我身后。

卧室装修得非常有感觉,一张很大的床。

接下来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我:「关上门,把衣服脱了。」

陈扬走到我面前,犹豫着。

我不耐烦催促道:「快点。」

我是个脾气暴躁 zui jian 恶毒的无脑女配,才不会怜香惜玉。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抬起颤抖着手,开始解衬衣的纽扣。

我命令道:「睁开眼,看着我。」

陈扬额头青筋暴起,蓦然睁开眼对上我玩味的目光。

我满意地勾唇,欣赏着他倔强又不得不屈身的隐忍模样。

系统紧闭双眼,疯狂劝我:「你再好好想想啊,你真不怕做到一半陈扬把你挫骨扬灰了吗?你这样用钱羞辱他,等他翻身那天,你连葬身的地方都没有。」

用钱羞辱?

这怎么能是羞辱呢。

它这样说简直是对金钱的羞辱!

「你太吵了,你想看双人混合大战?」

系统采取了屏蔽外界模式。

我打量着陈扬的身体,面上风平浪静,内心早就汹涌澎湃。

不愧是男主啊,这身材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宽肩窄腰,屁股也翘,小麦色的肌肤,看着就很有力气。

5

流畅而又结实的肌肉,我情难自禁地抬手摸了上去。

「嗯哼。」

这声音不是陈扬叫的,是我叫的。

陈扬额头上已经布满一层薄汗,面色红得像是在发烧,下颌紧绷。

我即将进行下一步行动时,忽然觉得小腹一热,暗道不妙。

真是该死。

这种关键时刻,我的例假来了。

我黑着一张脸从卫生间出来,看着陈扬愣在那里气不打一处来。

「愣着干吗?上床。」

陈扬皱眉,犹豫了下问:「你都这样了还要继续?」

我气笑:「想什么,我让你上来给我揉肚子。」

我可不想浴血奋战,哪怕他再帅。

但也不能就这么放过他,外面人都守着呢,要是现在让陈扬出去,肯定以为我拿不下陈扬,太丢脸了。

陈扬带着粗茧的掌心触碰到我的肌肤时,我舒服地喟叹一声。

陈扬耳廓一红,皱眉:「你别喊。」

我抬眸看他:「我偏要喊,你是金主还是我是金主?」

我这么一说,陈扬立刻闭嘴了,脸色也变得不太好。

我可不管他的心情如何,舒舒服服地哼唧着。

正舒服着,房间的门忽然被敲了几下。

我皱眉,是谁敢打扰我的好事?平常秦晏舒的包厢那是没有吩咐都不敢靠近的,今天明知道我正在做好事,还敢上前,谁这么没眼力劲。

我下床过去开门,不耐烦道:「什么事?」

领班的弯腰低眉,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大小姐,有个女生非要见陈扬,我拦都拦不住,不然就要把我场子给砸了——」

我冷哼:「废物。」

话音落下,有个身影忽然挣脱开朝我冲过来:「你把陈扬怎么着了?」

我眯眼看去:「你是谁啊。」

「我叫白恬,是陈扬的......朋友。」

我心里轻笑一声,果然是女主,虽迟但到。

白恬眉头焦急:「陈扬呢?你把陈扬怎么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我和陈扬做什么了?」

浴袍在我身上松松垮垮穿着,露出一片细腻的肌肤,脸上明显是好事被打断的烦躁。

白恬满眼不可置信:「我不信,你让陈扬出来亲自跟我说。」

6

大概是见我迟迟不回去,陈扬从里间卧室出来找我。

我懒洋洋地靠在门框上:「这位小姐说是你朋友,要你亲口告诉他,我们刚才在做什么。」

陈扬上身赤裸,只围了一条浴巾。

脸上的红还未完全消退,胸膛上还有几颗汗珠。

注意到这点,白恬眼眶瞬间红了,还是死死咬着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是他们说的那样吗?」

陈扬却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对我说:「我不认识她。」

白恬愣在原地。

我似笑非笑着,早就料到了这个回答。

原书中的女主白恬是个温软小太阳,男主陈扬则是个阴郁少年。

偶然一次陈扬救了白恬,白恬就成了陈扬的跟屁虫,陈扬逐渐喜欢上了女主,女主像一道光一般救赎了男主。

就是个通俗老套的治愈甜宠文。

目前的剧情进度是,男主陈扬前几天刚救了女主白恬,白恬热烈追求中。

而陈扬对白恬,几乎没太多印象。

我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听到没小姑娘,他说不认识你,早点回家吧,这地方不适合你。」

白恬只呆呆地看着陈扬。

我娇滴滴地靠在陈扬身上:「腰好酸,给我揉揉。」

陈扬关上门,隔绝一众人的目光。

这个插曲显然不会影响我的心情,没一会儿我就枕着陈扬的胳膊睡着了。

而陈扬看到我睡着后,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我的目光晦暗不明。

我舒舒服服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醒来,就看到沙发上蜷缩睡着的陈扬。

呵,放着床不睡去睡沙发,是嫌弃我还是怕我嫌弃他?

我走过去,抬手拍了拍他的屁股。

很有弹性。

陈扬猛地惊醒,睁开布满红血色的眼睛,就看到双手抱胸、高高在上的我。

我嫌弃地说:「起床,睡得跟死猪一样。」

陈扬绷着脸起身:「我可以走了吧?」

「走?陪我一晚,就拿到十万块和母亲医疗资源,你把自己想得也太金贵了吧。」

以为自己是花魁吗,我豪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

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陈扬气得脸色发绿:「还要我做什么?」

7

「做我二十四小时的贴身男保姆,以后我去哪儿你跟着去哪儿,我让你干什么?你干什么?直到我腻了你为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