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洛婉宁靳免费阅读全集更新最快_(云乔沈砚)的全文阅读最新章节_(洛婉宁靳)全文阅读

小美 2024-04-02 21:25:06 13
小美 2024-04-02 13
点击阅读全文

抖音热文洛婉宁靳是云乔精心打磨的一本古代言情书籍,它的内容文理通顺,层次分明,洛婉宁靳的主角是 云乔沈砚 ,以下为你分享本书的精彩内容:柳姨娘瞧着云乔那站都站不稳的模样,一双欢场练就的眼皮子,只一眼就瞧出她定是让人好生疼爱过。若不是现下自己赤身裸体伏在草丛中,肚兜都挂在情郎腰带上,柳姨娘怕是当即就要冲着去抓奸云乔。远处院门口,那侍卫搂抱着云乔,将她送了进去。

封面

《洛婉宁靳》精彩章节试读

柳姨娘瞧着云乔那站都站不稳的模样,一双欢场练就的眼皮子,只一眼就瞧出她定是让人好生疼爱过。

若不是现下自己赤身裸体伏在草丛中,肚兜都挂在情郎腰带上,柳姨娘怕是当即就要冲着去抓奸云乔。

远处院门口,那侍卫搂抱着云乔,将她送了进去。

柳姨娘瞧着两人进了门,谇了口骂道:“我还当那沈砚的正头娘子是什么贞洁玉女呢,竟也背着沈砚在外头和人搞到了一处。”

她骂过后,又推了推身旁的男人,问道:“哎,我瞧方才那男人身上的衣衫好似是护卫形制,你可有见过那人,是咱们府上侍卫不?”

那男人光顾着偷香窃玉,哪里细细瞧过那护卫,方才就是抽空瞧了那边,也是偷偷看那国色天香的少奶奶。

闻言敷衍道:“我是府上粗使家丁,成日除了干粗活就只惦记着伺候你了,哪认得什么侍卫。”

柳姨娘这男人,原是楼里的打手,和柳姨娘早有勾缠,就连她刚生下的儿子,也是这情郎的种。

二人商量好图沈家富贵,这才把孩子栽到了沈砚头上。

可沈砚身子实在不中用,柳姨娘是花楼里出来的,哪里受得住旷,便勾着旧情人来府里做了家丁,每回在沈砚那不得满足,就背地里和这家丁勾缠在一块儿。

那头侍卫将云乔送进去后,很快就出来。

临走时视线若有若无扫了眼柳姨娘两人藏身的草丛。

而今这沈府都在萧璟手下监视中,柳姨娘偷情的事,乃至于她那儿子的身世,早就被萧璟查得清清楚楚。

可柳姨娘并不知道自己早被人查得彻底,眼下一心觉得自己知道了云乔的把柄,和情郎恩爱过后,就惦记着要让人好生盯着云乔,又安排人去查她那 jian fu ,想着若是到时抓奸在床,就能把云乔赶出府去。

*

次日一早,云乔刚起身抱着孩子出卧房门,见小丫鬟领着个嬷嬷走了进来。

那嬷嬷见了个礼,说自己是云老夫人派来照料小姐和小小姐的。

云乔先是疑惑,没想到自己母亲竟会给自己送来个嬷嬷。

待得那嬷嬷走近时,意识到她昨夜在隔壁宅邸里,曾见过这嬷嬷。

原来是萧璟的人……

云乔抿了抿唇,没应话。

恰在此时,云乔婆母那处来了人,让云乔在院子正厅里那尊观音像前跪上一整日。

那尊观音像,原就是一年前,沈夫人让人摆上的送子观音。

婆母拿着求男嗣的由头,安排了人在云乔这处盯着。

由不得云乔不应。

云乔眼帘低垂,心想若是跪上一整日不许她起来,孩子饿了哭闹,可怎么是好。

只能忍着委屈,先去了内室,解开衣衫给孩子挤奶水。

她挤出几茶盏来,阖上盖子,好生搁在案几上,忍着疼交代小丫鬟,到了时辰就给女儿温上一碗。

那嬷嬷立在一旁,瞧见云乔疼得额上都是冷汗,心道这女人虽不贞不洁倒是个疼爱孩子的好娘亲。

这嬷嬷是宫里的老人,曾是萧璟的保姆嬷嬷。

此次萧璟南下查案,原就带着伤,皇后特意派了嬷嬷来,沿途盯着萧璟养伤。

到如今萧璟伤好得差不多了,嬷嬷原准备打道回京,却被萧璟派来给云乔看孩子。

嬷嬷是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出身,知晓云乔是有夫之妇却背地里和自己主子不清不楚,来时就对她抱着偏见,心道此女定是个攀附权贵的淫妇,才能蛊惑得自己主子行事这般荒唐。

可真瞧见云乔,却觉这女子,生得楚楚可怜,瞧着就似那暴雨后枝头的一株粉白玉兰,被疾风骤雨打得凋残,

让人委实生不出恶感。

云乔交代好孩子的事后,便到了观音像前跪着。

这一跪,就跪到日落西山,中间水米都是小丫鬟送到跟前跪着用的。

眼瞅着日头落尽,沈夫人派来盯着的人终于走了。

云乔拖着疼痛不已的腿,摇摇欲坠走向内室。

踏进房内时,却瞧见了个不速之客。

是萧璟。

他不知何时进了沈府内宅,此刻正大摇大摆倚坐在她榻上。

萧璟只说要她去他宅邸,故而云乔从未想过他会闯进她卧房。

外头的奴才来来往往,云乔都不知晓他是怎么闯进来的。

她怕被外头仆从察觉,慌忙阖上房门,背抵在门环上。

紧张的问:“你……你怎么来了?”

第19章想要孩子?

“给你上药。”萧璟摇着手中的瓷瓶,挑了挑眉峰道。

云乔缓步走向他,身形摇晃,步履艰难。

瞧着她这副可怜姿态,萧璟轻笑了声,拽着她手腕就把人拉到膝上。

云乔惊呼出声,又怕被外头的仆从察觉,慌忙咬唇压着声音。

那萧璟却伸手抵在她唇上,硬是顶开了她唇瓣。

“不许咬。”

他行事惯来霸道,又把云乔当做自己的物件。

云乔有求于他,也畏惧他京城权贵的身份,眼下轻易不敢违背他意思,只得乖乖张开了口。

温热甜腻的气息从唇齿泄出,浸着萧璟手指。

他指腹在她唇上揉了揉,甚至伸进去压着她舌头搅弄。

见她难受得蹙眉,才朗声笑着,托着她身子颠了颠,抬了抬下颚示意她道:

“去榻上跪趴着,这般在怀里,怎么能上药。”

云乔心里知晓他定不会只是简单上药,却也知拗不过他,便依言跪伏在榻上。

她难得这般乖顺,萧璟自是满意。

他挑开她衣 qun ,

极细的肚兜带子,一根系在她脖颈后头,一根缠在她后腰处。

她身段丰满,那带子勒得有些紧,将前头浑圆挤得厉害,些许白腻隐隐能从后头瞧见。

萧璟闭了闭眸,才勉强压下眼底欲色,手指伸进瓷瓶里 kou 了块儿药膏来涂到她身上。

上药的时间并没多长,可萧璟额上竟渗出了薄汗。

他将伤药扔在榻上被衾里,暗道真是给他自个儿找罪受。

边喘着粗气,边侧身坐在榻边,随手拿起一旁的杯盏。

杯盏里是满着的,触手也并无温度,萧璟想着应当是一盏冷茶,便端起茶盏,送到口边,想着喝下解了身上燥热。

榻上的云乔刚上好药挺起身子,正拉过被萧璟扔在一旁的衣 qun ,预备系上衣带,不经意抬眼时却瞧见萧璟端着茶盏送到口边。

她意识到他手中那盏茶杯里装的是什么,当即涨红了脸,慌忙开口拦他。

“别……别喝!那不是茶水……”云乔急得话也说得断断续续,连系好衣带都顾不得,就急急下了床榻,伸手想要夺下他手中的杯盏。

而萧璟已然饮了口那杯盏中的东西……

茶盏里的水意,腥甜中带着她身上熟悉的味道,萧璟隐约猜到手中茶盏里究竟是何物,略怔了怔。

待瞧见她涨红脸拦他的模样,心下猜测更是得到验证。

此时他只饮了一口,眼前云乔来拦他,便静等着她近前伸手。

却在她踮着脚够他手中杯盏时,目光直直锁着她眼眸,猛然昂首,将杯盏中的东西一饮而尽。

空了的杯盏被他随手扔在案几上,瓷杯叮当声响,像是他的笑音。

有几滴乳白色的水意还挂在他唇角。

偏偏萧璟还勾着唇笑,目光落在云乔身前那方才被他压在榻上上药,挤出水意污了的衣襟上。

云乔羞得无地自容,气得身子都打颤。

随手捡起一旁茶盏盖子就砸在他身前。

“你……你不要脸!”

她气急骂他,自以为凶神恶煞。

可萧璟瞧见眼前羞红了脸,被他压出奶水湿透前襟的小妇人,却觉这骂声,既娇又媚。

他喉间溢出笑意,抬手触了触她衣襟前湿意,在彻底惹急了她前一瞬移开,又顺着下去给她系上衣带。

逗她道:“夫人好心备下奶汁放凉了留给我解渴消暑,我不喝,岂非辜负夫人款待。”

他自然猜得到这是云乔给她女儿准备的口粮,只是被自己误饮,却还是存心调笑云乔。

云乔被他气得发急,打落他的手,知道他故意捉弄,解释的话也说不出口,只被他气得背过身坐在床上,一个劲骂他。

“明明是你,你都喝出来那是何物了,眼瞧着我去拦你,竟故意当着我的面喝个干净……你……你浑蛋!”

她骂来骂去也就那几个字眼,萧璟听来不痛不痒,全当调笑捉弄她的情趣。

云乔气得厉害,骂完他后,越想越委屈,难受地掉眼泪。

云乔沈砚精品小说阅读,这本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很吸引人!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