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云乔沈砚小说免费赏阅完整版_牧昀狄玥全文阅读大结局_(牧昀狄玥)最新章节

小璐 2024-04-03 02:57:36 13
小璐 2024-04-03 13
点击阅读全文

《牧昀狄玥》内容目录分享,此书的主要人物有 云乔沈砚 ,是由云乔倾力编写。这本小说全文下笔流畅,条理清晰,内容丰富多彩。云乔沈砚完整版小说精彩概述:同样听见沈砚步音的萧璟却被云乔僵硬紧张的身子惹着闷哼了声,抚过她被汗湿的耳边鬓发,故意用力撞她。瞧着她蹙眉忍着难耐,不敢溢出声响的模样。又哑声问她:“怕什么?”怕什么?自然是怕这样的背德情事被自己名正言顺的夫君瞧见,更怕旁人骂她不守妇道与人私通。思及此处,云乔闭了闭眸,眼尾又坠落滴泪。

封面

佛寺情事 》精彩章节试读

同样听见沈砚步音的萧璟却被云乔僵硬紧张的身子惹着闷哼了声,抚过她被汗湿的耳边鬓发,故意用力撞她。

瞧着她蹙眉忍着难耐,不敢溢出声响的模样。

又哑声问她:“怕什么?”

怕什么?自然是怕这样的背德情事被自己名正言顺的夫君瞧见,更怕旁人骂她不守妇道与人私通。

思及此处,云乔闭了闭眸,眼尾又坠落滴泪。

今日这一遭,并非那日佛寺厢房那般情形。

她不曾中药,意识清醒。

却还是做下了这样的放荡事……

自小学的深闺女戒,贞洁教条,而今一一碎裂。

云乔眉眼中夹杂着难以言说的情绪,似是委屈,又似是难堪,让人瞧不真切。

萧璟瞧着她仅仅因为她那夫君经过此地,就掉泪委屈的模样,心中也存了气。

遂掐着她下颚,声音低寒的问她:“就这般在意你那夫君,连他路过都要掉泪?”

云乔垂眼不肯答话,眼里泪珠却又掉了几滴。

萧璟以为说中她心事,见她此时这般模样,故意折磨她,将她柔嫩的身前撞在那带着尖刺碎石的假山石上。

压得她身前乳色水意都漾了出来,顺着石壁滴落在泥土里。

云乔疼得闷哼出声,慌忙咬着手指,强忍着压抑喉间痛吟。

行过暗洞的沈砚听到声响以为是里头柳姨娘事后哼吟,未曾在意,扔下山洞里头的柳姨娘,踏出假山离去。

而那只隔了一道石墙的柳姨娘,却察觉出了不对劲。

她披着红纱薄裙起身,疑惑皱起眉头。

循着云乔声响传出的地方,绕过石壁走了过来。

柳姨娘刻意放低了步伐,云乔未曾听到动静,只顾着自己身上被萧璟磨出的疼意。

而萧璟这 xi 武出身的耳朵,却迅速听出了石墙另一侧有人走了过来。

他俯身抱起云乔,捂着她眼眸唇齿,遮了她的脸,将人压在怀里,侧身靠在一侧石柱上,又将云乔衣裳,悉数踩在鞋履下,带进石柱内侧。

萧璟动作极为迅速,那柳姨娘走过石墙进来时,已瞧不见人影。

她眉心紧拧,心道怪了,难不成是自己听错了。

柳姨娘原想着近前过去细看,外头突然有丫鬟来寻,入内急急喊她。

“姨娘,咱们院里出事了,您快去瞧瞧吧!”

丫鬟喊得急,那柳姨娘接过丫鬟带来的衣裳穿上,边问究竟何事,边往假山外走去。

丫鬟和柳姨娘两人走远,石柱里头,云乔被萧璟捂着口鼻眉眼,眼前一片漆黑,也说不出话,紧抱着他小臂,摇着头让他放开自己,舌尖不经意扫过萧璟掌心薄茧。

萧璟眉眼浓暗,非但未曾放开,反倒越抱越紧……

一直到天边明月高悬,方才松开了桎梏着云乔的手。

云乔被他 zhe teng 的厉害,离了他桎梏,身子软倒在一旁。

她环臂在身前,侧着身子借砖石遮掩衣不蔽体的难堪。

脸上挂着泪水,紧咬着唇,没有言语。

她衣裙早被他扯烂,此刻破布一般踩在他鞋履下。

此时已是深夜时分,天边明月清冷朦胧,罩在云乔身上,平添了几分迷离。

方才一番 zhe teng ,云乔身上香汗阵阵,脸颊还熏着红艳,这般模样若是走出去,谁人瞧不出她一副被人恣意疼爱过的模样。

萧璟眼底又有些浓暗,瞧着她身上自己留下的新旧交杂痕迹,清咳了声,拿着自己外衫裹在她身上,从脸到双足,都藏得严严实实,又俯身抱起她在怀中。

云乔被他吓到,忙抓着他小臂。

“你做什么?”她声音有些慌。

萧璟声音淡淡,回道:“送你回去。”

此时虽已夜深,可从花园走去自己院中,却还有一段距离,若是这般模样撞上了人,被人捉住,就是十张嘴也说不清了。

云乔觉得萧璟胡闹,拍打他手臂想让他放自己下来,命人去自己院中拿件完好衣裳来换上就是。

萧璟却没应她,反倒抱着人,径直出了假山。

假山外暗处候着的亲信见自家主子拿外衫裹着个女人出来,不敢抬首,低声禀告道:“主子,沈府众人和府上奴才都已用过迷香。”

迷香?他竟然给沈府所有人都下了迷香?

被萧璟衣衫紧裹的云乔吓得脸色煞白,伸手就想将罩在脸上的衣衫扯落。

抱着她的萧璟察觉她动作,声音低寒警告她道:“安生些。”

他在手下人面前惯来是君威如山,说话时的声音全然不似逗弄云乔时一般风流温雅。

云乔听得那满带上位者威压的清冷话音,想着他手下人说,他让人给沈府所有人都下了迷香,不敢再有动作,唯恐惹怒了他,更遭祸患。

萧璟满意她的乖觉,抱着人示意前头亲信引路,往云乔院落走去。

花园到云乔院落并不算远,很快就到了。

沈府的一个管事正候在云乔院落门口,瞧见萧璟抱着人过来后,忙迎了上去。

“主子,属下已经安排好了此事,云乔姑娘今日有急事去了趟娘家,夜半时由娘家仆人送回府来。”

萧璟微一颔首,未曾言语。

云乔听得这番话,觉得说话的人声音有些熟悉,却没听出来是谁。

此时说话的人,是云乔公公扬州知府沈延庆跟前行走的亲信管事。

只是这管事,而今已是萧璟的一枚棋。

他来江南探查私盐案,沈延庆这个扬州刺史本就是头一个要被查的,这沈家早就被萧璟安插了不知多少人手。

瞒过云乔失踪半日之事,自是轻而易举。

夜幕下的沈家极为安静,云乔院落里的丫鬟也被熏了迷香。

萧璟抱着云乔推门走进内室,将她放在软榻上,盖上夏日单薄寝被,方才从被衾中抽出她身上自己的外衫。

夜里未曾点灯,云乔裹着薄被起身,随手披上自己寝衣,借着月光往女儿睡着的摇篮疾疾走去。

小丫头阖眼安眠,云乔半跪在摇篮旁,扭过头急声问萧璟。

“你给沈府众人下的迷香,可会伤了婴孩身子?”

萧璟闻言视线顺着云乔,看向那摇椅上的小小婴孩。

嗤笑了声道:“襁褓幼儿,何至用上迷香?你女儿只是睡着了而已。”

话音刚落,那摇篮里的小娃娃正巧揉着眼睛醒来,迷迷瞪瞪瞧见云乔,咿咿呀呀的哭,张着手臂伸向云乔。

云乔忙将女儿从摇篮里抱了出来,怎料女儿一到云乔怀里,就哭闹着拉扯她衣襟。

她半日未归,丫鬟照料孩子,自然是喂的米汤甜羹,此时到了半夜,孩子饿醒了也是正常。

女儿哭闹不已,云乔为难,涨红了脸。

实在是心疼女儿,咬着唇闷闷同萧璟道:“你……你出去避一避,我要给孩子喂奶……”

她说的艰难,话落脸颊又有些红。

萧璟低笑了声,好整以暇斜靠在云乔软枕上,嗅着鼻息的甜腻妇人气味,哑声道:“夫人喂就是,我又不是未曾瞧过。”

话音浪荡风流,满是调笑作弄。

云乔想起那日佛殿被他撞见时的狼狈羞愤,更是红透了脸。

“你……”她想骂他,却又说不出话来。

女儿哭闹得越来越厉害,抓着云乔寝衣的小手,一下下地扯。

将云乔本就随意穿着的寝衣,拉了开来。

眼见女儿饿得厉害,云乔实在心疼,揽着孩子背对着萧璟,喂给孩子口中。

她身子方才在假山里被萧璟抵在砖石上磨,破皮泛红,女儿又饿得厉害,吃得急切,惹得她身子泛疼,抱着孩子微微轻颤。

实在是疼,就是紧咬着唇,也没忍住泄出了几声痛吟。

月色下的云乔,背影纤细,一头乌木般的长发,柔软散在背上。

夏日单薄的寝衣遮不住玲珑身段。

寂静的内室里偶尔响起她压抑着的痛哼低吟,清冷明月下抱着孩子的小妇人,身子轻轻地颤,委身半跪在砖石地上,一手捧着她身子给孩子喂奶。

萧璟望了好几眼,耐不住喉头滚动,从倚靠着的软枕上起身,步伐轻缓无声,走向那半跪在摇椅前头给孩子喂奶的云乔。

云乔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未曾留意身后男人的动静。

萧璟停步在她身后一寸,几乎紧挨着她。

视线就落在她身前。

白玉般的身子上是他留下的伤痕,捧着身子的女人疼得眉心紧拧,贝齿咬着唇瓣,时不时泄出些许极低的痛哼。

她以为她自己将声音压得极低,却不知晓,内室里这个男人,自小 xi 武,耳力极佳,再微小的动静,也能听得真切,将她那压抑着的痛吟声,听得清楚真切。

萧璟目光浓暗,俯身垂手,指尖骤然落在云乔紧咬的唇瓣上。

硬是撑开她的唇,指腹在她齿尖搅弄。

“呜……”云乔声音呜咽,被他突然出现在身后,又如此放肆的动作吓得厉害。

“疼了就喊,咬什么?嗯?”他声音沙哑,眸光浓暗。

指尖挑逗作弄着她。

牧昀狄玥 &云乔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故事的开头可以说真的是虐到不行,看到后面还是很满意的甜到不行,非常精彩!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