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2023新上热文江穗穗陆悍荇-江穗穗陆悍荇在线阅读的小说完整版

2023-11-28 17:50:01 30
2023-11-28 30
点击阅读全文

现在她不算被白养着的人了。

日子好像一点点变好,她迫切希望陆悍荇能回来,看到她的改变。

这天,她正在洗着蒸篮,慕然间,竹签划破手指,冒出血珠,一股莫名的不安攀上心头。

没等她细想,便听见楼下有人大喊:“江穗穗,不好了,陆营长出任务受了伤,断腿了!”

第7章

“哐当”一声,蒸笼掉在地上!

江穗穗顾不上出血的手指,急忙跑下楼,赶到医院。

军区医院,戒备森严。

江穗穗刚要进病房,就被两名警卫兵出手拦在了门外。

她着急的解释:“同志,我是你们陆营长的老婆江穗穗,能不能放我进去,让我看看他。”

警卫兵却面露难色:“嫂子,实在抱歉,不是我们不通情,是陆营长说你毛手毛脚,特意交代绝不能放你进去。”

倏地,江穗穗心口一刺,疼痛蔓延四肢百骸。

陆悍荇,就那么讨厌她?

失魂落魄离开,心头的担忧却怎么也消不下去,最后,她只好硬着头皮去了陆家,却被告知——

“江同志,抱歉,首长今早就去了东部的军区视察,短期内不会回来。”

心底最后的希望破灭。

江穗穗无助走在大街上,看着头顶艳阳的天,却没有前进的方向。

上辈子,陆悍荇一路坐上军长地位置都没有断腿,这辈子为什么不一样了?

难道是自己的重生害了他?

越想,她越觉得冷。

这时,耳边忽然有人议论:“五公里外的那座宝云寺真的很灵,我男人上次摔下山,医生都发话说救不活了,我去磕了几个头,我男人不仅活了,还一点事都没有……真是菩萨保佑啊!

闻言,江穗穗心头一动,转身就朝宝云寺奔去。

她从前不信这些,但此刻,她只想陆悍荇平平安安……

正值晌午,骄阳似火。

空气中都散发着高温热浪。

江穗穗抵达宝云寺山脚下,擦着如雨的汗看着望不到头的三千道台阶。

“扑通”一声,她双腿直直跪下——

合掌垂眸,虔诚叩首:“恳请菩萨保佑,陆悍荇平平安安。”

一步一磕头,不过十道台阶,她的额头已经红肿。

但她没吭一声,执拗望着山顶的佛像,一次次重复祈愿:“恳请菩萨保佑,陆悍荇平平安安。”

来往的人都被这一幕震撼,面露不忍:“可怜哦,这是谁家的媳妇,一定是爱惨了她的丈夫……”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意感动了上天,叩到半山腰时,忽然大雨倾盆。

人群纷纷离开躲雨,只有江穗穗依旧跪着,磕着。

整整三千道台阶,她叩完抵达宝云寺门口,人已经虚脱。

撑着最后的力气,她进殿求到平安符,珍宝似的握在手心,下山朝医院赶去。

一路意识昏沉,终于撑到陆悍荇病房门口时,她抬手敲门,门没有敲下,自己却脱力昏迷……

恍惚间,她好像看见陆悍荇神采奕奕向她走来,冲她伸出手,温柔喊着她:“穗穗,辛苦你了……”

“你没事了?”

她流着泪,激动冲男人奔去,眼见就要扑进他的怀里,他却化作烟雾,消失不见。

“悍荇哥哥!”

江穗穗大喊着惊醒,满心的急切惶恐。

还没从梦里回神,就听到走廊外传来林秀娟刺耳的声音:“大家快来看,江穗穗嫌弃陆营长腿断了,要和他离婚,这字都签好了!”

第8章

一时间,外面的议论震响连天。

江穗穗被吵的脑海胀痛,她撑着酸痛的身体起身下床。

走到门口,刚把门打开,就对上林秀娟刻薄的脸。

见她露面,林秀娟更是气焰高涨,扬这手中已经签了字的离婚报告,指着她就是一顿训斥。

“江穗穗,你之前死活巴着悍荇哥不肯离婚,一听说他受伤断腿,你就立马在离婚报告上签字,生怕他拖累你!你也太不是人了!”

“吃着男人的公家粮,一出事就跑,这种女人哪配得上军人!”

“那离婚报告还真签了字!告她去坐牢!她这是骗婚!”

听着讥讽,江穗穗脸色越来越苍白,她来不及弄清楚自己的离婚报告怎么在林秀娟的手上,只下意识去抢。

砰——

她刚一靠近,就被推倒在地。

还没来得起身,一双穿着锃亮皮鞋的大长腿挡住视线,她心里一惊,微微仰头,陆悍荇那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悍荇哥哥?你的腿好了!”

她欣喜爬起来,激动要去牵对方:“真是太好了,看来菩萨真的显灵,保佑你平平安安……”1

还没说完,却被林秀娟冲过来打断:“什么菩萨显灵,江穗穗你不会看悍荇哥没断腿,就反悔不离婚了吧?”

“这离婚报告是从你身上掉出来的,可是你亲自签名,别想抵赖!”

说着,她还把那张离婚报告塞给陆悍荇:“悍荇哥,江穗穗脑子不聪明,本来就配不上你,你赶快离婚了找更好的!”

男人接了离婚报告。

空气凝结,江穗穗的心慌到了极点。

“不是的,你听我解释——”

“跟我进来。”

陆悍荇握紧报告,声线冷漠,带着不容人抗拒的威严。

江穗穗只好跟着进去,身后林秀娟勾着唇,脸上闪动一抹算计。

关上门,病房里一片寂静。

灯光下,男人轮廓冷冽,薄唇紧抿成一条冷硬的线,冷峻又骇人。

陆悍荇的视线再次定在纸上的“江穗穗”三个字,幽深的黑眸更暗。

江穗穗大字都不认得几个,就连自己的名字还是他教的,她的字迹,他再熟悉不过!

失望爬满眼底,眉梢拧得更紧。

凝望着陆悍荇凌厉的眉眼,江穗穗害怕极了。

上辈子就是这样的眼神,陆悍荇在离婚报告上签了字,两人彻底分道扬镳。

她战战兢兢地靠近男人,试图牵着他的衣角:“你听我解释,我当初签下离婚报告,是为了向你做保证……”

话未说完,陆悍荇就直接甩开她,三下五除二在离婚报告上签上他的名字后,狠狠扔给江穗穗。

冷冷道:“等上级审批过后,我们就去领离婚证!”

“不……我不要离婚……”

江穗穗哭着,不管不顾抱着男人拽住人,害怕到颤抖:“我当时签字真的有苦衷,你都没有嫌弃我傻,我又怎么会嫌弃你受伤……”

“……你别不要我。”

上辈子森*晚*整*理,那无尽的三十年的思念,太煎熬了。

她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

可男人却用力掰开了她的手,睨着她,一字一句,冷酷又凉薄:“江穗穗,你纠缠的样子,真的很让人恶心。”

第9章

轰然一下,利刃般的话几乎削毁了江穗穗的世界。

心口痛的难以呼吸。

她松开了手,甚至不知道陆悍荇什么时候已经离开……

手心里,还没来得及送出去的平安符,被她攥得皱巴巴。

良久,她才俯下身,把地上的离婚报告捡起来,凝着龙飞凤舞的‘陆悍荇’三个字,心头的难受不断翻涌。

“我好像又把事情搞砸了……怎么都重来一次,他还这么讨厌我……”

“嗒——嗒——”

一滴滴眼泪无声的落下,砸在薄薄的离婚报告上,模糊了上面陆悍荇的名字。

浑浑噩噩朝家属院走去,她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不远处传来议论——

“你们听说了吗?陆营长和江穗穗离婚了,要娶林秀娟了!”

“陆营长出院之后,就带着林秀娟去了百货商店,又是买补品,又是买衣服,可不就是要去林家提亲?”

“哟,这也太快了点。”

“林秀娟本来就想着陆营长,是国营厂厂长的独女,家里有钱,又是读过大学的知识分子,她和陆营长成事,不稀奇。”

“也就江穗穗人傻,听见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