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陆之景沈鸢晚间小说全本资源-陆之景沈鸢小说阅读在线陆之景沈鸢

xiaoy 2023-12-02 14:33:07 12
xiaoy 2023-12-02 12
点击阅读全文

“九扇门最近是抓捕什么要犯吗?怎么频频往南边活动?”宁王虽笑,眼底却不带笑意。

“是,一个江洋大盗,很快就会缉拿回来,殿下不用挂怀。”

宇文奕浸淫朝堂十数年,这点质问还难不倒他。

沈鸢看向同样在看她的陆之景,他似乎瘦了些,下巴处还能看见浅浅的胡茬。

“时隔五年,又见到陆兄了。春闱高中,却放弃皇上钦赐的内阁学士之职,在凤阳一时风光无量。”

沈鸢一时讶异,宇文奕也认识陆之景?

“都督大人,好久不见。”陆之景扯唇微笑,虽不见几分真意,礼数倒都在。

肩上忽地一重,沈鸢收回思绪,朝宇文奕看去,只听他说:“见面伊始,陆兄对我旁边这位美人就似乎青睐有加,是认识?”

陆之景故意移开视线,嘴角带冷:“自然认识,家宅不宁,全是因为她。”

“呵呵。”宇文奕嗤嗤笑起来:“鸢儿,这就是陆兄对你的看法,可记住了?”

沈鸢紧绷身子,原来宇文奕是知道陆之景在此,故意将她带来试探。

“沈鸢记住了,我与陆二爷之间,自是只有仇怨,毫无感情。”

她对他,确实已无感情。

此间事了,她只愿往南方去,寻个自在处,过完余生。

“看,只顾着说话了,该入席了。”宁王出来打了个圆场。

席上,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俶尔,一双筷子落在地上,隔着屏风,不知谁家小姐嘟囔一句:“真晦气,竟要和一妓子同桌而食!”

原本热闹的宴会上,顷刻鸦雀无声。

“妓子?”有人好奇:“莫不是今日宇文都督身边带的那位?”

宇文奕浅笑一声,唤到:“施雨,出来露面。”

陆之景沈鸢晚间小说全本资源-陆之景沈鸢小说阅读在线陆之景沈鸢

沈鸢压抑住内心的情绪,带着微笑,从屏风后徐徐走出:“拜见各位大人。”

“原来是藏玉楼的琵琶娘子,两年不见,原来是被宇文大人金屋藏娇了啊!”

“刘大人有所不知,施雨身娇体软,功夫甚好。若大人喜欢,让她去您府上陪着逍遥几日,意下如何?”宇文奕顺势说到,目光却一瞬不动地盯着沈鸢和陆之景。

沈鸢紧紧攥着衣袖,嘴角仍保持着笑意,她余光扫向陆之景,只希望他别露出破绽,千万别为她出声。

否则,他和她,都得死。

第二十二章:美人帐下犹歌舞

陆之景Ӽɨռɢ的手死死握着酒杯,一双眼睛无神地看着前方,咬紧银牙,却不能显露分毫怒气。

此刻,他只想扑上去抱住沈鸢,拉着她逃离此地。

可是,不行。

一时沉默。

“呵呵。”沈鸢忽地发笑,引得众人不解。只见她端正跪在宁王面前,说:“奴家曾听闻一句诗,意味深长,殿下可想一听?”

“不妨说来。”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高常侍所作。”沈鸢缓缓吟来。

此句一出,场上大多数人脸色一变,宇文奕看过来的目光更是深沉不已。

“好。沈娘子身世飘零,却能看透时局,实在难得。各位都是我朝肱骨,更要以身作则,支援边疆才是,实不能夜夜笙歌了。”宁王举杯称赞。

沈鸢此话说出,顺势给了宁王募捐的引子,也让自己从舆论中退出。

回到院子,沈鸢被宇文奕一把拉进房中,甩到地上。

“倒是小瞧你了,看来也不是无用之人。”

手心阵阵刺痛,沈鸢撑着手臂站起来,又被宇文奕压在妆台上,硌得她后腰一疼。

“幸而宴上你对陆之景并无感情,倒不像会背叛本将军的样子,否则,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沈鸢转过头去,呼吸急促:“我对大人,从无二心。”

身前的束缚乍然松开,宇文奕拿起绢帕,狠狠擦了擦手,随意往她身上一扔,扬长而去。

夜幕降临,沈鸢裹着披风走到院中,只见一盏盏孔明灯升起,在无星的夜里那般耀眼。

沈鸢无奈勾唇,会做这些的,怕只有陆之景一人吧。

他们之间该怎么互通消息呢?

翌日,宁王府突然来人,请沈鸢入府,任小郡主的教习娘子。

宇文奕倒没拒绝,只说:“你去也好,任了郡主的老师,以后也不会有人再像昨日那般,嘲笑你妓子的身份。不过宁王府的消息,留心些。”

“是。”昨日的耻辱,不都是他带来的吗?

沈鸢笑着,但也知道,这是宁王和陆之景的一步棋。

如今她,既是宇文奕手下的奸细,也是宁王手上的内应。

沈鸢抱着琵琶,踏入王府往后院去。

才到前院,便遇上陆之景。他怕是一夜没睡,眼底青黑一片。

“二爷。”沈鸢行礼,刚要屈膝,便被陆之景紧紧抱入怀里。

男人靠在她颈间,声音哽咽:“小鸢,我们回晋城吧,不再管什么权力更迭,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沈鸢心下微颤,却一把推开他:“你受任宁王殿下,自该此间事了,再谈回家。何况你我之间,早无可能……我这样的身份,随便哪个人都能处置了,现在离开只有死路一条。可我想活,不想死。”

一滴眼泪倏然滴落。

沈鸢转过身去,继续说:“我生下来就没人要,跟着乞丐混混长大。我的过去远比你想的悲惨。正因为所得的爱不多,才格外珍惜那一点特别。宇文奕的一饭之恩,你的生死相救,于我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

她回头,目光悲切:“可你知道吗?陆之景,我的这两份真情,都是你打碎的。”

她一步步向陆之景走去:“一年折磨,我方知爱你代价深重;一刹真相,我方知过往所作错上加错。”

她的话如诉如泣,陆之景苦笑一声,眼角含泪,悲伤不能抑制。

第二十三章:布局

“我会为我做错的偿还。”

陆之景的话传入耳中,沈鸢扬唇一笑,不再多言,径直掠过他起身往内院而去。

此后两日,沈鸢每每教习小郡主时,总能得到不少便利和照顾。

只是猜测,也知是陆之景的安排。

这日,小郡主的课业结束,沈鸢绕过假山,行至小径时被迎面走来的陆之景拦住。

“二爷。”她屈膝行礼,正打算离开,被他一手拉住。

“宁王殿下有话要交代。”

他话音刚落,便看见宁王从侧面出现。

“沈娘子,之景将你的事都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你迷途知返,想必也是信得过的。”宁王双目如隼,直直看着她。

“殿下若有任务,尽管吩咐,沈鸢在所不辞。”沈鸢垂首说道。

得了沈鸢的承诺,宁王大笑一声:“好。我要你告诉宇文奕,我在拉拢你进入我的麾下。”

宁王说完,沈鸢只觉一头雾水。这不就是直接告诉宇文奕她叛变了吗?

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陆之景开口解释:

“外人来看,我押你往凤阳是为丢失玉宝来请罪的。故而,如今只有你才知道玉宝的下落,宁王殿下想拉拢你也无可厚非。”

沈鸢脑中一闪灵光,接着他的话说:“若我与宇文奕讲明此事,他会更信我,说不定会让我佯装答应殿下的拉拢,成为他打探消息的棋子。”

“不错,我们也能将计就计,把假消息给宇文奕,以此设局,诱敌深入。”

陆之景眼中浮现赞赏的光,面带笑意地看着沈鸢。

沈鸢深呼吸一口,向宁王行礼道:“殿下,沈鸢知道了,定不负期望。”

宁王点点头,挥手让她离开了。

沈鸢错身向垂花门走去,陆քʍ之景久久目送,身边忽地起了笑声,只听宁王说:“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啊。”

“是臣下伤她太深,错在臣下。”

夜深,沈鸢静静等在屋内,她已传信给宇文奕,ɯd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见过都督大人。”

屋外侍女的声音响起,沈鸢转头看去,只见门乍然推开,宇文奕迎面走来。

“唤我是为何事?”

他不曾关门,披风上还带着露珠。

“今日去宁王府教习,宁王殿下想拉我进他麾下。”沈鸢回答。

宇文奕冷笑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哦?那你是怎样想的?”

沈鸢站起来,将手中的的璎珞递与他:“大人可还记得曾经赠我的这只璎珞?从大人救我那刻开始,沈鸢便决定,此生只为大人效劳。”

宇文奕落在那璎珞上的目光沉了沉,一甩披风,转过身去:“宁王拉拢,你去便是,正好也帮我看看都有哪些人为宁王效力。”

说完,他便背身离开,大ʟʟʟ门砰的合上。

他走后,沈鸢才松了口气,失重地跌坐在椅子上。

宇文奕老谋深算,她还真怕他不信她。如若不信,此时等待她的只有无尽的酷刑。

已到初春,宁王府内渐渐染上绿色。

花园桌前,沈鸢竟被宁王唤着同坐,与之一起的还有陆之景。

“三月六,按照规矩,陛下需前往农郊行春耕礼,宇文奕作为九扇门都督,也要按例前往保护,此时正是动手的好时机。”

第二十四章:春耕礼

沈鸢抬头看向说话的陆之景,他脸上早不似之前白净,倒历练出了许些厉色,想来这些时日在宁王手下也奔波不少。

回看宁王,沈鸢问:“殿下是想在春耕礼上动手?”

“不错。”宁王淡淡饮了口茶,继续说:“而且我要你告诉宇文奕,我准备在春耕回程时,安排刺杀。”

一眼望去,宁王眸色深深,显然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这两日,宁王牺牲了手下两员大将,才帮助沈鸢成了宇文奕极信任的人。时局紧迫,宇文奕手头上也有不少军机要事要处理,对于沈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