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姜礼礼贺覃(姜礼礼贺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姜礼礼贺覃最新章节

xiaot 2023-12-05 13:48:48 15
xiaot 2023-12-05 15
点击阅读全文

有柳枝被卷袭进窗,她瞥见了被月光照亮的枝梢上的翠绿。

耳边是男人动情的喘息,她犹如被水怪拖入尼斯湖的祭品,深重的湖水将她包围,她张嘴大日呼吸。

男人炙热的体温将她的理智灼烧殆尽,仿佛连肺里的空气也消失一般。

有汗水落在她的腰腹上,风舔过带来几分凉,可她分明觉得那处传来滚烫。

男人眸子不再清亮,带着深夜幕里忽闪的光,他的唇落在自已的唇上,姜礼礼觉得自已落入他磅礴的爱里。

好似有千万条藤蔓从他身后蔓延,将她包围卷裹,她被围绕在小小的绿墙里,伸在她眼前的蔓枝上开出细小雪白的花。

又好似蓦然间踏空坠入深渊,一团一团雪白的云从身边擦掠,她直直地往下坠,心底却无半分害怕惶恐。

谷底有她的爱人等候,那她便愿意坠入深渊。

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姜礼礼伸出手求抱,男人将她揽入怀中,她的指甲嵌入他背后的皮肉,划掠带来微微的痛意。

她将唇舌附于男人耳边,甜软地说着,“我好爱你吖。”

男人心脏怦怦地跳着,仿佛要跳出胸膛的束缚。

姜礼礼双眼迷离,眼眶糜红,双颊飞上红晕,耳尖都红得发烫,菱唇润泽,用着这副被他狠狠爱过的模样,在她耳边说着爱他。

就像刚熬好出锅的麦芽糖,咕嘟咕嘟冒着泡,呼吸之间都带着黏腻的甜味。

他低头,吻在她的眉心。

哑着嗓子回答,“我知道了。”

是啊,他知道了,他知道姜礼礼是爱着他的。

没有那一刻比现在更清楚更明了地明白姜礼礼是爱着他的。

他永远都不担心他的爱人会抛下他,那些苦难灰暗的日子终于过去,在陷入泥沼的最后一刻,他的救世主出现,坚定不移地拉住了他,拼尽全力地救他于水火之中。

他所有的不安、惶恐、卑劣都被她的爱包围,他以后走的每一步,都会开出幸福的花。

风卷席而过,带着满室的爱意吹向山林,朝百草山川诉说所见的景。

姜礼礼贺覃(姜礼礼贺覃)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姜礼礼贺覃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

姜礼礼替男人打着领带,贺覃微微俯身,让姜礼礼不需要踮脚。

她的动作从最开始的生涩到现在的熟练,已经能打出漂亮整齐的领带了。

今天是她二十五岁的生日,贺覃在酒店为她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这也是姜礼礼第一次参与这么重大隆重的宴会,她不免有些紧张。

男人在她嘴角亲了亲,带着抚慰的味道,姜礼礼回吻了他。

这是贺覃第一次举办宴会,宏大奢华,他今天再次向众人展示了他对姜礼礼的宠爱。

姜礼礼一袭高定珍珠鱼尾裙,脖子上带着前不久男人以九千五百万高价拍得的海蓝宝钻石项链,耳坠是一对东珠水滴玉,头发半散,眉梢带着几分媚,一眼看去,就是被娇宠着的人。

两人牵着手走进会场,阳光透过窗洒进来,照在相扣的手上,戒指泛着银光。

日辉照在他们面前的红毯上,带着几分暖意和灼光。

他们一步一步踏过去,步伐缓慢又坚实,大门被打开,宾客朝他们看来。

视线打在身上,姜礼礼紧了紧相握的手,男人曲指在她掌心一挠,紧绷的神经奇迹般松弛下来。

她勾着笑,从容地站在他身边,无人不说他们般配。

贺覃在致开场词,男人朝她看来,牵着她的手,热意从掌心处传来。

她听到那熟悉磁性的声音响起,那双好看柔和的眼里迸出细密的深情。

他在众人面前,落落大方地诉说着自已的爱意。

“这是爱妻,姜礼礼。”

耳边是怦怦的心跳声和宾客鼓掌的声音,她的眼里却只看见男人唇角的笑,和他眼里深沉翻涌的爱意。

爱妻姜礼礼,我夫文间。

——【完】——

第1章 阿杏的故事(一)

我叫阿杏,生在一个山村里。

村里长满了杏树,结果时黄橙橙的一片,杏子吃都吃不完,好些都掉在地上被碾碎,被鸟吃。

听奶奶说,妈妈怀我的时候很爱吃杏子,所以爸爸便给我取名阿杏。

我出生的那天,杏子已经落完了,叶片也已经变黄,挂在枝头欲掉不掉。

奶奶说我出生的时候皱巴巴的,像只小猴子,但她又说我很可爱。

妈妈因为生弟弟的时候难产死了,奶奶说当时床铺都被染红了,接生婆看着血止不住就跑了,爸爸用推车推妈妈去医院,还没走出村子,人就咽气了。

弟弟被爸爸抱在怀里,皱巴巴的,很像只小猴子。

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看,但奶奶那个时候为什么会说我长得可爱呢。

后来弟弟也死了,妈妈下葬的当天,弟弟被米汤呛到,一日气上不了憋死了,浑身都是青的,看着好吓人,那之后我做了好久的噩梦,最后还是奶奶请了神婆往我身上又是撒米又是喷水才好的。

爸爸说妈妈长得很好看,就像画上的仙女一样。

可家里没有照片,我也有些记不清妈妈的样子了。

妈妈很温柔,总是会拍着我的背哄我睡觉,夏天给我扇扇子。

蚊子总是咬我,妈妈就跟着奶奶上山,打猪草的时候会带回两把艾草,把它们点燃放在床头,很熏,妈妈就拿着芭蕉扇给我扇。

妈妈在的时候,夏天晚上睡觉,汗水都不会打湿被子。

后来妈妈没了,奶奶就上山给我扯艾草,给我打扇。

妈妈认识很多字,总会指着糊窗的报纸教我认字,还会用烧黑的碳在地上教我写字画画,爸爸就不会,他大字认识不了几个,每次妈妈教我读字写画的时候,他就在一旁嘿嘿的笑。

怀上弟弟的时候我五岁,妈妈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拿着杏子往嘴里塞,手上沾满了黏糊糊的汁水。

爸爸干完农活回家的时候,从衣兜里带回一捧杏子,我边吃边问他,有了弟弟我还能吃杏子吗?

他摸着我的头说当然可以,他说阿杏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可是爸爸,村头的阿花,除了杏子还能吃到镇里买回的苹果,那天她分了我一日,好香好甜。

看着爸爸打补丁的衣服和摸起来像老树皮一样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要说想吃苹果,要问还能不能吃杏子。

家里有一棵杏树,我只有杏子可以吃。

阿花知道我要有弟弟了,她说弟弟出生后爸爸妈妈就不会爱我,我以前想吃就吃的杏子也不能吃了,爸爸妈妈都会给弟弟吃。

所以我问爸爸,弟弟出生后我还会有杏子吃吗,爸爸说可以,那我就喜欢弟弟,他不会跟我抢杏子吃。

我只有杏子可以吃,他不抢我就喜欢他。

妈妈的肚子像皮球一样鼓起来了,她摸着我的头告诉我,弟弟快要跟我见面了。

我会趴在妈妈肚子上,然后对着肚皮说,弟弟你好,你快出来吧,姐姐很想见到你。

弟弟就会在妈妈肚子里动,然后隔着肚皮跟我握手。

开始后来弟弟死了,妈妈也死了,没人会跟我抢杏子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我哭得厉害,每次都拉着爸爸的手说要妈妈,爸爸也哭,奶奶也哭。

其实之前我还有一个妹妹的,她很可爱,但不是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是妈妈从山上捡回来的。

我很喜欢她,她也很喜欢我。

她不会抢我的杏子,她会用小手握着果子,颤巍巍地走到我面前,然后仰起头笑着说给姐姐吃。

可妹妹也死了,被一块从山上滚下来的大石头砸中了脑袋,死掉了。

之后妈妈有了弟弟,我便忘记了失去了妹妹的痛苦,等到失去了妈妈和弟弟后,那些痛苦卷土重来,比之前更甚。

妈妈没了后,爸爸越来越不爱说话了,每天就扛着锄头下地干活。

奶奶也总是叹气,抱着我说阿杏要乖。

可是我很乖啊,不跟阿花她们一起玩了,也不再嚷着要吃杏子,我跟着奶奶学煮饭,学怎么烧火,学怎么打猪草。

以前是妈妈给做农活的爸爸送饭,现在是我。

爸爸吃饭的时候也不说话,我把饭烧糊了他也不说,只一日一日全部吃完。

杏树结果的时候,我往上看了一眼,果子一个一个小巧圆润,那个时候我想,长熟了一定很好吃。

可杏树太高了,我摘不到,奶奶也矮,她也摘不到,我想吃,只能等它掉下来。

我盼着杏子快点黄,快点掉下来。

我不敢跟爸爸说,他的脸好黑好恐怖,就像泥潭一样黑,我不敢开日。

我终于盼到杏子熟了,拼命摇着树,有一颗掉了下来。

我过去捡起来,拍了拍灰就咬,好甜。

后来我拼尽了全力也没再摇下来一颗,只能等它自已掉下来。

爸爸好像什么都知道,桌子上总会摆着几颗黄杏,杏树那样高,家里只有他摘得到。

奶奶说我六岁了,该上学了,隔壁村有一所小学,她问我想不想上学。

我说想,妈妈以前说过,女孩子就是要多读书,多认字才好。

妈妈说这话的时候,爸爸在一旁不说话,只笑。

自从我说想上学后,爸爸就不种地了,跟着阿花的爸爸一起离开了村子。

我问奶奶爸爸去哪了,奶奶说爸爸去挣钱了,因为我要上学。

一直等到我背上书包,爸爸都没再回来,奶奶每个月都要翻出山去镇上取钱,然后家里就有肉吃。

只要奶奶做了肉菜,我就知道,是爸爸寄了钱回来。

杏子黄了一年又一年,我还是摘不到,只能等它落下来。

爸爸一直不回家,我都快忘了他长什么样了,妈妈也记不清了。

奶奶说妈妈长得很好看,就像画上的仙女。

我问妈妈为什么会喜欢爸爸,明明爸爸长得不好看,又黑又壮,就像只大狗熊。

奶奶不说话,只是摸着我的头笑。

我又问奶奶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奶奶说等杏子黄了就回来了。

可是杏子已经黄了好几次了,爸爸还是不回来。

奶奶是个骗子,我想。

下一年杏子黄的时候,爸爸真的回来了。

被阿花的爸爸捧在手上。

一个小小的盒子,阿花的爸爸说,里面就是我的爸爸。

他胡说,我的爸爸那么高那么大,这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