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桑萝陆驰的书名 桑萝陆驰免费章节阅读

junma 2023-12-06 14:45:07 18
junma 2023-12-06 18
点击阅读全文

到桑萝打过来的1888,他问:“什么意思?”

“没有礼物,那就有个红包。过生日总要喜庆点。”桑萝的视线落在远处的一盏路灯上,她声音轻柔,“这是我外公教我的。”

谢浔顿了下,还是收下那笔转账,眸里原本无波无澜的情绪抖动了下,多了些不易察觉的温度。

他没告诉桑萝。

他从十七岁开始,那个会给他过生日的人,就再也不记得他的生日了。

他自己也再不想过生日。

桑萝之后两天,加班加点改了傅菁的计划,然后又和晏书锦去了一次看守所。

只是这次。他们没去找李燕南,而是去找了周国兵。

周国兵额头有伤,说是他之前不配合调查,和一个看守的警察打架造成的。

他看见桑萝,眼睛里就跟淬了毒一样,恶狠狠的盯着她:“你来干什么?”

桑萝抬手敲了敲桌子,开门见山的问,“宋音音去找李燕南的事,你知不知道?”

“知道啊。”周国兵嗤了声,他浑浊的眼睛里透出一丝精明,“我就知道你肯定会为了这个来找我,李燕南那个蠢货,现在还在给那小绿茶说话对不对?”

桑萝脸色微沉:“你果然知道。”

周国兵最近被关在里面,整个人都消瘦了些,只是身上那股二流子的痞气不减反增。

他大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狡猾的眼神在桑萝身上打量片刻,最后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还有证据,你要不要?”

第263章步

周国兵脸色阴毒,看着桑萝的时候,眼里全是冷笑。

他咧嘴露出焦黄的牙齿,“只要你把老子撤诉,老子就把证据给你,那小绿茶撺掇你妈那个没脑子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桑萝陆驰的书名 桑萝陆驰免费章节阅读

周国兵故意压低嗓音,制造出一种紧迫感:“怎么样,划算不?”

桑萝平静又沉默的看着他。

周国兵这边对李燕南的动态清楚,是必然的事。

但桑萝一开始没有来找他,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桑萝知道,周国兵这人奸猾,而且不一定会说真话。

周国兵被桑萝看着也不害怕,仍旧老神在在,“反正东西在我这,答不答应随便你。”

从看守所出来,桑萝的脸色一直没变过。

晏书锦问他:“周国兵说的,你怎末考虑?”

“不可能。”桑萝语气坚定。

外公去世,周国兵才是真动手的那个人,桑萝还不至于为了拿到宋音音的证据,放过周国兵。

尤其是,周国兵的话,还并没有可信度。

晏书锦点点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他带着桑萝往停车场去,不时闲聊两句:“陆爷爷回来了,我听说下周,陆家要给他过生日。”

他问桑萝,“你会去吗?”

圈子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有接触,更何况陆家跟晏家本来就关系不错,一直走动着。

所以也知道陆家老爷子,向来对桑萝十分偏爱。

桑萝说:“爷爷和我说过了,会去的。”

“我听说谢浔那边有个学习机会给你,你拒绝了?”晏书锦又问。

桑萝回眸看了眼看守所的门,“有些事情不处理完,我放不下心。”

“如果是李燕南和周国兵这边,我可以帮你盯着。”晏书锦沉思片刻,缓着情绪劝说桑萝,“你既然想在这行做下去,就不能拖泥带水,苑苑,你总要更多的为自己考虑。”

晏书锦说的话,桑萝不是不明白,只是她现在没办法那么快让自己释怀外公的去世,所以才得揪着李燕南和宋音音的事情不放。

桑萝在一个商圈附近下车,她准备去给老爷子准备生日礼物。

老爷子的生日请了她,她自然不好空手去。

买好礼物后,她刚付完钱,微信消息框就弹了出来。

是小叶发过来的:“桑萝姐,宋音音和陆总吵起来了,看起来挺严重的,好多人都在说是因为你。”

桑萝眉心一皱,回复她:“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天你不是来公司给陆总送文件吗,公司这几天都传的沸沸扬扬,说你和陆总死灰复燃,宋音音这几天脸色都跟结冰一样。”

“前两天还好,只是开会的时候怨妇一样的望着陆总,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直接在办公室里吵起来。”

小叶飞快的发过来几条消息,桑萝看着字句里透露出来的八卦和探究,沉默片刻,收了手机。

宋音音和陆驰为什么吵架,她并不关心。

与此同时。

陆驰办公室里,淡淡的檀香味弥漫在空中,宋音音脸上挂着泪水,哀怨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陆驰一身深色正装,衬托得整个人都冷峻淡漠,清晰分明的下颌线让他看上去更添几分果决。

他神情冷静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文件,眉心微蹙,连抬头看一眼宋音音都没有。

到底还是宋音音忍不住。她哽咽着嗓音出声,“阿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你有没有想过。我才是你女朋友啊!”

陆驰翻文件的手一顿,他语气不变:“我说过,你想多了。”

“公司的人都看到她来给你送文件了!你们要是晚上没在一起,你怎么可能把文件落在她那里?”

“是不是她勾引你的?她天天借着工作的借口往你身边凑,我就知道她对你还不死心!”

宋音音的语气里已经有些嘶哑,她看着陆驰,企图从他嘴巴里得到一个回答。

然而陆驰却是放下文件,抬起黑沉的眸子,不轻不重的看向宋音音:“你觉得她是借着工作来故意勾引我?”

“难道不是吗!”宋音音想起自己听到的那些人的议论,心里就嫉妒的抓狂。

那些人说的多肯定啊,说果然还是桑萝站在陆驰身边更配。

她桑萝有什么资格?

不就是会靠着一张脸和装腔作势的模样,到处勾引男人,用自己的身体换取合作吗!

宋音音想到耿明翔和自己说的话,心里涌起一股厌恶,她看着陆驰,咬咬牙,狠心说道,“阿笥,你别被她骗了!桑萝这个女人,真的很恶心,她出去谈生意都是靠出卖色相的!”

陆驰这下彻底停了手里动作,他眉毛微微上挑,黑冷的瞳孔里看不出多少情绪,他盯着宋音音,喉结上下滚动,随即漫不经心的问道,“她的业绩都是睡出来的?”

宋音音以为陆驰还不知道,连忙点头:“我最近和荣华的负责人在联系,他说、他说桑萝以前试图勾引他——”

宋音音说到这里似乎觉得很难堪,唇角微微抿着。

她说话的时候,脸上仍旧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陆驰的眼睛里面盛满了委屈和欺辱,像是陆驰做了多对不起她的事一样。

宋音音眼泪像是不要钱的一样,她顶着陆驰黑沉的眸光,脸上挂着刻意的倔强,“阿笥,她现在还和谢浔不清不楚,还有晏书锦,你不想想如果不是因为她会用手段,这些人怎么可能那样帮她?”

陆驰脸色微微沉落,宋音音在办公室里哭哭啼啼的声音很大,外面的总裁秘书处几乎都能听到。

她尖锐的嗓音停下,就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unm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