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霄长乐苏璃欢最新更新章节小说_霄长乐苏璃欢(苏璃欢霄长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_(霄长乐苏璃欢)最新章节

小红 2024-03-05 03:01:27 14
小红 2024-03-05 14
点击阅读全文

苏璃欢霄长乐 的小说名字是 霄长乐苏璃欢 ,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书籍,由作者苏璃欢编写,这本书百看不厌,构思新颖,霄长乐苏璃欢的简介是:翌日。晨光微明,金乌从地平线缓缓升起,霞光洒满大地,凉风带来树叶的清香。苏璃欢青丝如海藻般铺满整片草地,在朝霞下,她浑身洁白,周身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犹如下凡的仙子。“皇上、皇上……”谁在旁边说话?“住口!”睡梦中,霄长乐厉声斥道。

封面

《霄长乐苏璃欢》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

晨光微明,金乌从地平线缓缓升起,霞光洒满大地,凉风带来树叶的清香。

苏璃欢青丝如海藻般铺满整片草地,在朝霞下,她浑身洁白,周身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犹如下凡的仙子。

“皇上、皇上……”

谁在旁边说话?

“住口!”睡梦中,霄长乐厉声斥道。

李茂全身子一僵,马上颤栗着跪下,“皇上,奴才救驾来迟,请您恕罪!”

他一跪,身后跟着的一众大内侍卫,亦整齐划一地随之一道跪下。

“请皇上恕罪!”

震天的声音,惊得林中的鸟儿齐齐扑簌簌地飞远,逃离这危险之地。

而霄长乐也终于被扰得从春梦中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睁开一双凤目,先淡淡地在李茂全等人身上扫过,继而又看一圈四周,随后,薄唇微抿,不悦地问道:“苏白呢?她人在何处?”

“回皇上,苏大人此刻已经回府了。”

“回府?”霄长乐眸光如刃,冷声道:“她竟敢将朕抛在这里,自己独自回府?”

李茂全被他的语气吓得一抖,忙颤声回道:“皇上,苏大人因见您伤势严重,这才深夜下山给在京中搜查的奴才送信的,本来她是要随奴才一道来的,可是,刚一指明方向,她便晕了过去。奴才无法,只好先派人送她回苏府了。”

闻言,霄长乐的怒气这才散去。

可是紧接着,他又蹙眉道:“你说她晕倒了?快,给朕备马,马上去苏府。”

一定是他昨夜动作太大、伤着她了。

“皇上,您身受重伤,咱们还是先回宫吧。”李德全忙劝道,“何况,那批刺客的幕后之人还没抓到呢,如今京中实在危险。”

他这话,倒是提醒了霄长乐。

的确,那些刺客胆敢在京中最大的酒楼行刺,那么肯定还有后招。

他倘若此刻去苏府,只会给她带来危险,也会曝露自己的软肋。

这般一想,霄长乐便淡淡道:“回宫!”

因为被刺一事李茂全已经暗中将消息压了下来,所以回去时,阵仗倒也不十分大。

然而为了安全起见,这次在马车四周安排的侍卫和暗卫加起来是昨日的几倍有余。

时辰还早,宽阔的街肆上并无太多的行人,只有一些卖早点的铺

子开了门。

马车辘辘,转过了朱雀大道,自苏府跟前驶过,又一直朝着皇宫朱墙的方向而去。

直到车辆走远,苏璃欢这才自门前的石狮子背后闪身出来,怔怔地看着消失在街角的马车背影。

“小姐,我们进去吧。”一旁的兰馨道。

苏璃欢点点头,折腾了一晚,她此刻一丝力气也无,便靠在兰馨身上,往清苑行去。

回到房中将门关紧,兰馨这才着急地问道:“小姐,您昨夜去哪里了?没出什么事吧?”

说着,她一脸担忧地看着苏璃欢。

昨日小姐一夜未归,她在清苑中也是担惊受怕、一宿未眠。

今天一早,她便焦急地守在府门口,恰好遇上了被送回的苏璃欢。

她看着极为吓人,衣物凌乱,上面有大片黯沉的血迹,嘴唇苍白发青,尤其是整个人还失魂落魄的。

一想到昨夜,苏璃欢微微垂睫。

她现在浑身都痛得厉害,然而最痛的,还是她的心。

强挤出一丝笑意,她道:“我没事,昨天遇见了歹人,幸好得一位英雄相救,这才躲过一劫。这件事你别告诉老爷、夫人,免得他们担忧。”

“小姐放心,兰馨明白。热水已经备好了,兰馨服侍您洗个澡,再上床躺会儿吧?”

“好。”苏璃欢轻轻点头。

因为身上处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尤其是双腿间,更是红肿不堪,苏璃欢也不许兰馨近身伺候,自己挣扎得泡了半刻钟澡,又回到床上,闭眼补觉。

睡到近正午时分,苏璃欢被外头的声音吵醒。

于是唤了兰馨进来,问道:“外头何人在说话?”

“回小姐,是夫人房中的绣春姐姐,说夫人请您过去一道用膳,有事相商。”

苏璃欢闻言,便道:“你让她先回去,说我随后便到。”

一时兰馨伺候着她起身梳洗,又给她挽了个家常的流云髻,主仆二人这才徐徐往苏夫人院中去了。

“娘。”

“白儿,今天怎么气色有些不好?”苏夫人并不知晓昨日的事。

“女儿没事,大概是昨夜没有睡好,娘找女儿有什么事吗?”

说到这个,苏夫人笑了。

她拉着苏璃欢走到自己跟前,细细地从头到脚打量她一遍,又是欣喜,又是感叹。

第012章镇定

转眼便过了半月。

这些日子,虽然霄长乐没有大张旗鼓的追查行刺之事,但是朝中众臣及京中百姓皆嗅到了紧张的气氛。

先是朝中几位大臣接连被下狱问斩,接着,又是先帝的六皇子,如今的景王被一道圣旨软禁,这一切无不昭示着近日又发生了大事。

一时满堂朝臣人人皆自危,那些贪腐滥权的自是不提,便是那些素来为官清正的,亦是谨小慎微,每日上朝、递奏折时皆格外小心,唯恐引火烧身。

这一日,早朝刚毕,苏欺程正随着同僚往翰林院行去,半途却被一个小太监叫住了。

“苏大人留步,皇上有请。”

苏欺程闻言,步子微顿,拱手道:“下官这便去,劳烦公公带路了。”

又跟几位同僚打了招呼,这才跟着那小太监往御书房行去。

穿过重重宫阙,踏着光滑平坦的宫砖,转眼便抵达了御书房。

小太监依旧是停在殿外,让苏欺程自行推门进去。

殿内寂寂,不闻人声。

只见霄长乐正坐于案前执笔画着什么,一直伺候的近侍李茂全都不见踪影。

“臣苏欺程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

“苏皇上。”

苏欺程起了身,便站在原地垂手屏息,等着接下来的问话。

数日前,妹妹苏璃欢跟他说的话还言犹在耳。

“哥哥,昨日我不小心在皇上面前暴露了身份,露出了女子的面貌。但是他那时正高烧,我又哄骗他说是在梦中。这几日皇上可能会召见你,你可要当心。”

想到即将出嫁的妹妹,他的唇微抿。

为了妹妹,为了苏府,他今日无论如何都要镇定,绝不可慌张。

“苏白,”看着低头垂首的人,霄长乐的语气温和又亲密,他停下手中的朱毫,唤他道:“朕刚刚作了一副丹青,你且来瞧瞧。”

“是。”

苏欺程忙走至案前,垂眸朝铺于其上的宣纸上看去。

一瞥之下,虽则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仍旧暗暗一惊。

只见洁白的宣纸上,一人身着绯色官服,傲然挺立,朱唇含笑,纤腰款款,仪态风流。

乍一眼看,这人跟他的五官一模一样,别无二致。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