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宋汐贺柏年(宋汐贺柏年)是什么小说-美文赏析宋汐贺柏年抖音热文分享

junma 2023-12-07 18:06:47 18
junma 2023-12-07 18
点击阅读全文

在他眼里读到过不耐烦,只是我一直以他未来的小媳妇儿自居着,从没往心里去过。

如今我明白了,他对我的忍耐和纵容,与当年那个可笑的约定无关。他早就烦了,只不过一直压抑着没有发作。

想必是中秋的聚餐,妈妈和阿姨说的话刺激了他,让他不分场合、不顾后果的大闹了一通。

或者他只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所有人,我和他之间没可能,让大家以后不要再把我们捏在一起说东说西。

清风,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我会完全按照你说的那样做,这是我最后一次听你的话。

清风,我深深喜欢着的少年,我要放下你了。

那天的上学之路,我和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清晨的阳光很好,我和他形同陌路。

我前脚进入教室,宋汐随后而来。从前都是他在前我在后,如今是我在前他在后,想想还挺有意思的。

同学们向来最喜欢取笑我们两个,他们说我和宋汐是比翼齐飞的鸟,从不落单。

见到我们两个先后出现,后排好几个男生捏着嘴唇打着尖利的呼哨,七嘴八舌的调侃着我们,“哟,比翼鸟飞来了。”

平时他们也这样说,我听了羞愤之余会悄悄的甜蜜。那时的我虽和他始终没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但我是真心的把他当成男朋友来对待的,用尽所有的力气对他好。

今天他们又这样说,话还是那些话,并没有变,我的心态却完全的不一样了。

下意识的侧脸去看宋汐,他沉着一张脸,双手插在裤袋里,面无表情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掏出本习题开始做。

看着他那副冷漠的样子,我的心口针扎一样的疼。

有些话说了,不能收回。

有些事发生了,结局早已注定。

既然你要和我撇清关系,那我就帮帮你吧。

我把书包放在座位后站到讲台上,对着台下五十几个同学第一次澄清我和宋汐之间的关系,“各位亲爱的同学,我和宋汐是对门的邻居,我和他一起来一起走,只是因为两家离得实在太近。让大家误会我很抱歉,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和宋汐除了是邻居,什么也不是,大家不要胡乱猜测,也别再拿我们开玩笑了,谢谢。”

走下讲台时,我看到了同学们诧异不解的目光,经过宋汐,不知是不是受伤的原因,好像他脸色更加的难看。

宋汐贺柏年(宋汐贺柏年)是什么小说-美文赏析宋汐贺柏年抖音热文分享

课间休息时,张青青拉着我跑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问我为什么要那么说。

我把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小丫头气得脸色都变了,“没看出来,宋汐这么狗吗?不喜欢就明说,谁也不是非得可他一棵树上吊死,干吗那么干啊,那不是明晃晃的羞辱人吗?”

我无奈的耸耸肩,“可能确实是我做得太过了,没有顾及他的感受,以后不会了。”

“小月,别难过,有姐妹儿在呢。以后,你一定会找到喜欢你的那个人。”青青给我来个熊抱,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我笑着点头,是啊,我还有很多的未来,我一定可以找到我喜欢、而他也喜欢我的那个人。

第6章算你狠

晚上放学我没有等宋汐,以后也不会再等他了。待我走到一半的时候,后边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我知道是他,但我没回头。

我仍然喜欢他,只是以后我会把这份喜欢压在心底,成为我一个人的事情。然后经历岁月的打磨,让他彻底从我的世界之中消失。

打那以后,我和他再没有相约过一起上学。虽然多数时候我们会在某个地方相遇,我也只是礼貌的点点头,再不会主动开口多说过一个字。

好多次,他停在路边,看上去好像有意在等我,嗫嚅着唇,似乎有话要和我说,我都装作没有发觉的略过了。

同学们都对于我那天在讲台上说的话并不相信,毕竟十多年了,我和他总是形影不离。听青青说,大家在背后为这事还特地开了几次小会研究,最终一致认为我只是和宋汐生气了,等我气消,自然又会回到之前的状态。

对此我不置可否,不信就算了,我总不能扒开人家的脑袋把我的想法灌输进去,反正事实会为我说的话做证的。

周四下午第三节是体育课,高三学子每天捧着书本习题册啃,一个个被折磨得眼冒金星、无精打彩,老师害怕我们再抑郁了,但凡体育课就会把我们全都赶到操场上,不跑个三圈五圈的不准停。

我因为亲戚来访肚子疼,和老师请假没有出去。

上课大概二十多分钟时,一个女同学踹开门就冲了进来,见到我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就往外跑。

“贺柏年,贺柏年,宋汐打球受伤了,出了好多血,你快去看看吧。”

听说他受伤了,我头脑一热,当时就急了,跟着她就往操场跑。

后来我回想这件事的时候,也很理解不了我自己。也许十多年我一直跟在他身后做舔狗已经习惯了,以至于只要听到有关他的事情,就会想要冲上去。

毕竟,我曾把他当成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操场中心围着一圈人,宋汐坐在地上,右腿屈起,小腿外侧的肌肉上有一大片擦伤。

他正垂着头查看伤势,眉头稍稍蹙起,不住的嘟起唇朝着受伤的部位吹气缓解疼痛。

“让开,贺柏年来了。”女同学大声喊道。

同学们听说我来了,动作整齐划一的向两侧闪开,给我留出条专用的通道。

宋汐忽然抬起头远远的望过来,漆黑的眸底有个什么情绪一涌而过,很快恢复成我最常见的冷漠。

我骤然清醒,不由停住脚步,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情不自禁的又主动凑上来,不由自嘲的扯起唇角。

我这是在做什么,听说他受伤了就什么都忘了的跑过来,真是天生的受虐体质,挨骂没挨够吗?

五十几个同学都看着我,似乎在等我我像从前那样眼泪汪汪的给他跑前跑后,又是拿水又是买药,小丫鬟似的照顾他。

可我不再是之前的我了,他不需要我做那些,我也没有必要再往他的跟前凑。

“扶到校园室处理一下吧。”我留下一句话,毫不迟疑的转身就走。

我的离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们在我走后立即展开热烈的讨论,说什么的都有。我全都当作没听见,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再回头。

时间很快溜走,转眼距离那天已经过去大半个月,我过得有些孤单,也有些自在。

宋汐的脸还是时常会在我脑海中出现,我努力的在他出现时转移注意力,强迫自己不再想他。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时候,我会拿出整本的数学题,一页一页的做。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大,星光点点。

下了晚自习,我抱着大摞的复习资料告别青青和小梓,一个人回家。

也许是夜色很美吧,我的心情不错,很有兴致的哼一首不知什么时候在哪听到过的一支歌。

正在我回忆下一句词儿是什么的时候,他从拐角另一侧走出来,在我跟前站定。

宋汐长得好,眉清目秀,皮肤白皙,身姿颀长,有着让女孩痴迷和喜欢的资本。

只是他长得再好又如何,早就与我无关了。

突然见到他,我不由心口一滞,不愉快的记忆一下子涌出来,心口揪着般的疼。

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牵扯,我向右侧错出一步想要离开。没想到,他居然也跟着我的脚步挪了一下,再次阻挡住我的路。

我有些烦躁,抬起眼看着他,尽量让目光看起来平静淡然,“有事吗?”

“没事不能等你一起吗,以前我们不是天天一起回家?”

我惨然一笑,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了,没有可比性,“没事我先走了,再见。”

我又往边上侧了一步就想走,他眼疾手快的抓住我的左臂,“小月,你这是干什么,有必要做得这么绝?”

“宋汐,我要回家了,麻烦你让让路。”

“贺柏年。”他咬牙切齿的低吼,“你究竟要怎么样,这是想和我老死不相往来吗?我不过说重了几句话,至于你记这么久?我不是道过歉了吗,什么时候你的心眼儿这么小了?”

我想他不明白,其实根本不是那几句话的事,而是他说那几句话的用意,这才是我在意的根本所在。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他所认为的不过是说重了几句话,对我来说,伤害有多么的大。

听他说得这么无所谓,我也来了脾气,抬起头正视着他,“宋汐,这不就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unm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