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萧偃时沈清欢(萧偃时沈清欢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萧偃时沈清欢小说萧偃时沈清欢最新章节(萧偃时沈清欢)

lanlan 2023-12-02 22:18:07 22
lanlan 2023-12-02 22
点击阅读全文

“边关告急,七日后我便要出征,我想再受一次姐姐指点。”

沈清欢这才见他身后有一柄长枪,枪尖上的红色枪缨与母亲曾给她的一模一样。

她眼眶一热,哽咽着点头:“好。”

马车路线一转,去了演武场。

红缨扬,长枪似游龙破乾坤。

沈清欢中了毒之后,武功尽失,却还记得每一步动作,只是再无法有任何威力了。

她从前并不觉得自己喜欢舞刀弄枪,可等到失去了,她才发现对她而言,那早已是融入骨血的东西了。

想着,沈清欢心口猛然刺痛了一下。

“姐姐小心!”

下一瞬,沈清礼焦急惊呼。

萧偃时沈清欢(萧偃时沈清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萧偃时沈清欢小说萧偃时沈清欢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萧偃时沈清欢)

沈清欢猛然抬眸,就见一支羽箭直逼她的心口!

她躲避不及,千钧一发之际,沈清礼用枪尖挑飞了箭,伸手拉住差点跌倒的沈清欢。

不经意探到沈清欢的脉象,他猛然一顿,诧异道:“姐姐怎的毫无内力?”

“我……”沈清欢不知从何作答。7

来不及多说,周围骤然出现了七八个蒙面人,就朝二人袭来。

沈清礼长枪一扬,挡在沈清欢身前,果断道。

“姐姐,你先逃,我来断后!”

沈清欢担忧地看他一眼:“清礼!我会尽快找援兵来!你定要保护好自己!”

在沈清礼的掩护下,沈清欢顺利逃脱。

当她带着御林军赶回去时,唯有沈清礼站在那里,一袭白袍已成红衣。

“清礼、清礼!”沈清欢双目通红地冲上前去,接住少年摇摇欲坠的身体。

“哐当——”

那柄笔直挺立的长枪这才掉落在地。

沈清欢的泪水倏然滑落,她紧紧抱住少年,摇摇晃晃将他抱起:“清礼……姐姐、姐姐这就带你去找太医!”

东宫。

沈清欢焦急的站在门外,等待太医出来。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沈清欢一转身。

“啪!”

一巴掌狠狠打在沈清欢的脸上。

是沈母!

沈母赤红的目中淬满恨意,抓着沈清欢的衣襟,凄声呐喊:“我张禾英英明一生,做过最错的事,就是生出你这么个覆宗绝嗣的孽种!”

沈清欢惨白的面上,红肿的巴掌印如血一般。

她的嘴唇颤抖着,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沈母被一旁的宫婢拉开,仍痛恨的看着沈清欢,如同看着最愤恨的仇人,厉声大喊:“你给我滚!滚啊!你怎么不去死啊!你死了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

沈清欢身子狠狠一震,心口似被一把利刃搅得粉碎!

垂着头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般缓缓走出东宫。

已然变了天,寒风刺骨,乌云沉沉。

沈清欢脚步踉跄,朝宫外走去。

宫门前,遇见了萧偃时。

沈清欢甚至忘了行礼,就这么看着他,喊了一句:“……殿下。”

萧偃时已经听闻沈清礼重伤一事,嗤笑一声。

这个女人大抵是嫉恨沈清礼替了她的身份,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

他心中如此想着,看着沈清欢的脸,却烦闷至极。

萧偃时别过头,漠然道。

“沈老将军马革裹尸而还,留下遗言:沈氏子孙当个个挺身而斗,为家国死,为百姓亡,方得无愧于祖宗!无愧于本心!”

“沈家儿郎该在战场上殒身,而非在功名逐利中苟活。”

沈清欢不知他为何要提这件事,茫然看着他。

萧偃时露出一抹凉薄笑意,在她耳边讥讽道。

“沈清欢,你也配姓沈?”

第10章

萧偃时的声音并不重,却如那轰隆雷鸣,狠狠击溃沈清欢残破的心。

萧偃时进了东宫,只剩沈清欢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

此时,乌云终于堆积到了极致,大雨一瞬间倾盆而下。

半晌,沈清欢才迈开沉重的腿往前走。

她走了很久才走到演武场。

咸腥的雨水夹杂着血的气味,那柄红缨枪还孤零零地留在那里。

那一瞬间,许多声音在沈清欢耳畔响起。

少年的眼神澄澈而坚定:“姐姐,我过几日就要随军出征了……”

沈母眸光憎恨:“你怎么不去死啊!你死了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

苏芷兰厌恶至极:“快滚!不要脏了我的眼!”

萧偃时神色讥讽:“沈家儿郎该在战场上殒身……”

沈清欢抹了一把发红的眼睛,弯下腰去,捡起那刻着“沈”字的红缨枪。

她紧紧抓住枪杆,指节用力到泛白,瘦削至极的骨头似要钻破皮肉。

——那这一次,沈家就由她来出征。

傍晚,下街药铺。

老大夫见到浑身湿透的沈清欢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叹息一声,要去为她拿抑毒的药。

沈清欢却说:“不用了。”

老大夫不解地看向她,沈清欢继续说:“大夫,我记得你有一味药,可让人暂且恢复武功。”

老大夫霎时脸色一变:“不可!这药的代价便是你的命!你若服了它只怕连半年都撑不下去!”

沈清欢惨白一张脸上,露出一个轻柔的笑:“我本就活不了几日了,不是吗?”

老大夫一瞬无言!

看着她坚决的眼神,终是重重叹了一口气,把药给了她。

沈清欢毫不犹豫地吃下,随即惨叫一声倒地!

丹田之处滚烫无比,偏又浑身冰凉,似陷入了冰火两重天。

在老大夫的帮助下,沈清欢才恢复了清明,她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这五年来多谢您,救命之恩,清欢唯有来世再报。”

大夫撇过头,不忍再看。

离开医馆,沈清欢就来到苏府。3

苏芷兰的丫鬟一脸的嫌恶:“小姐说不想见你!叫你滚远点!”

浑身湿透的沈清欢跪在雨中。

“求你转告你家小姐,这是我最后一次出现在她眼前,求她见我这一次!”

丫鬟见她怎么赶也赶不走,低骂一声“晦气”,关上了大门。

沈清欢跪在那里,单薄的身影如钟一般毫不动摇。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灯笼出现在她眼前。

沈清欢惊喜抬头,对上苏芷兰憎恨的冰冷目光。

苏芷兰恨道:“沈清欢,你能不能死远点?莫让我苏府染了晦气!”

沈清欢却罔若未闻,反倒露出一个释怀的笑来。

她认真道:“阿兰,我对亭义从来没有那种想法,那天我们碰面是想为你庆生,他那天其实是想要对你表达心意……”

“阿兰,你们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无论如何,能遇见你们,我真的很幸运……”

苏芷兰皱紧眉头打断她:“你闭嘴!我才不想听……”

就在这时,沈清欢突然起身,将一个香囊塞进苏芷兰手里。

她的的手像冰一般,苏芷兰被那死人一般的体温惊住,一时竟愣住了,没有将她推开。

“阿兰,我想求你一件事。”

“你的婚期快到了,能否在当日面圣之时,将此中物品交予陛下?”

沈清欢很快就收回了手,她重重磕了一个头,额头磕破,渗出血来。

“我这就要去军营里,随沈家军一起出征了。”

“求求你,就相信我这一次,仅此一次就好。”

语落,沈清欢走了,没有回头。

苏芷兰回过神来,就见她提着红缨枪渐渐消失在雨幕中。

她低头看手中的香囊,触电一般将它丢出去。

苏芷兰冷笑:“你以为我会信?”

她毫不犹豫地转身进了屋。

可入了夜,她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

屋外雨声依旧,脑海里不停浮现沈清欢那张惨白的脸……

忽地一道闪电劈下,她心中莫名一紧。

苏芷兰猛然起身,冲进雨中,在昏暗中摸索了半晌,才终于找到那破旧的香囊。

死死攥紧于手中,她却忽地一愣。

里面有东西……

快步回到房间,苏芷兰拿起香囊端详,却愣了一下。

封口的绳结是她与沈清欢、温亭义小时候自创的结法,只有他们知晓如何解开。

苏芷兰心一颤,却冷笑一声:“呵!装模作样!”

解开绳结,苏芷兰心跳莫名加快,犹豫了好一阵才缓缓打开。

一打开,是一个半边的玉佩。

上方刻着“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字是温亭义亲手刻上的,她记得他的笔触!

苏芷兰猛然一震,她在五年前就与温亭义表明过心意,并送给他半枚玉佩,与自己的是一对。

她有些惊慌地拿出自己的玉佩,两枚玉佩完整契合。

难道……沈清欢说的是真的?!

苏芷兰一想到这个可能,霎时间心口却突然沉重万分,呼吸不上来。

只因若是真的,沈清欢为什么要瞒着她?!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anl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