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叶萧远秦郁璃的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主角名字是:叶萧远秦郁璃的小说在线免费在线阅读大结局

xiaosuo 2023-12-04 22:42:13 13
xiaosuo 2023-12-04 13
点击阅读全文

接着秦郁璃便从一屡孤魂变成了摄政王府上的小妾——秦乐嫣。

她看着自己残破的墓碑,忍不住苦笑。

这时,急促的马蹄声骤然响起,一辆华贵的马车在墓碑前停下。

秦乐嫣闻声望去,目光死死凝在那人身上,眼里爱恨交织。

来的人正是她青梅竹马,也是当年亲手将她斩杀的人——大启摄政王叶萧远!

许是目光过于强烈。

叶萧远偏头,对上秦乐嫣复杂的眼神。

四目相对。

下一刻,便有侍卫将刀架在秦乐嫣脖颈上。

“你是何人?胆敢惊扰王爷!”

寒意透过冰冷的利刃钻入肌肤,秦乐嫣下意识生出一股恐惧。

当年,叶萧远他戳穿自己女儿身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刀割破了她的咽喉。

但比起利刃割喉,更痛的是叶萧远的背叛。

秦乐嫣攥紧手心,忍下胸膛内翻涌的情绪:“我是王爷府中的小妾,秦乐嫣。”

虽为叶萧远的小妾,可他几乎不踏足后院。

这还是叶萧远第一次见秦乐嫣。

他凝眉,语气冰冷:“你来干什么。”

秦乐嫣知道现在自己身份低微,但她做不到心平气和:“我来祭拜这位将军,可怜她为大启戎马一生,竟然会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叶萧远眼眸骤深,冷笑:“秦郁璃这般祸乱朝纲的人,居然也有人为她惋惜。”

秦乐嫣心口像是被利剑刺中,疼得厉害。

叶萧远秦郁璃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主角名字是:叶萧远秦郁璃的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

她在战场上受过的所有伤,都痛不过叶萧远给的这句话。

且当年女扮男装一事,明明叶萧远早就知情。

他还许诺说待她凯旋,便想办法恢复她女子的身份,与她成亲。

可她等来的,却是将军府的覆灭。

此刻,秦乐嫣只能维持着脸上的笑:“我只知晓若没有秦将军平定祸乱,大启不会有如今的安稳。”

叶萧远沉沉看了她一眼,良久,才开口下令:“送她回府。”

侍卫上前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秦乐嫣只能离开。

上马车前,她回头看见叶萧远站在墓碑前的背影。

莫名的,秦乐嫣竟会觉得他孤独。

她摇了摇头,将这个可笑的想法抛出脑外。

不多时,马车抵达王府。

送她回来的侍卫突然提醒:“姑娘日后莫要在王爷面前提起秦将军,特别是你们还同姓,这样非但不能吸引王爷注意,反倒惹得王爷厌恶。”

秦乐嫣知他是误会了自己,但也不欲多说。

倒是她从来不知道叶萧远对自己的厌恶竟如此之深,已经到了不能提起她的程度。

心里只觉得好似被砂纸反复研磨,一阵阵的疼。

秦乐嫣朝侍卫道谢,独自进了王府。

在秦乐嫣身上醒来半月,她还是第一次踏入王府前厅。

一入府,秦乐嫣便觉胸口沉闷,难以喘息。

她下意识往前院深处去,只觉府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自己。

从前,叶萧远常常带她来王府,她轻车熟路便避开守卫,来到叶萧远的房间。

屋内冷气森森,寒意逼人。

秦乐嫣拢了拢大氅,看见墙上竟然挂着自己的画像。

画上的秦郁璃身穿黑甲、手握长枪,灵动的好像能从画中走出来。

若不是用情至深,绝不会画的如此纤毫毕现。

可叶萧远又怎么会对她用情至深?

秦乐嫣一颗心脏扑通扑通跳跃起来,忍不住抬手去摸。

下一秒,机关转动声传来。

画像自动收起,露出一扇古朴漆黑的大门。

秦乐嫣有所感的推开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副巨大的冰棺,而冰棺之中,赫然躺着她的尸身!

第2章

秦乐嫣仿佛置身冰窖,由里而外地感到冷。

叶萧远居然把她的尸身藏在房间里三年!

可要是他爱她,又怎么会揭穿她的身份,亲手杀了自己?

秦乐嫣不敢相信地走近冰棺。

冰棺之中,她的尸体面色红润,竟只像是睡着了般,就连她常用的红缨枪也放置一旁,崭新如初。

秦乐嫣不禁伸手想要触摸,身后猛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谁准你进来的!”

叶萧远暴怒的声音响起,紧接着秦乐嫣就被一股大力挥开。

她狠狠撞在墙上,后背传来钻心的疼。

却见叶萧远小心翼翼的去探查冰棺中的尸体,似是唯恐秦郁璃出意外。

可她已经死了。

一具死尸又能出什么意外?

后背的疼渐渐蔓延到心口上,秦乐嫣满含苦涩的笑了笑:“人人都传王爷厌恶秦将军至极,如今却将秦将军尸身藏在密室,王爷莫不是对秦将军情根深种?”

话音刚落,叶萧远眸中就染上了厌恶。

他毫不犹豫掐住秦乐嫣的脖子,不断收紧力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揣测本王心意?”

胸腔内的空气仿佛骤然被抽走,强烈的痛感传来。

秦乐嫣没想到,她只是随口一问,便会再次招来杀身之祸。

看来叶萧远是真的厌恶她到了极致。

她艰难的扣着叶萧远的手,下意识唤了一句:“叶小宝……”

叶萧远一怔,手中力道微松。

叶小宝这个诨号,只有秦郁璃会唤……

他恍惚的松开手,眼里情绪翻涌:“你从何处得知本王表字?”

秦乐嫣捂住胸前,不断咳嗽。

心疼的几乎快要撕裂。

她从何处得知?

以前叶萧远还是皇子时,不受先帝宠爱,被罚去马场养马。

是她常常去探望,护着叶萧远不被欺凌。

是她陪着叶萧远从人尽可欺马奴,到后来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亦是她说:“宝字意味着珍贵之物,云逸只要有志,日后必会成为这天下的珍贵之物,不如表字就取为叶小宝。”

后来,秦郁璃主动坦白女儿身。

为的就是护住功高盖主的秦家,日后不被皇族清算。

可她还记得,叶萧远得知时,眸中亮的似是有星光:“那以后时瑜就是我一人的珍贵之物。”

过往情谊和誓言还犹言在耳。

可如今,秦乐嫣却不敢承认自己就是秦郁璃。

只怕叶萧远知道她还活着,会毫不犹豫拔剑再杀她一次。

那样蚀骨的痛,只一次便够了。

秦乐嫣苦笑着轻揉脖子上的青紫掐痕:“从前受过秦郁璃将军的恩惠,听她提起过罢了。”

叶萧远脸色骤沉,冰冷的嗓音在密室中回荡:“擅闯本王寝卧,鞭笞二十。”

秦乐嫣面色一瞬苍白,指尖紧了紧还没开口。

便有侍卫自门口而入,压着她到院子里受刑!

啪——

沾了辣椒水的鞭子打在背上的时候,秦乐嫣只觉得魂魄都要抽离如今这具身体。

只三鞭,她便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

再醒来,背后撕裂的痛意差点没把秦乐嫣送走!

她又想起叶萧远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su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