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男女主人公叫陈青竹的小说免费资源

小丽 2024-05-15 19:13:23 10
小丽 2024-05-15 10
点击阅读全文

重生归来,我成了一国国师》这本玄幻言情小说造成的玄念太多,给人看不够的感觉。芽芽学羽虽然没有过多华丽的词造,但是故事起伏迭宕,能够使之引人入胜,主角为陈青竹。喜欢玄幻言情小说的书友可以一看,《重生归来,我成了一国国师》小说已经写了161326字,目前连载中最新章节第64章 对张氏伤筋动骨的惩罚。

一、作品简介

小说重生归来,我成了一国国师是网络作者芽芽学羽的代表作,主角是陈青竹。主要讲述了:但仅仅是片刻,她就找回了自己的心神,砰地一声将手中的茶盏拍在炕上的红木桌面上,呵斥:“大胆,你这贱婢竟敢信口雌黄,污蔑主母!”陈青竹自然不会被她吓住:“污蔑不污蔑的,夫人心中难道没数吗?”张氏呼吸粗重……

重生归来,我成了一国国师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好看!!!!作者更快点!!为什么让我遇到这种好看但是又没完结的文哭

三、作品赏析

但仅仅是片刻,她就找回了自己的心神,砰地一声将手中的茶盏拍在炕上的红木桌面上,呵斥:

“大胆,你这贱婢竟敢信口雌黄,污蔑主母!”

陈青竹自然不会被她吓住:“污蔑不污蔑的,夫人心中难道没数吗?”

张氏呼吸粗重,凌厉的眸子锁定在陈青竹身上,脑中思绪飞转。

她原本那一点怀疑真的成了事实,陈青竹不知怎么已经得知了她的打算,所以从昨日起就不复往日恭敬。

这便是所谓的兔子急了也咬人。

但兔子终究只是兔子,区区婢妾,连生死都掌握在她手中,即使她知道又如何,还不是得乖乖听从她的安排。

她心中镇定下来,改换了谈判方式:

“陈氏,如今都查到你的贴身丫鬟冬雪身上了,除了认罪受罚,你没有别的选择!一味顽抗狡辩,对你的一双儿女可没有好处啊。”

即使内间只有两人,张氏说话也滴水不漏,但其中的威胁之意,扑面而来。

陈青竹却很镇定:

“夫人说笑了,我自己都要死了,哪还顾得上什么儿女。生死危机临头才知晓,什么都比不上自己的命要紧。”

她对儿女这样无所谓的态度委实出乎张氏的意料。不过,生死大事,谁能保证愿意轻易为别人牺牲自己呢,倒也说得通。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有来硬的了。

“哼,即使你不为儿女着想,也该知道自己的命掌握在我手中。我今日若打死你,没有任何人来道我一句不是。既然都要死,为何不让自己死得更体面有价值些?”

“你若肯主动认罪自裁,我倒也愿意怜惜轩哥儿和蓉姐儿,将他们记在我名下,从今往后,他们便都是嫡出。”

虽然陈青竹当初被逼着做妾,原因之一便是张氏无法生育。

但这么多年来,她生下的一对龙凤胎却一直没有记在张氏名下。

如今这世道,嫡庶名分天壤之别。让她的孩子从庶出变成嫡出,对一个婢女出身的人来说,还真是莫大的“恩典”。

“如此你死后,他们也都感念你,在九泉之下也不缺香火。”

真不愧是把侯府后宅治得跟铁桶一样的靖南侯夫人啊。

威逼加利诱,叫人无处可逃。若是前世的陈青竹,再不甘也只能含恨妥协。

可如今的陈青竹历经修真界的刀光剑影,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又岂能被一个后宅妇人拿捏。

“夫人还真是肆无忌惮,就不怕我告诉侯爷?”

张氏冷嘲一声,轻蔑地打量了陈青竹一眼。

瘦得脱相的脸,粗糙发黄的皮肤,眼下一抹挥之不去的青黑,再加上冬日里穿着臃肿的棉袍,让她一眼看去就如市集卖菜的村妇。

当年的陈青竹,委实有着让人忌惮的绝好容貌,眉目如画,灵秀无双。

若非当初靖南侯那位宠妾已经威胁到她的管家权,她绝不会选择驱狼吞虎。

可如今嘛,再绝色的美人也需要好生养护,多年磋磨之下,陈青竹早已沦为枯萎不堪的残枝败叶,而她,还依然如同娇妍盛放的花朵。

且不论妻妾之别,就只论容貌,现在的陈青竹也是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侯爷与我多年夫妻情分,岂能信你一个贱婢的挑唆?”她高高扬起的唇角,写满了得意与优越感。

一个是娇妍如花的妻,一个是人老珠黄的妾,侯爷的心会偏向哪边还用说?

经过多年经营,如今她可是侯爷心里最宠爱信重的女人!

“大少爷的前途毁了,袭爵的就只能是你所出的轩哥儿,你为了给自己的儿子铺路做出这种事来,可比本夫人有动机多了。更何况……”

张氏意味深长道:“去收买大少爷身边人下毒的,可是你身边的冬雪!”

朝廷为削弱世袭勋爵,规定嫡子有残疾不可袭爵,若换成庶子袭爵则要降等。但即使降等,那也是靖南伯,对一个庶出子和婢妾有绝对的诱惑力。

从动机上看,陈青竹的嫌疑的确是最大的。

但她却依旧镇定自若:

“是么?那如果侯爷知晓您已经恢复生育能力了呢?”

前世她死后一年多,张氏怀孕时才知晓,在给裴瑾下毒时,张氏经过多年调养就已经恢复了生育能力。

这话才是真正戳中了张氏的死穴。

她心中大骇,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你胡说八道什么!”

陈青竹轻笑:“胡说不胡说,禀明了侯爷,叫个擅长妇科的太医来给夫人把把脉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张氏呼吸急促,眼中杀意毕现:

“你以为你知道了这些,还能活着走出瑶光院?”

说这话时,她眼神示意已经从外间走进来的刘嬷嬷。

看来只有让陈青竹立刻死了,她的秘密才再也没有暴露的风险。

如此,顶罪一事便只能换一番说辞了:

她揭穿了陈青竹的罪行,陈青竹图穷见匕,要杀她,身边人为了救她这才失手将陈青竹杀死。

倒也是死无对证,只是裴瑾外家那边如何交代还得再想想办法。

陈青竹如今还没突破炼气一层,与普通人无异,自然要防备阴沟里翻船,来时就已经带了钗头尖利的镀金铜簪防身。

做了数十年修士,她对危险感知何其敏锐,此时她一只手摸进袖子抓住铜簪,随时准备着躲开攻击且上前挟制住张氏,面上却云淡风轻:

“夫人不会以为,我都知道这么多了,还毫无准备就来瑶光院了吧?”

张氏面色一凝。

陈青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直视她:

“不怕告诉您,我早就布置好了后手,但凡我有什么三长两短,自然便会有人把您毒害大少爷和已经恢复生育能力的事告诉侯爷。”

这当然是瞎编的。

她往日里本分老实完全不敢有任何不臣之举,哪有这样的人脉。

可张氏这般多疑的聪明人却是以己度人,一定会信的。

她不会认为陈青竹既然敢反抗她,多年来在侯府没能收买人手。也不信后宅那些有子嗣的姬妾们,得知这消息后,会不想把她这继室夫人拉下马。

张氏还没说话,身后的刘嬷嬷却开口了:

“陈姨娘,你不过是个十两银子买回来的贱奴,能为夫人效死都是你的荣幸……我劝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的声音压得极低,却语气阴狠,充满了可怕的威胁。

若是前世毫无倚仗的陈青竹,只怕是会又绝望又害怕。

可此时她却只是讥讽一笑:

“这荣幸给你要不要?我想想看……若夫人的秘密被我揭发,你这忠心为主的老嬷擅自做主给大少爷下毒,也勉强说得通呢!只是侯爷信不信,那就未可知了!”

刘嬷嬷顿时吓得一身冷汗,“你……你……”了两声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而一旁的张氏一双精明的眸子快速转动着。

好一会儿后,才咬牙切齿地道:

“你想怎么样?”

陈青竹道:

“夫人大可不必如此喊打喊杀,要我替你顶罪呢,也不是不行,但我有几个要求。”

张氏一母所生的妹妹如今已是宫中宠妃,即使揭露她毒害嫡子一事,也没有绝对胜算能将她扳倒。既如此,不如先谋些更实际的好处。

张氏努力缓和了神色:

“你且说。”

陈青竹:“首先,你必须保我不死不伤,让侯爷送我去净慈庵修行赎罪。”

来瑶光院的路上,她已经大致规划好了今后的路。

前世的仇自然是要报的,但在有一定自保之力前,她不能待在被张氏掌控的靖南侯府。

这里侍卫众多,即使她有炼气初期的修为也不是对手。

据她前世所知,净慈庵远离侯府,又全是女尼和香客,不仅威胁性小,还便于掌控,是她暂时蛰伏积蓄力量的好去处。

“那不可能,你犯下如此大罪,就算死罪可免,活罪也难逃。”

陈青竹丝毫不慌,只道:

“哦?那夫人可就别怪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张氏顿时闭嘴,想了想,咬牙道:

“好,我答应你!”

只要不被侯爷怀疑,要暂时保下陈氏倒也不难。

“第二,我要夫人那尊压箱底的玉佛。既然进佛寺修行,少不得要贿赂下住持,普通金银财物太俗气,出家人么,还是佛像玉器更合适。”

这才是她此行的最主要目的。

她需要一块足够大足够好的玉石来突破炼气一层。

买是买不起的。

偷抢且不说有违道心,光是被人发现她修炼的秘密,就足够给她带来灭顶之灾。

张氏这里,是她目前唯一能正大光明弄到上等玉石的地方。

往日里她见过张氏的那尊陪嫁的佛像,玉质十分通透,比巴掌宽些,有一尺多高,虽说不是特别大,其中的灵气却足够她修炼到炼气一层还有点剩余。

进入炼气一层,她就再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且能用灵气为人疗伤治病,不管什么情形都能应对一番了。

“第三么,自然就是照拂好我的一双儿女。在我自己能活命的情况下,我当然还是希望他们能过得好的。”

靖南侯后院诸多姬妾,陈青竹是张氏最没放在眼里的一个。

卖身契捏在她手里,没了侯爷的宠爱,想发卖打杀,都是她一句话的事情。陈青竹往日里老实本分,她便也愿意在后院给她赏一口饭吃。

谁能想到,往日里最乖顺的一条狗,才是咬人最狠的。

不,这不是狗,而是狡猾的狐狸,往日里的乖顺老实全都是装的!如今关键时刻,却忠心全无!

张氏心中充满了被愚弄与胁迫的怒气,恨不能将眼前的贱婢乱棍打死,可她却不能。

那玉佛价值七百两,相当于她当年十分之一的嫁妆。

可玉佛虽然贵重,与靖南侯府的百万家财相比却不值一提。

若秘密暴露被侯爷厌弃,侯夫人的尊荣,侯府的富贵,都将与她无关。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她得先稳住她。

“好,我都答应你!”

等她查出陈青竹收买的人手究竟是谁,加以铲除后,必定要让其受尽折磨再死!

到时候,那远离南都城的庵堂,才正正好方便她下手。

小说《重生归来,我成了一国国师》试读结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