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孟天行顾晚宁孟承寅薛文昔抖音推荐小说名字_倚仗于情免费完结小说在线阅读(孟天行顾晚宁孟承寅薛文昔)

小婕 2024-03-06 08:37:04 53
小婕 2024-03-06 53
点击阅读全文

倚仗于情 》精彩小说内容全文在线读,《倚仗于情》已经编写完结,小说中涉及到的主要出场人物是 孟天行顾晚宁孟承寅薛文昔 。本书辞藻华美,跌宕起伏,内容丰富多彩,文笔清新,推荐给大家。全文主要讲的是:孟天行埋头喝着米羹,没有接话。我也知趣不再言语。待他落碗,净了嘴:「算你懂事体恤,我已交代晚宁,自明日起,她会来向你请安问礼。」我惶恐落了筷子:「侯爷错怪了,顾姨娘得您心意,又是顾姐姐的亲妹子,哪有我托大的道。「再者,家和万事兴,侯爷已然给了妾身体面,妾身……也没那么贪心。」烛光恰好斑驳。

封面

《倚仗于情 》精彩章节试读

孟天行埋头喝着米羹,没有接话。

我也知趣不再言语。

待他落碗,净了嘴:

「算你懂事体恤,我已交代晚宁,自明日起,她会来向你请安问礼。」

我惶恐落了筷子:

「侯爷错怪了,顾姨娘得您心意,又是顾姐姐的亲妹子,哪有我托大的道。

「再者,家和万事兴,侯爷已然给了妾身体面,妾身……也没那么贪心。」

烛光恰好斑驳。

投射出羽睫垂下的暗影,显得我落寞又可怜。

埋头许久,我听到孟天行浓浓叹了一口气:

「你一向这么小心翼翼吗?」

我颤颤错开眼神,含笑,用一双饱受委屈的眸子望向他:

「侯爷想必知晓我薛家事,生死面前,妾身怎敢贪心?」

当晚,孟天行还是去了顾晚宁那。

他走后,吕嬷嬷好是心疼我:

「这么多年,你们姐弟几个对过往讳莫如深,姑娘何必在他面前自揭伤疤?」

我捏着手中的令牌,却十分满意。

长姐说得没错。

拿出最无助弱小的一面,唤醒一个男人带有征服感的保护欲,是在他心里占据一席之地的绝佳武器。

孟天行是不喜欢我,但经我几番服软示弱,我敢断定,他必然也不讨厌我。

否则,他不会给我代表他身份的定南侯令牌。

更不会答应,我打着他的旗号进出宫廷这种事。

连着几日,我把令牌挂在腰间最显眼处。

今日再进宫,长姐一向清冷的启祥宫,已是门庭若市。

「我还真是没想到,有一日,能沾上你的光。」

长姐打发了人,才同我说话喘口气。

「定南侯府不愧是世荫大户,方才镇国公夫人同我说了,相中了你哥哥,想要结亲。」

我很是吃惊,不过转眼,看向长姐的肚子:

「想必他们看重的不是定南侯府,而是长姐肚子里的孩子。」

「兴许都有吧。」长姐欣慰挺起不用费心再佝着的腰身。

三月显怀,而她这肚子,已有五月。

「咱们兄妹三个,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日后烈火烹油,恐怕谁都不能掉链子。」

我牢牢将这话记在心里。

7

然而一味地退避三舍,并没有换来多久的太平日子。

这日我刚从宫中回来,顾晚宁摆出偌大阵仗,领着一众家丁守在府门外。

街头巷尾到处有人指指点点。

她丝毫不顾及。

不等我下车,直接放话:

「好你个薛文昔,克扣分例,私吞家产,还明目张胆拿着侯府的银子进宫贴补你姐姐,侯爷被你玩弄于股掌,我可不会被你蒙蔽!

「来人,直接把她给我捆了,送去见官!」

家丁们得令,围攻而上。

吕嬷嬷连忙护我:

「都是些不长眼的东西,你们有几个脑袋胆敢动侯爵夫人!」

顾晚宁讥讽笑开:

「好威风的侯爵夫人,只可惜,我朝律法严明,做了这家贼,一样要罚要杀!」

家丁们还是迟疑不决,她给了颗定心丸,又以利益相诱。

「你们不用惧怕这老刁奴,我有证据在手,就是敲上登闻鼓她也翻不了身,待侯爷回来我向他禀明,所有降贼之人都重重有赏!」

无人再有顾忌,纷纷撸袖甩手,凶神恶煞冲我而来。

且不论我到底有没有罪,就是大庭广众之下,被这群家丁推搡扯拽,这辈子的名声都要损毁扫地。

吕嬷嬷深知清誉对女子而言多致命,豁出老命,挡在我面前。

场面一度失控。

顾晚宁袖手在上,得意畅笑。

「且慢!」

亮出手中的定南侯令牌。

所有人忌惮着我,畏畏缩缩,不敢再动。

尤其是管家,眼色转得极快,挥退那些人,打起圆场,说些误会的场面话。

顾晚宁尴尬瞪眼,还不依不饶:

「拿着鸡毛当令箭,谁知道这令牌是不是她偷来的,都给我上!」

没人妄动。

可她实在不愿轻易放过埋了这么长时间的诱饵,可以将我一举斗败的机会。

正欲亲自下场来拽我。

「都闹什么!」

离府京郊巡营,提前一日回来的孟天行,打马出现在府门外。

却不是独自一人。

身旁跟着持节监军的海公公。

长姐宫中,见过两面,我端起稳重的姿态,向他躬身执礼。

而顾晚宁自认占,公鸡般抖起气焰,抢到孟天行面前,张口闭口要把我这个主母送去京兆府。

8

海公公撇嘴溢出冷笑:

「我说这京畿军怎敢如此荒唐,认不清主子,原来是侯爷的手笔,自上而下都没个规矩!」

甩手扬鞭离去,不听孟天行任何辩解。

顾晚宁掂量不清轻重还想闹。

孟天行大喝她一声:「够了!」

脸黑成了锅底。

不只孟天行,顾晚宁的底细,长姐也替我打探到一些。

生她的姨娘,在顾家极为得宠,又有手段。

顾家主母病逝后,把持着整个顾家,硬是没让顾家老爷续弦。

她被这样的姨娘教养长大,难免狭隘。

只看重自己的得失,从来不把家族的利益放在眼里。

殊不知,高门宅院的脸面,那可是比性命还重要的东西。

我托词身体疲乏,想避开,让这事冷一冷。

她偏要不知好歹,趁着孟天行还在气头上,扯着我不放:

「还心虚想躲?今日我定要撕了你的脸皮,让你露出真面目不可!」

孟天行捏着茶盖,不发一言。

我无奈叹口气,打发闲杂人等退下,又封了院门,才到他面前:

「顾妹妹应是与我有误会,既然她执意如此,还请侯爷做个见证。」

「误会?」

顾晚宁直气壮一挥手,有人搬来从我房中搜出的账目。

「这月分例迟迟不发,我遣人去要,竟说紧着几个庄子,账上亏空,要下个月才能补齐。

「侯爷知道的,我管家这么些年,咱们定南侯府虽不富庶,却也不至于短了银钱,让人没了活路,偏偏她薛文昔一掌家,就空虚到一文钱都拿不出。

「定然是她中饱私囊,将咱们侯府当成了冤大头,把钱挪去宫中,给她姐姐铺路!」

生怕孟天行不信,她翻开账册,一一指出开支大的条目。

正巧,都是我入宫的那几日。

而后,又招呼门房小厮来作证:

「他们都是瞧见了的,每次进宫,薛文昔都要鬼鬼祟祟带个大木箱子,里面怕是塞得满满的,都是赃物!」

三下五除二,孟天行被她牵住鼻子。

猛地松开手指,茶盖重重一落。

他看我的眼神,泛起阴鸷狠戾。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