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战知御盛笙意在哪里免费看 战知御盛笙意结局是什么(战知御盛笙意)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xiaoyu 2023-12-02 12:06:11 22
xiaoyu 2023-12-02 22
点击阅读全文

身后的男人在她鬓边轻轻落下一吻后睡下,不一会儿,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有一说一,这男人的怀抱像带着某种魔力,莫名令人心安。

身体的感觉骗不了人,也罢,就让她再贪恋几回吧!

转过身,在他怀中寻了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

她不知道的是,她转身的那一刹那,头顶上方的男人已然睁开了那双么清冷的凤眼。

此刻里面正氤氲着丝丝笑意,片刻后,又再次合上了。

........

一斗阁

“四哥。”

战知御揭开头上的帷帽,脆生生叫着白彦。

白彦转身看着脸色苍白的战知御,手中的扇子猛地收紧,面上闪过担心。

“皇宫中没饭给你吃吗?怎么脸色这般难看?该不会是国库紧张吧?不对啊,前几日咱们还纳了二百五十万两的税啊,照理说不应该啊!”

战知御连忙笑着制止他胡乱猜想。

“不是,是因为怀孕了,胃口差导致的,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那这就要算三哥头上了,堂堂太医院院首,孕吐这么点小事都搞不定?

你瞅瞅你,才多久不见啊?整个人瘦成了皮包骨,风都能将你吹跑咯。

这要是让祖母和娘亲看见了,还不得心疼死?”

“四哥,你莫要告诉祖母和娘亲,免得她们担心。四哥,今日我来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你随我来对面的茶楼。”

白彦有些好奇:“究竟什么重要的事情啊?搞得神神秘秘的?”

“你来便知道了。”

战知御盛笙意在哪免费看 战知御盛笙意结局是什么(战知御盛笙意)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到了茶楼的包间,战知御让沛儿她们在外面守着。

包间内,战知御点的是一壶云顶青,她沏上一杯,亲自递到他面前。

白彦的身子缩了缩,惊恐地躲开了。

“要是我没记错地话,上次你这般恭敬地给我沏茶,还是在八岁的时候。

那时候你不小心把大哥当宝贝养着的小马驹给喂的撑死了,你就是这般递茶说服我帮你顶罪的。

我现在还记得,爹那天把我屁股都快打开花了。”

嘶~想想就疼!

战知御递茶的手顿了一下,貌似真有这么回事儿。

灿然一笑,撒娇道:“那都是小时候不懂事,现在不一样了。四哥,喝茶吧。”

白彦一蹦两米远,连连摆手:“别,你当初笑得和现在一模一样。当初你是镇北侯府的嫡女,帮你差点屁股开花。

现在你是皇后,帮你还不得掉脑袋?”

“哪有那么严重!我只不过是请你帮我.......”

最后几句她是贴近他小声说的,白彦脸色顿时吓得比她还白。

第140章 离开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若是帮了你,盛笙意绝对会将我大卸八块的。”

白彦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什么都不同意。

“四哥,只有你能帮我了。”

战知御泪眼汪汪地看着她,白彦从小到大都是被她这一招打败的。

“罢了罢了,可你总得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啊?为何要从盛笙意身边逃离?你不是刚怀了他的孩子吗?”

战知御只能将实话告诉他,这是个特别的包间,站在外面的沛儿她们根本听不见两人说了什么。

“什么?盛笙意和三哥怎么能擅自做主拿掉你肚子里的孩子?即使他......他可能有夭折的风险,但这不是还不完全确定吗?不应该如此着急放弃。长宁,这一次四哥依旧站在你这边。”

看着满脸真诚的四哥,战知御鼻头一酸,心中不禁自责。

其实,她骗了四哥。

她只是告诉他,孩子在腹中不太好,三哥诊断出他可能会有夭折的可能。

为了不影响她以后再次怀孕,三哥和盛笙意达成共识,趁着月份小,偷偷在她的汤药中下滑胎药,想提前结束这个孩子的性命。

而这举动被她无意得知了,她觉得应该给孩子一个机会。

便想暂时逃离洛京,逃离盛笙意身边。

她没告诉白彦的是,继续留着这个孩子,很可能会要了她的命。

“你想出去避多久,身边有人照顾吗?最好要带个懂医术的。”

“谢谢四哥,只要两个月,等孩子稳定下来,我便回来。我此番正好去找洛谷爷爷,我相信他老人家一定能救下我的孩子。”

“这样啊,那我便放心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

“明日有一批粮食要送去南陵的店内,要不你藏在他们之中,先去南陵,我晚上一日再去追你。

路上我会安排两个婢女随身照顾你。”

“那便有劳四哥了。”

“从小到大帮你那么多次,可你没一次像今日这般礼貌。

呵呵,果然是长大了,当皇后了,更懂事了。

先回去吧,明日这个时辰,四哥还在这儿等你。”

“好。”

临出门的时候,战知御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四哥,对不起。唯有这样,我才能从那个男人身边逃离。

第二日,同样的时间,战知御又要出宫了,

却不想正好在宫门口遇见了盛笙意。

“长宁这是要出宫?”

“嗯。去一斗阁看看。”她尽量表现得与往常无二,生怕盛笙意看出端倪。

“昨儿个不是刚去过?"盛笙意微微有些疑惑。

“怎么?去过便不能再去?”

“长宁知道朕并非这个意思,正好现下无事,朕陪你同去。”

她心中抓狂,今日的盛笙意怎么这么粘人?他要是去了,她还怎么实施她的逃跑大计?

她故作生气地转身往回走:“你愿意去自个儿去,我不去了。”

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在生气,盛笙意如何看不出?当即拉住她的手。

今日若是不随了她的意,怕是许多天又不得安生了。

“长宁自去,朕想起来还有一些奏折尚未批阅,就先回承明殿了。”

想着有血燕她们跟着,盛笙意也并未多想,让她出去多散散心也好。

战知御看着他略显可怜的背影,抿了抿唇,终究是跨出了宫门。

这个男人若是发现她不见了,应该会气急败坏吧!

可为了腹中的孩子,她真的别无他法。

其实,那日在光华寺,她听了德一大师的一席话,早已心灰意冷。

想着既然是她的错,不应该让孩子来承受。

若是实在没有转机,她只有陪着孩子一起走。

黄泉路阴冷、幽暗,她不能让孩子一人独行。

可临下山的时候,之前在门口扫地的那个小沙弥却递给她一个锦囊,说是德一大师让他送来的,只能等施主真正走投无路的时候再ᴊsɢ打开。

此刻,她手中紧紧拽着那个素色锦囊,回想着小沙弥告诉她的那句话:“施主,德一大师说,这便是您的转机,切勿过早打开。”

转机,也就是说,她腹中的孩子很有可能还有活命的机会。

她如何不激动?

可这些她不能同盛笙意说,他早已认定留下这个孩子便会害了她的性命。

她说再多,他只会认为这是她为了孩子的拖延之法。

况且,他已经做出在汤药中放滑胎之物的行为,可见他早就下定决心,对于这个孩子他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既然如此,暂时分开是最好的结果。

若是最后,她和孩子没能扛过这一劫,也是命。

几人很快到了一斗阁,据说白彦正在忙,要长宁稍等片刻。

长宁便在后院的室内喝茶,朝着外面候着的沛儿和血燕她们,招了招手。

“外面炎热,进来坐下喝杯茶吧。”

沛儿倒是喜滋滋地应声进来了,血燕几人却迟迟没挪动脚步。

“谢主子,血燕等人不能坏了规矩。”

身为护卫,就要有护卫的自觉,尊卑有别,下人怎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