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醉心星眠第一章阅读_谭斯礼阮星眠完章版阅览

小婷 2024-03-09 05:21:11 20
小婷 2024-03-09 20
点击阅读全文

醉心星眠 的主角是 谭斯礼阮星眠 ,这是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是网络畅销大神谭斯礼的作品,这本书一气呵成,身临其境,醉心星眠的主要内容是:但我悲催地发现,我没带手机……好在他相信我,正打算拿他别在衬衫上的笔将支付宝号写在我手心。靳池刚握住我摊开的手,就被人一脚踹翻在地。「操!」他捂着腰倒在地上。一道轻慢微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怎么就,听不进去警告呢?」谭斯礼银灰色的西装外套敞着,内里的黑衬衫衣摆微微凌乱。

封面

《醉心星眠 》精彩章节试读

但我悲催地发现,我没带手机……

好在他相信我,正打算拿他别在衬衫上的笔将支付宝号写在我手心。

靳池刚握住我摊开的手,就被人一脚踹翻在地。

「操!」

他捂着腰倒在地上。

一道轻慢微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怎么就,听不进去警告呢?」

谭斯礼银灰色的西装外套敞着,内里的黑衬衫衣摆微微凌乱。

他总是能将世家的矜贵和纨绔的风流演绎得很好。

「小叔叔,你干嘛啊?!」

我慌忙去扶靳池,却被谭斯礼扼住手腕。

拉回他身边。

他轻笑一声,声音低到只有我们两个人听得见。

「是不是非要把你做服,才能听话?」

「吃抹干净就想跑?」

「腿给你打断成不成,小侄女?」

我大脑嗡地一声震住。

像是听不懂他说的话。

靳池此时也扶着腰,趔趄地站了起来。

「我真是操了。」

他气急败坏地看向谭斯礼。

「大哥,你能问清楚再踹吗???」

「你俩玩纯爱的,以后别他妈来酒吧找刺激!」

说完他骂骂咧咧地扶着腰离开了。

再次回到家,别墅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给靳池转完五万块钱作为赔偿后。

大脑继续消化,刚在路上谭斯礼给我讲的我断片的内容。

零零碎碎的记忆碎片涌入脑海。

昨晚头顶的灯摇晃得有多快,谭斯礼吻我的力度就有多大。

太过不可思议,以至于我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谭斯礼显然是看出了我的所想。

冷笑一声,将外套扔在沙发上,就抱起我往他卧室走。

「不信没关系,我帮你重新回忆一遍昨晚的细节。」

「昨晚是从11点到2点。」

「今天也是3个小时,一分也不会少。」

我飞快地眨了眨眼,瞠目结舌。

直到谭斯礼再次将我摁在门上,我才拦住他解领 kou 的手。

顶着发热的脸,慢吞吞出声。

「不用了……」

「我,我想起来了。」

谭斯礼依旧屈膝抵在我腿上,要笑不笑地讽刺。

「是吗。」

「那你说说我们昨晚干什么了?」

面前的男人压迫感依旧很强。

8

我完全不敢看他此时怒火中烧的眼神。

张了张嘴,却说不出那两个字。

「小侄女,想不起来我帮你想。」

谭斯礼的手刚抚上我的腰,我慌不择路地开口。

「做……」

「做什么?」

男人不为所动,冷淡逼问。

我别无他法,攀着他的肩,垫脚亲了一下谭斯礼。

「你别吓我了,小叔叔。」

我忍着羞意,对上他的目光。

「我和刚才那个男生没关系。」

「我只喜欢你的……」

说到最后,声如蚊讷。

谭斯礼冷哂,终于松开对我的桎梏。

「以后还敢跑吗?」

我立即坚决地摇头,又朝他伸出双手。

软着声音道:

「要抱。」

「别跟我撒娇。」

谭斯礼神情看起来没缓和太多,但还是顺从地把我抱起来。

我像树袋熊一样挂在谭斯礼身上。

再被他放在流台上。

他双手撑在我腿两边,盯着我不说话。

在我即将承受不住他灼热的眼神时,谭斯礼终于开口。

「女朋友。」

他嗓音里的笑透着点儿不正经。

「接个吻?」

我觉得自己需要一本新手恋爱手册学习一下。

小声请教。

「那是我亲你,还是你亲我呀?」

「你来。」

谭斯礼捏了捏我的耳朵,腔调微懒。

「昨晚是我主动的。」

「现在难道不该换你了?」

「这事儿有来有回,懂不懂?」

我受教般点点头。

暗暗记下,以后谭斯礼亲我一口,我也得亲他一口才公平。

我微微靠过去,却在碰到前迟疑地停下。

正当我思考是轻轻碰一下,还是像谭斯礼昨晚那样深吻时。

男人直接压着我的后颈吻了上来。

没给我思考的时间,便撬开牙关勾缠住。

换气之余,谭斯礼亲了下我的鼻尖。

用气音道:

「认真学,好学生。」

「接吻的……每一个步骤。」

最后一个话音被他喂进我口中。

我承受着他强势如狂风暴雨般的深吻。

却在某一刻意识到。

他也并不如他所说的那般熟练。

谭斯礼在公开关系前,被我拦下。

我想起谭母那天的眼神,打算再做一段时间的心建设。

不可预料的是,第一个发现的人会是宋酒。

9

大三周五全天没课。

我周四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就回了家。

推开门却看到始料未及的一幕。

宋酒穿着蕾丝睡 qun ,光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反应了两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怎么进来的?」

宋酒微微挑了下眉,眼眸含着妩媚。

「当然是有人告诉我了别墅密码,正大光明走进来的。」

「小侄女,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我直视着她,平静地问:

「你是想误导我,让我以为是小叔叔告诉你密码的吗?」

宋酒大概没想到我会挑明她的意图,也没想到我根本不信她的离间。

愣了几秒,才撩着卷发,若无其事地笑笑。

「怎么会把我想的这么恶毒?」

「难道是因为你从小没爸没妈,缺爱的原因吗?就觉得全世界都充满恶意。」

想来,这些都是谭母告诉她的。

这种话我初中的时候就听过。

当时,我将教室后的垃圾筐抬起来,从嘲讽最狠的那个男生头上倒了下去,再盖在他头上。

为此,班主任请了双方家长来训话。

当时刚步入大四的谭斯礼听完前因后果后。

当着那个男生妈妈和整个办公室人的面,利落地踹了那个男生一脚。

他穿着黑色卫衣,唇边是冷冽的弧度。

「你有爹有妈又怎么了?」

「我还不是照样踹你?」

谭斯礼扫了一眼男生和他刻 bao hu 搅蛮缠的妈妈,不耐地蹙起眉。

「 qiong bi 还事儿多。」

回忆淡去,我平和地看向宋酒。

认真解释。

「我没有父母是事实,但我不缺爱。因为小叔叔对我很好,从来没有让我受过委屈。」

「他给了我很多很多的爱,多到足够填满我所有情感空缺后,依旧浩如烟海。」

接着话锋一转,我不解地问她。

「宋阿姨,你是因为除了你爸爸妈妈外没人爱你,才会这么去想别人的吗?」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