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明栀江妄(明栀江妄)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明栀江妄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明栀江妄)

jingyu 2023-12-02 22:30:07 30
jingyu 2023-12-02 30
点击阅读全文

王硕把玩着夜明珠,等着江妄的后文。

我也在等,等得心脏紧紧揪在一起,难以遏止的发疼。

可江妄只是不经意地瞥了我一眼,对王硕说:“那她便送给你了。”

那一瞬,我的世界天旋地转。

我知道我和原女主林棠无法相提并论,却没想到会连一个死物都比不上……

与此同时,门外传来小厮通报——

“林小姐到。”

我呼吸一滞,女主上线了。

第4章

我当即僵在原地,不知所措。

江妄却很快地起身。

冷冽的幽香从我的鼻尖擦过,他经过我走到林棠面前。

语气都是我不曾听过的温柔:“我得了夜明珠,正好要去送给你。”

我听着,心脏又酸又涨。

相伴十年,江妄只送过我一根木雕的桃花簪。

哪怕只是花了十文钱从小摊贩手中买的,我都当成珍宝一样藏着,戴了一年又一年。

如今和林棠一比,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

王硕常年混迹于男女之事,一眼洞穿我对江妄的喜欢。

他一把擒住我的头发,呼着热气的肥唇在我耳边一张一合:“你这贱婢也配肖想江大人!”

他的手骤然发力,扯得我的头皮一阵刺痛。

明栀江妄(明栀江妄)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明栀江妄全文免费阅读_笔趣阁(明栀江妄)

我下意识地向江妄求助:“阿妄……”

可他心神全在林棠身上,未注意我一分。

王硕猛地抬脚踹在我的背上,我双膝一软,跪在地上。

黄土泥沙沾了满身,膝盖破了皮,鲜红的血渗过衬裙透在了外层裙摆上。

王硕指着狼狈不堪的我大笑:“快看啊,这个贱婢和之前的明栀一样不要脸,居然敢肖想江大人!”

周围人闻声侧目,议论纷纷。

“那个叫明栀的仗着对江大人有恩,竟生攀附之心,结果被江大人一剑封喉了!”

“贱婢就是贱婢,处处都妄想飞上枝头做凤凰……”

此刻,身体上的疼阵阵戳心。

我多年的陪伴和付出,在别人眼中也只是一场笑话。

就连江妄也高高在上的睥睨着我,像是默认了他们的言行。

我想辩驳,却无从辩起。

毕竟,江妄只承诺说娶我,却没说爱我。

是我一厢情愿,以为愿意缔结两姓之好,就是情投意合……

这边喧闹的动静,惊动了林棠。

她投来打量的视线,神色莫名:“你与那人还真有几分相似,那人待江妄极好,只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呢,可惜我挡了她的道。

林棠与男主谢连云私会,被我撞见。

为了不让事情泄露,她找到江妄,诬陷我要杀她。

不等我开口解释,江妄便将我一剑封喉。

那一剑留下的疼,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只是不等心底酸楚蔓延,便又被江妄在伤口撒了把盐。

他双眉蹙起,面露不耐:“提她作甚。”

林棠瞥我一眼,附和道:“好好好,不提她了,那这婢子……”

江妄薄唇轻启,声音冷如冰雪:“送出去的东西与我何干。”

我如遭雷劈。

喉间绿舟中像堵了湿棉花,哽的说不出话。

王硕搓了搓手,眼中的恶意如有实质:“那我可要好好管教这贱婢。”

说完,他手握长鞭狠狠朝我劈来!

啪——

长鞭一次次落在我的后背。

皮开肉绽的刺痛感不断传来,我灵魂都像是被撕成了两半!

我脸色苍白瘫软在地,额尖满是冷汗。

江妄恍惚一瞬。

似是想起什么,原本毫无情绪的双眸冷意一闪:“谁允许你动她!”

他抽出腰间佩剑,直抵王硕颈间。

王硕吓得手一抖,沾满血的长鞭掉落在地:“首辅大人,恕罪……”

我艰难抬眸,撞进江妄的寒潭般的视线中。

他为何会突然开口阻止?

他不是早就忘了我,对我毫无感情了吗?

我想问他,可张开嘴,汩汩鲜血从口中溢出,素色的裙衫被染成了艳丽的红。

血液流失让我被阴冷的气息包裹,我的意识逐渐模糊。

系统也响起警报:【玩家屡次更改剧情,游戏决定给与惩罚:收回玩家不死之身!】

收回不死之身!那我是快死了吗?

我死了,江妄怎么办呢?

他会被落得原剧情的下场吗?

不,我不想他死。

可任我如何不甘心,也只能感受到锥心刺骨的疼,和不断在流失的生命……

闭上眼的最后一刻,我似乎听见江妄无措又愤怒的声音。

“混账,我的丫鬟若是死了,我要整个尚书府都给她陪葬——”

他这般疾言厉色,是不是也有一点在乎我?

没等我深想,一阵天旋地转,灵魂撕裂般的疼再次涌上。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强忍着疼睁开眼,才发现又回到了江妄府上。

只是眼前房间的布局,并不是婢女夏栀该住的小厢房。

而是我还是明栀时,所住的闺阁!

就连系统的面板也赫然显示:江妄晋升首辅第三年!

我怔然之时,披衣散发的林棠骤然出现。

她红肿的双眼猩红,拿着匕首向我一步步靠近。

“明栀,我要杀了你!若不是你帮江妄给连云下毒,我的连云怎会至今还未清醒!”

我瞬时反应过来,剧情倒退了,我回到了被江妄一剑封喉刺死前——

第5章

林棠的眼中迸发出惊人的恨意,执匕首的手在发抖。

她步步逼近,咄咄逼人——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何知道害连云的人是你?”

我这才反应过来,此时的林棠已与男主谢连云互表心意。

而江妄为了分离二人,则让我给谢连云投毒。

我知道爱而不得的滋味。

陪伴十年,我终究不舍得江妄也受这样的苦。

只能央求系统将我的武力值拉满。

然后趁着春猎,将淬了毒的箭矢射进谢连云体内!

那毒药是出了名的棘手,除了我无人可解,谢连云陷入昏迷至今未醒。

我自知理亏,嘴唇颤了颤想说话。

却听林棠先一步开口:“你不必想着否认,江妄已经全部告诉我了,连云体内的毒只有你会制。”

我一怔。

被背叛的痛剜心刺骨。

我深藏于心的秘密,总被江妄拿去讨好林棠。

与他而言,我究竟是什么呢?

林棠彻底疯了:“明栀,你该死!我要你给连云陪葬!”

她抬手,尖锐的匕首朝我胸口刺来!

这次我没有躲闪。

噗呲——

利刃在肉中搅动,鲜血汩汩却不及我心疼万一。

但若是能为江妄偿还些罪孽,死我也是甘愿的。

如果不是我强行扭转故事线,将江妄送上首辅之位,或许林棠与谢连云早就喜结连理。

喉头腥甜翻涌,我出声向她道歉:“对不起。”

林棠眼眶泛红,脸上满是泪痕:“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吗?”

她眼底闪过阴狠,骤然将没入我胸口的刀倏地拔出,反手往自己小腹捅去。

这变故突如其来。

我心口发紧,下意识想去阻止。

却又听林棠声声哀泣的哭诉:“明栀,我把阿妄还给你,你不要杀我好不好?”

我瞠目抬头,对上江妄幽若寒潭的冷眸。

他面色阴沉,眼底的怒火几乎化为实质。

“哐嘡”一声。

林棠手中带血的匕首掉落在地。

江妄绷直了唇线,抬手便朝着我袭来:“我怎不知我竟成了你的东西!”

我来不及开口,便被他一掌击倒在地。

刺痛一阵强过一阵,只是不是胸口,而是心上。

我抿了抿干涩的唇,还是想要解释。

林棠却先一步,轻柔地唤了一声:“阿妄。”

顿时,江妄的注意便全被林棠吸引。

他弃若敝履越过我,小心翼翼地将林棠从地上抱起,踏出屋外。

我瘫倒在地,抬起头目送他离去的背影。

胸口的伤痛得我直呵气,泪水不知不觉的爬了满脸。

这已经是数不清多少次,江妄为了林棠伤害我。

可每一次,我都锲而不舍的留在他身旁。

但现在被系统拿回了不死之身的我,又能留在他身边多久呢?

这之后,我就被幽禁在屋内。

第三日,我的伤口还在汨汨渗血。

系统收回了我的不死之身,连带着我那恐怖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