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秦淮南凤云嫣小说《秦淮南凤云嫣》全章节阅读-秦淮南凤云嫣精彩小说全文赏析

2023-11-28 17:31:21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吃得好睡得好,有大伯在呢,没人敢欺负我,乔奶奶不用担心我。”

听秦淮楠这么说,乔稳婆心里可算踏实了。

乔稳婆松了口气,拿着话筒继续问:“小楠,你大伯的事情办得咋样了?你跟你大伯啥时候回淮市?”

“我大伯不是去果园,就是去哈妮大叔家向哈妮大叔请教葡萄跟哈密瓜的栽培技术,忙得不可开交,大概还得三四个月我们才能回淮市。”

“还得三四个月呀?”

“这可咋整哟?”

乔稳婆发愁得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乔奶奶,是不是有人给凤姨介绍相亲对象了?”

秦淮楠非常敏感,也非常聪明。

乔稳婆不过对着电话轻轻叹了口气,他立马猜到了乔稳婆心里的担忧。

“可不是。”

乔稳婆把今儿发生在悠然居的事情告诉了秦淮楠。

“我今儿陪你凤姨去悠然居茶馆相亲了。”

“好在那个男人长得丑,人品差,你凤姨没瞧上眼,不然就没你大伯什么事儿了。”

乔稳婆说第一句话,秦淮楠一颗心悬了起来。

乔稳婆说第二句话时,秦淮楠一颗心落了下去。

秦淮楠眉心一皱。

“乔奶奶,我大伯办完事儿,我就让他回淮市。”

乔稳婆面露一丝欣慰的笑容。

“小楠,你大伯的终身大事就靠你了,雅兰那丫头真心不错,跟你大伯般配,你大伯不上心,咱们得帮他一把,不然就他那不解风情,不会说话讨姑娘家欢喜的性格,怕是得打一辈子光棍。”

“嗯。”

于樱桃看见秦江川办公室的大门敞开着,走来就撞见乔稳婆在跟人打电话。

“乔姨,你是不是在跟秦大哥打电话?”

于樱桃看乔稳婆的眼神发亮。

平时她管乔稳婆叫老太婆,此刻她跟乔稳婆说话不光语气客客气气,还管乔稳婆叫乔姨。

“乔姨,秦大哥跟小楠什么时候回淮市?”

眼看电话还没挂断,于樱桃一脸激动地大步上前。

“乔姨,你把电话给我,我要跟秦大哥说几句。”

眼看于樱桃大步朝自己走了过来,啪的一声,乔稳婆把电话挂了。

“老太婆,谁让你挂了秦大哥的电话?”

于樱桃气得眼眶发红,瞪大双眼,眼神恶毒地将乔稳婆瞪着。

等她嫁给了秦大哥,成为了清源养殖场跟清水农场的女主人,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雇这死老太婆的男人,儿子跟儿媳。

“于樱桃,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别以为我这老太婆不知道。”

乔稳婆跟于樱桃面对面,丝毫不躲避于樱桃恶毒的目光。

“秦场长是看在你大哥的面子上,才请你来清源养殖场照顾小楠的饮食起居,你要是敢做出什么伤害小楠的事情,我这个老太婆第一个不饶恕你。”

“你也别总是妄想着嫁给秦场长,你来清源养殖场这么久了,秦场长要是能看上你,早就娶你过门了。”

乔稳婆的话字字句句直戳于樱桃的心。

“死老太婆,你又不是秦大哥,你怎么知道秦大哥看不上我。”

于樱桃张牙舞爪地扑向乔稳婆。

“把秦大哥办公室的钥匙给我。”

于樱桃心里那个气啊。

秦江川出发前,竟然把办公室的钥匙交给了姓乔的老太婆保管。

北疆那边的联系电话,秦江川也只给了姓乔的老太婆跟会计。

乔稳婆哪里抢得过于樱桃,眼看于樱桃张牙舞爪地朝自己扑了过来,乔稳婆赶紧跑到门口一屁股坐在地上。

“快来人啦,于樱桃要打死我这个老太婆呀。”

乔稳婆嚎啕几嗓子,立马就惊动了清源养殖场的工人。

第一个赶到现场的是清源养殖场的会计高建鹏。

“乔姨,你没事吧?”

高建鹏走来扶起乔稳婆后,眉头一皱不满地瞪向于樱桃。

“于樱桃,你想干什么?”

“乔姨一家是秦场长的邻居,秦场长拿乔姨当长辈,连秦场长跟乔姨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你今日要是伤了乔姨,等秦场长跟小楠回来,这清源养殖场跟清水农场怕是不会再有你于樱桃的立足之地。”

于樱桃仗着自己的兄长救过秦江川,屡次跑去会计办公室刁难高建鹏,高建鹏因此很不喜欢于樱桃。

高建鹏维护乔稳婆时,乔稳婆的男人李进福,儿子李大山,儿媳张艳红听到动静朝着场长办公室飞奔而来。

李大山二话不说冲着于樱桃挥了挥拳头。

“于樱桃,你要敢伤我娘,我李大山今儿跟你拼了。”

于樱桃看见李大山比沙包还大的拳头,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哪里还敢抢乔稳婆手里的钥匙。

“刁民,一群刁民。”

“等秦大哥回来,我一定要告诉秦大哥你们这一群刁民欺负我,呜呜呜......”

于樱桃一脸惨白,呜呜咽咽地走开。

“娘,你没事吧?”

李大山收起拳头,走到乔稳婆身边将乔稳婆扶着。

“娘没事儿。”

张艳红已经将乔稳婆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

“只是大山,你把于樱桃吓哭了,以于樱M.L.Z.L.桃的性子,等秦场长回来,她一定会添油加醋地告状。”

“怕她做啥。”

乔稳婆舒展眉头,半点都不担心。

“秦场长不糊涂,于樱桃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清楚得很。”

“于家老大对秦场长的救命之恩,迟早会被于樱桃消耗干净。”

第083章勾起了他的兴趣

北疆。

“大伯,你回来了。”

秦江川裹着一身寒气走进租住的暖房。

害怕自己身上的寒气冻着小侄儿,秦江川进门之后,在防风卷帘背后站了好一会儿这才迈开双腿走向屋内的暖炕。

“大伯,喝茶。”

见他脱鞋子上炕,秦淮楠立马倒了一杯热茶递到他面前。

性格孤僻的小侄儿忽然变得这么殷勤,这让秦江川为之一愣。

他端起茶水,轻轻吹了吹漂浮在上面的茶叶,轻轻抿了一口润喉后,挑眉轻睨着小侄儿。

“有什么事要求我,说吧。”

“我没事求你,大伯,我就想问一问,咱们什么时候回淮市?”

秦淮南双臂搁在炕桌上,支起脑袋,一双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眸定定望着秦江川。

“小楠,你不是很喜欢北疆的雪原吗?怎么这么快就想回淮市了?”

秦江川放下茶杯,从怀里掏出一块鸭蛋大小的和田白玉。

“这玩意是大伯今儿得的,送给你当球玩。”

“大伯,这是北疆的和田白玉。”

秦淮楠三岁以前跟着亲爹亲妈走南闯北,三岁以后跟着秦江川走南闯北,见得多了,见识自然广。

“瞧这色泽跟油润度,这东西应该很值钱。”

“你只管告诉大伯,你喜不喜欢?”

秦淮楠毫不犹豫地对着秦江川点了点头。

这块和田白玉很漂亮,切开打两只小手镯套在那小肉丸子的莲藕胳膊上应该很好看。

“既然喜欢,大伯就送给你当玩具。”

秦淮楠嘴角一抽。

“大伯,你这么败家,娶不到媳妇怎么办?”

“好在乔奶奶要给你介绍一个。”

秦淮楠轻轻松松把话带入正题。

“大伯,乔奶奶刚才打电话过来了,她问咱们什么时候回淮市?”

“你给乔奶奶说个确切的时间吧,乔奶奶好安排你跟凤姨见面。”

“乔奶奶说,凤姨今天去茶馆跟其他男人相亲了,好在那个男人长得丑,人品差,凤姨没瞧上眼,不然就没大伯你什么事儿了。”

秦淮楠左一声凤姨,右一声凤姨,提到凤姨时,丝毫不掩饰眼里的喜欢。

秦江川将侄儿的一切表情收入眼中,心中不自觉地对侄儿口中的凤姨产生了一丝兴趣。

别看小楠年纪小,但小楠眼光可高,等闲之辈压根就入不了小楠的眼。

能得到小楠的喜欢,看来那位姓凤的女同志非常优秀。

“小楠,你很喜欢那位凤姨吗?”

“是。”

秦淮楠毫不迟疑地对着秦江川点了下头。

“凤姨她很漂亮,也很善良。”

“清源养殖场跟清源农场的工人都说我是烈士的孩子,要我努力学习,天天向上,不要丢烈士爸妈的脸,连学校老师都这么跟我说,只有凤姨让我开开心心地活着,做自己,不必向烈士爸妈学习。”

这话让秦江川为之一愣。

因为小侄儿四五岁的时候,他也对小侄儿说过这一番话。

真是一个思想开明的女人。

秦江川勾起嘴角,对凤雅兰的兴趣瞬间浓了几分。

“小楠,大伯答应你,这边的事情办完,咱们立刻动身回淮市。”

“回到淮市,大伯立刻去跟你凤姨见面,并认真对待这次相亲,好吗?”

“嗯。”

秦淮楠对着秦江川重重点头,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的笑容。

这一丝浅到微不可见的笑容却令秦江川内心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