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师姐发疯后,混子宗门起飞了免费读整本_谢倾江执无删减小说

小瑞 2024-03-06 21:16:02 15
小瑞 2024-03-06 15
点击阅读全文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 师姐发疯后混子宗门起飞了 》,这是“乘芽”写的,人物 谢倾江执 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清闲山的幽涧山谷便是药修群居之所,灵气的浓郁程度堪称一绝,进入此间便有清神舒络之感谢倾绕过低柳垂梢,入眼是一条碧色溪流,周边布满了各色各样的花草,点缀得甚是雅致木屋错落而建,藤蔓野花盘绕其间,别有一番风味药修弟子零零散散地出没着,有的没的都会看谢倾和喻冉冉两个外人一眼“师姐,他们怎么都看我们?”喻冉冉抓着谢倾衣角,眨巴眼睛,她昨日答应谢倾帮忙赔草药的谢倾领着喻冉冉往里走,踏着青草地上了个...

师姐发疯后,混子宗门起飞了免费读整本_谢倾江执无删减小说

第8章


负一层点着几处灯,只亮了一隅空间,谢倾他们三人盘坐在地板上扒拉文书,周边散落一片卷宗。

顾修言扫视完昏暗神秘的地方,才看向落光处的师弟师妹们,淡淡道:“怎么回事?”

谢倾瞥了他一眼,往喻冉冉身边挪了挪,给他腾了个地方,拍了拍空出来的位置道:“来,坐这。”

顾修言微顿,还是加入了他们。

“能让那老头放我们进来已是不易,只能在这片区域查阅,若是真的看了不得了的东西,掌门首当其冲是要大义灭亲的。”

看禁书也要有分寸,谢倾不会傻到挑战别人底线,自取灭亡。

顾修言听着谢倾打算盘,随手拾起来一册书,说道:“那这便是正经书吗?”

《秘制毒药大全》

谢倾:“养生啊。”

毒药等于养生,真不是一般的扯。

不过这已经是最正经的一本了,如果让他发现江执在琢磨邪修的门道,喻冉冉学些不要命的法术,岂不是要疯掉?

偏偏顾修言正有此意,目光投向江执,想要看看这些人还能作出什么妖来。

“别讨嫌。”

江执冷不丁刺了顾修言一眼,毫不客气地转了半边身子,挡住顾修言视线。

就连喻冉冉也防备起来,瞄了好几眼顾修言,好像她顾师兄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

“……”

你们还真是团结啊。

顾修言沉默了,破罐子破摔站起身来,朝身后的书柜去。

这盛世如谢倾所愿。

四个人手拿禁书,一学一个不吱声。

好消息:亲传弟子全体在藏经阁看了一天的书。

坏消息:全员恶人,看了一天的禁书。

“顾师兄,你还记得我今天看了什么书吗?”谢倾抬眼问道。

顾修言:“养生。”

……

夜色降临,几个人才准备离开。

江执把书放还书架时,瞥了一眼谢倾,隐晦问道:“你是顺水推舟还是别有用心?”

他偷学禁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了掩人耳目经常用其他书封做伪装,比如那本《墨遇仙尊娇娇宠》,但这么肆无忌惮光明正大进负一层是头一回。

就像谢倾知道他在后山禁地做的那些事一样,为何谢倾会带他们来负一层,到底意欲何为。

“想知道吗?”谢倾看向江执,眼神幽暗。

江执盯着那双漆黑的眸子,喉结动了下:“你说。”

顾修言和喻冉冉也好奇地看过来,心上微颤,有种揭开谜底的小激动。

众目睽睽之下,谢倾道:“我不说。”

三人:“……”

谢倾扫了他们一眼,轻哼一声,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上楼。

“为什么要这么走路?是一种新的修行方法吗?”顾修言不解。

喻冉冉想了想说:“可能因为我们的人设是劫匪吧?”

“做戏做全套,师姐真敬业!我们不能拖师姐后腿!”

她学着谢倾那拽七拽八的模样,生生走出了鸭子步。

顾修言和江执对视一眼,陷入沉思。

小师妹好像尿裤兜里一样。

文道宗留给清闲山的这个后门几乎是没有人来的,楼上白先生已经放弃挣扎了,靠着柱子睡着了,睡得喷喷香还流口水。

“Zzzzzzz……”

清闲山劫匪四人将白先生围了一圈,四个影子笼罩下来,显得白先生像待宰的羔羊。

“这位是藏经阁白先生,你们真是胆大妄为。”顾修言没有参与威逼利诱的环节,浅浅发表了一下意见。

谢倾啧了一声,指控道:“共犯没有发言权。”

“解绳子吧,我们还要回去呢。”喻冉冉说。

没人反驳,顾修言拔了剑,长刃锋利,寒光刺眼,带着些许威压,让人噤若寒蝉。

谢倾肃然,这便是剑修的剑吗?

该死的风休,还她宝剑!

感受到丝丝寒意,白先生迷迷糊糊睁眼,看见顾修言持着剑冷漠地望着他,瞬间清醒了。

“卧槽!杀人灭口?!!”

顾修言没理他,长剑挥下破风断线,吓得白先生紧闭双眼。

“夭寿了!!!!!”

绳子断开,顾修言收了剑,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谢倾哭笑不得,问白先生:“还好吗?”

白先生晕乎乎地望着谢倾,瘫在地上,嘴上喃喃道:“我好像看见我太奶了……”

阿门,但愿人没事。

谢倾一行人回到清闲山后,心照不宣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谁也不多提今天的事情。

上次从慕寒眠那里带回来的一堆草药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谢倾搬出了风阁的炉子,抄起铁锹开始炼药。

虽然她这器具草率了点,但道理是一样的。

正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今天看的禁书有没有用,还得实操一下。

风休跟几个长老搓麻将回来,便看见自家房子冒着滚滚黑烟。

咋滴啦?

魔族入侵了?

他提着剑冲进去,急刹车停在了谢倾面前。

风休眼珠子要掉出来:“你在干什么啊,大傻春!”

谢倾吭哧吭哧用铁锹铲了一把草药丢进炉子里,说出了风休死也不会相信的两个字。

“炼药。”

去你他妈的,你管这叫炼药?

风休咬牙道:“你打算毒死谁啊?”

谢倾眼睛一亮看向风休,瞬间明朗了:“知我者风休也,你怎么知道我炼的毒药!”

?!!!

风休目瞪口呆。

“乖乖呦,恁是个剑修,不要轻易转专业啊!”

说来轻巧,谢倾丢了铁锹,叉起腰来质问他:“我剑呢?”

风休:“……”错了姐。

现在想来贩剑是一件多么犯贱的事啊。

谢倾也很无奈,她安抚风休道:“放心师尊,我炼的毒药只卖给江执,不会害人的。”

江执,是风休认识的那个江执吗?

风休嘴角狠狠一抽:“你卖给反派还不害人?”

等一下。

今天四个亲传弟子好像都去藏经阁借阅了,都这么勤奋……

风休狐疑道:“难不成他改邪归正,重新做人了?”

谢倾盯了风休两秒,默默道:“也许你应该了解一下今天的情况。”

半晌后,风阁炸了。

不是炼药炼炸的,是风休长老自爆了。

“你才是反派吧大姐!”

风休抱头鬼嚎,撕心裂肺。

“我一碗水端平了,喻冉冉的进阶功法我也给找到了。”谢倾微笑道。

你真的,我哭死。

炉子的火一烧三丈高,风休只觉得煎熬。

这不是穿过来一个徒弟,而是穿过来一个祖宗。

“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原谅你的!”风休幽怨地瞪着谢倾。

谢倾眨了眨眼:整哪出?

风休:“除非你把卖药钱三七分我。”

6。

谢倾眯了眯眼:“二八分,你二我八。”

“嘿嘿~成交!”风休很贱地笑了一声。

“拱出去。”

“嗻。”

风休从善如流地退了出去,忽而眼皮一跳,他转身回去,只见谢倾竟然入定了。

炼个毒药还能有感悟?

风休讶然不已,他打了个响指,风阁大门紧紧关闭,而后走到谢倾身边为她护法。

“倾倾啊,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