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谢倾江执第一章阅读_小说师姐别闹,全宗门都在内卷了新章节更新

小红 2024-03-07 07:36:58 19
小红 2024-03-07 19
点击阅读全文

谢倾江执 是现代言情小说《 小说师姐别闹全宗门都在内卷了 》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乘芽”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喻冉冉喜欢顾修言是没毛病的,但是对谢倾这么殷勤问题就大了谢倾百思不得其解,女主图她什么?图她会偷草药吗?直到喻冉冉冲她娇羞一笑:“师姐好帅,我好爱”“……”顾修言静静看了她们一眼,多喝了两口粥谢倾嘴角抽了下,她很下饭吗?“看我作甚?和小师妹一样花痴不成”顾修言淡淡道喻冉冉顿时撇嘴,扯了扯谢倾袖子小声吐槽:“师兄就是因为这个凶我的”所以是喻冉冉觊觎顾修言的美色,然后被顾修言骂哭了?“不就...

谢倾江执第一章阅读_小说师姐别闹,全宗门都在内卷了新章节更新

第11章


云卷长老颇有成就感地走了,他要回去跟喻冉冉讲述一下他的伟大事迹。

待云卷彻底消失,顾修言手指轻轻扣了下桌子。

“我还想去。”

他还想去负一层,那里的书虽然不太合规,但着实吸引人。

就比如他看的那本剑谱,其中精妙程度不输于白澜教给他的那些,这对于一个剑修来说太勾人了。

谢倾无语了,藏经阁的事人人都有份,为什么她就成那个土匪头子了,有事都来找她。

前有反派寻觅娇娇宠,后有正派求爱负一层。

“我要吃肉。”

谢倾干脆地说了四个字,眼神麻木,态度明确。

“……成。”

顾修言看不起谢倾的这点追求。

饱餐一顿后,谢倾带着使命回风阁,打了一路的草稿,想想怎么忽悠风休帮忙。

威逼利诱白先生固然可行,但谁家劫匪隔三差五去走访啊?白先生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徒儿回来了?”风休笑脸迎接,活似孔雀开屏。

谢倾望了一眼风休身后还是塌着墙,正要开口。

“哎!你先别说,让为师说。”风休打住谢倾,神神秘秘地从怀里取出一张文契来。

赫然是藏经阁的借阅准许——

上至十三层,下至负一层,皆可借阅。

文道宗掌门亲笔签名,盖章通过。

谢倾又惊又喜:“卧槽!师尊你可以啊!”

风休脸不红,心不跳:“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白澜实在没钱赔他,最后答应了这个要求,两个人气势汹汹拿着剑杀到人家文道宗,让王掌门签字盖章。

王掌门:“不是你俩有病吧?”

凭借清闲山与文道宗友好的人情关系,亲传弟子拿到了审批。

这可谓解决了谢倾一个大麻烦,谢倾人狠话不多把风休抱起来转圈。

风休双脚离地,茫然失措:“哎?!”

你力气竟然这么大!

所以初见那天是下死手了吧?他脑瓜子现在还隐隐作痛呢!

“师尊你是我的神。”

谢倾将文契收好,心情大好,等她把药吃了就更好了。

这都是力所能及的事情,力所不能及的事是风阁的维修费。

风休问:“你那黑蛋卖出去了吗?我可不想晚上睡觉房子透风,虽然我们是风阁。”

谢倾瞥了一眼那废物墙渣,摸着下巴思索道:“那我得坑人去了。”

风阁产业是他们师徒二人的共同财产,可不能就此覆灭。

谢倾回到自己房间按医嘱服药运气,感觉好多了,或许是心理作用,又或许真的如此,总而言之她又活了。

不多时,她便可以为自己寻一把剑,正儿八经地修行了。

“喂,你叫江执和顾修言来干什么?”

风休敲了敲谢倾的门,声音传进来。

谢倾平复气息,起身去开门,她看了一眼风休,又望向大堂中各站一边黑白分明的两个人。

江执和顾修言隔开很远距离,显得很不熟,但他二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一处。

谢倾眯了眯眼,沉吟:“师尊,摇钱树来了。”

风休被那两个人盯得后背发凉,自家徒弟竟然还想着坑人钱。

“你小心些,这两个打起来了可不好办。”

谢倾很淡定:“放心。”

她从容自如地朝江执和顾修言走去,歪头一笑:“走吧?叫上喻冉冉。”

顾修言和江执对视一眼,江执利落转身走,顾修言却还有一丝顾虑:“下午还有剑术课。”

谢倾:“谁的课?”

顾修言平静看向风休,意味深长。

风休:“……”

原来是自己人,这好说。

谢倾当即一弯唇,冲风休揖上一揖,没有后顾之忧地出门了。

风休:“………………”

他好像被人放在眼里了,又好像没被人放在眼里。

清闲山小分队再次出击文道宗藏经阁。

喻冉冉站在吊桥口,扬声道:“兄弟们,杀!”

“……”江执那表情想踹人。

谢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揪着喻冉冉的后领把人拎上吊桥。

顾修言闭了闭眼,暗自叹一口气,他能跟这些人混到一块也是不可思议。

经过漫长的吊桥,四人抵达藏经阁后门,谢倾松开喻冉冉衣领,背着手一晃一晃地进去找人。

“白先生~在哪呢?”

江执做人也很嚣张,但他真没见过谢倾这样的。他想跟人表达,又和顾修言喻冉冉不熟,目光游移不定。

顾修言不是一般的敏锐,尤其是被江执这样的人盯上,他莫名其妙道:“作甚?”

江执冷眼看了顾修言两秒,倾身去拽喻冉冉的后领,把小姑娘薅到身边来。

“啊呀呀呀!”喻冉冉措手不及,缩成一个小麻球。

江执的声音响在耳畔,酷似恶魔低语:“你谢师姐是不是很骚?”

喻冉冉惊魂未定,以为他在骂谢倾,当即转身抓住江执的胳膊就是一顿咬。

不许你说我的谢师姐!

江执满脸黑线,用力推喻冉冉的头,吼道:“你他妈属狗的啊!”

“唔唔!!”

顾修言受不了了,本想一走了之找谢倾去,看见江执要用符咒,立刻上前阻拦。

“江执你敢!”

三个人拧成一团,难舍难分。

藏经阁中,谢倾霸气将文契甩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看着白先生。

白先生又惊又恐,看看文契再看看谢倾,反复确认好几遍,不可思议地高声质问:“你哪里像亲传弟子了?!”

谢倾:“……”

没事,她不是一个人。

谢倾带白先生去看她的师兄弟们,看到三人互掐的时候,胸有成竹的笑容消失了。

白先生单纯地眨了眨眼:“你怎么不笑了?”

谢倾声音极冷:“我生性不爱笑。”

白先生不厚道地笑了,然后他就见谢倾从储灵戒中取出一把铁锹来。

“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买几个橘子。”

白先生:“?”

然后谢倾就拿着铁锹杀过去了。

“你!们!几!个!”

白先生表情变幻异彩纷呈,他嘴角一抽,又看了一眼文契上“清闲山亲传弟子”几个字。

你们清闲山……

半炷香后,四人端端正正坐成了一排,都没什么好脾气。

“借阅记录。”白先生觑着四位爷的脸色,小心奉上。

江执拿过来翻了翻,忽而皱眉。

“怎么了,谁拿的?”谢倾淡淡问。

几人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全都僵住了。

书籍:《墨遇仙尊娇娇宠》

借阅人:超级美丽母螳螂。

这简直跟“宇宙无敌大帅锅”有异曲同工之妙。

谢倾感觉眼瞎了,说:“你们这里还让用昵称的?”

白先生诚恳道:“保护每一位借阅者的隐私,是我们的责任。”

江执忍了忍:“那这位超级美丽母螳螂有什么特征?”

“女的。”

众人:“………………”

喻冉冉拍了拍顾修言:“顾师兄,上剑。”

白先生:?!
"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