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卫琬墨祁小说,卫琬墨祁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6:00 16
2023-11-28 16
点击阅读全文

第306章:你是不服?

谢志峰不甘落后,也跟着打起了巴掌,张氏左看右看,狠了狠心也扇起了巴掌。

一时之间,巴掌声此起彼伏。

武安侯夫人与楚夫人等人,稳稳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动都未动。

余瑶反而按捺不住了,她开口劝道:“王妃,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家人,还是长辈,这样是不是有些过了?”

听得这话,谢氏兄弟和张氏的巴掌声都小了下来,三人偷偷觑着卫琬,打量着她的神色。

这招武安侯夫人可太熟了,不就要趁着人多,让卫琬下不来台,好逼得卫琬当面原谅他们么?

她看着余瑶冷哼一声:“一个妾室,这里有你插嘴的份?!”

余瑶在武安侯夫人这儿不是第一次碰壁,也不是第一次被呵斥,往日几次她都忍了,可今儿个她觉得自己是最有立场,且有资格说话的,当即便道:“侯夫人,这是家务事。妾自以为,还是有资格说句公道话的。”

公道话?

孙依依顿时坐不住了,她腾的一下站起来,指着跪着的张氏和谢家兄弟道:“帮这几个东西说话,就是公道话?你眼睛不要可以抠了!”

楚云也在一旁气呼呼的点头:“谢姐姐还没发话,你一个妾室有什么资格说话?!”

余瑶入了侯府的门,听得最多的便是妾室两个字。

妾室妾室,她恼声道:“我在边城之时,根本就不是侯爷的妾室!谁见了我都得唤声夫人!侯爷甚至还想过要立青儿为世子,若不是侯爷去的早,岂容你们这般羞辱我!”

说着,她的眼睛便红了。

楚夫人等人并不知晓此事,但并不妨碍这时候,她们给卫琬撑腰。

楚夫人冷笑了一声:“大放厥词!永誉侯与夫人的婚事乃是御赐,你也配称一声夫人?!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谢青上前一步,冷眼看着她们道:“我娘所言句句属实,边城人人皆可作证,就是祖母也可以作证!”

楚夫人等人将目光投向张氏,张氏看了卫琬一眼,低了头道:“确有此事。”

说完这话,她又匆匆抬起来头来,看向卫琬道:“正是因为如此,我这才昏了头,一直没将你们放在心上,我已经知晓错了,婉婉就原谅祖母这一次吧!”

楚夫人等人闻言,心头五味杂陈,难怪张氏会那般不看重永誉侯夫人,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一切都说的通了。

孙玫心疼的看着卫琬,唤了一声:“谢妹妹。”

卫琬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最后的遮羞布还是扯下了。

她觉得很无趣,跟这谢家纠缠不清,真的真的无趣透顶!

她很能理解,哪吒剜肠剔骨还于父时的心情了。

若是可以,她很想这么干!

然而可惜,她那个渣爹死了,还留下了这么一帮子人恶心他!

好在谢临早早被方管家带走回了自己的院子,不然不知道他会怎么难过。

卫琬嗤笑了一声,正要开口,一旁一直在充当背景板的墨祁忽然出声道:“你叫谢青?”

谢青闻言连忙拱手:“回王爷的话,小人正是。”

墨祁褪下腕间玉珠手串轻轻拨动,看着他淡淡开口道:“你今日过来,是想做什么?”

谢青闻言一愣:“小人不明白王爷的意思。”

墨祁淡淡看着他:“你与这些人一道前来,又在本王面前,说什么你娘在边城被称为夫人,进一步证实你娘口中所谓的,永誉侯想要将世子之位传给你,你做这些有何目的?”

谢青闻言连忙道:“小人并无目的,只是见不得诸位夫人看清我娘罢了。”

墨祁冷哼一声:“你娘不过是个妾室,即便在边城被旁人称为夫人,但妾就是妾!总拿着边陲小镇说事,你是不服?不服先皇赐婚,还是不服当今陛下册封的世子不是你?!”

听得这话,谢青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小人不敢!”

“本王看你敢的很!”

墨祁的话很冷,但神色却是平淡,玉珠手串在轻轻发出叩击声,他转眸看向余瑶冷声道:“倘若觉得妾室委屈了你,本王不介意,代故去的永誉侯为你重新寻个好人家。”

余瑶闻言心头一慌,扑通一声也跪了下来,哀求着道:“王爷恕罪,妾身不敢!”

墨祁看着她冷哼一声:“依着我朝律法,即便是良妾依旧是主家的奴仆,是谁给你的胆子,插手主家之事?说句公道话,你有什么资格,在本王的王妃面前,谈公道二字,谁给你的胆子?!”

余瑶闻言彻底慌了,连忙叩首道:“妾身……妾身只是一时糊涂!恳请王爷恕罪!”

谢兰见状吓的也跪了下来,跟着磕头。

墨祁的目光转眸看向了谢青:“你是否不服,觉得这世子之位该是你的?”

谢青低着头,咬牙道:“小人只是感叹父亲去的早。”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皱眉。

他虽然没有直接承认,可这话已经是这个意思了。

玉珠叩击声戛然而止,墨祁握着玉珠手串,冷冷的看着他:“你似乎弄错了一件事情,莫说是世子之位,就是永誉侯的侯爵,都是皇家所封!永誉侯夫人乃是先皇亲封的侯夫人,不管永誉侯如何作想,这永誉侯夫人只有一人,世子之位也必须传给嫡子!”

“所以,收起你的那些不平和痴心妄想!若再让本王听到什么边城夫人,本该世子如何,这侯府你们母子便不用待了!”

谢青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与匍匐在地的余瑶一道叩首谢罪。

墨祁又将目光看向了张氏,冷声道:“张氏,原先的吏部王得水,你可还记得?”

张老夫人闻言心头一慌,连忙道:“民妇已经知晓错了,今日便是来请求王妃原谅的!”

“原谅?”墨祁冷哼道:“对本王的王妃做出那等之事,你们也配求得原谅?!”

他抬眸看向外间:“来人!”

白鹤应声而入,墨祁冷声道:“将无关人等,赶出侯府,往后不允他们再踏入侯府半步!”

一听这话,张氏顿时急了:“王爷,可……可民妇总归是婉婉的祖母啊!”

“不说这话,本王差点忘了。”

墨祁冷声吩咐道:“去同顺天府尹楚怀说一声,从今往后,王妃与世子,同张氏和谢氏兄弟再无瓜葛,将他们从侯府的户籍上抹去,另立一册!”

第307章:谁给你的勇气

这便是真正的脱离关系了。

白鹤当即应了一声是,墨祁挥了挥手,白鹤便派人将张氏和谢氏兄弟给拖了下去。

谢氏兄弟还不死心,被拖下去的时候依旧在喊着:“婉婉!婉婉!我们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啊!我们是你的叔父啊!”

瞧见卫琬不理,这两人恼羞成怒,双手扒拉着门框嚎道:“你爹死不瞑目啊!他若有在天之灵,必然恨不得早早就将你掐死!你这个……”

墨祁闻言面色陡然转冷,正要说话,卫琬开了口:“我爹?”

她冷笑了一声:“他若是还活着,一样是这般待遇!他的俸禄,只有半数用在侯府,这侯府是我娘贴补着陪嫁的铺子养起来的,他不配!”

知晓内情的武安侯夫人跟着道:“确实不配!”

孙依依骂道:“宠妾灭妻,算什么男人!”

孙玫想到了自己,放在腿上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冷声道:“有那般的父亲,倒不如没有!”

张氏和谢家兄弟听得众人之言,顿时有些傻眼,白鹤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直接让人捂住他们的嘴给拖下去了。

大堂上,只剩下了跪着余瑶和谢青谢兰。

卫琬垂眸看着余瑶,冷声道:“我一直没理会你,并不是因为旁的,而是因为看不上。可你却一直弄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既然你这么喜欢谢家,这么喜欢张氏,不若去谢府与他们一道过。”

余瑶彻底吓坏了,连忙叩首道:“王妃恕罪!妾身知错!”

一旁的谢青却愤然抬起了头,狠狠的看着卫琬道:“凭什么?!”

“凭什么?”

卫琬冷眼看着他:“就凭她拥有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