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谢蓁周蕴礼小说(不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谢蓁周蕴礼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不配)

2023-11-28 17:12:25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谢蓁一人留在京华面对周庭书,日子没有那么好过,赵予联合一批跟周庭书结怨的人找他的麻烦,给他制造困难,他忙起来没时间顾及谢蓁,她倒能落个眼不见为净。

  可一旦想起她,谢蓁便没那么容易躲开。

  周庭书强行留她在身边,不是当花瓶摆着好看的,近几天他工作的疲惫,精神也不好,连带着状态很差,对身边人态度不好,秀姨遭殃了好几次。

  一道菜不合胃口,周庭书便有了脾气,黑着脸,要秀姨端下去重做,显然是在折磨人,谢蓁一贯忍耐,不开口,这次也看不下去,“别的就不能吃吗?非要折腾人?”

  秀姨拉了她一把,示意她别说。

  周庭书缓缓掀开眼皮,瞳孔空洞无神,是累的,眼神迷蒙,像一层雾,笼罩在谢蓁身上。

  “我就要吃这道菜。”

  他要吃的,要的东西,要的人,从来没有将就之说。

  “我这就拿下去重做,你等等。”秀姨忙端着盘子下去,已经够给他面子,老太太在世时,就连周康都不敢这么使唤她。

  周庭书却半点不觉得哪里不好。

  这顿饭变得味如嚼蜡,谢蓁放下筷子,情绪很淡,“我吃好了,你自己吃吧。”

  她要走,周庭书却拉住她,“等会儿跟我去个地方。”

  “我很累,不去。”

  “你没得选。”

  她是周庭书可以使唤的人,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周庭书心情不好时,更不会尊重她的意愿,这一点,谁都没办法改变。

  饭后周庭书强行带谢蓁走,将她按在副驾驶座椅上,沉声警告,“别忘记你给过什么承诺,现在我只是叫你陪我一程,你就不愿意了?”

  他这般说,让谢蓁哑口无言。

  这是第无数次坐周庭书的车,在很早之前,她流产手术后从小港逃回来,躲在地下室几个月,被申嘉歆找到后,不只是申嘉歆帮她,周庭书也常常来探望她。

  在入院疗伤那阵子,周庭书第一次去见过她。

  谢蓁还记得那日京华大雪,周庭书风尘仆仆地赶来,携带着身上的雪霜,他走进病房,眉眼是那样的心疼,那时那刻,她只当那是对妹妹的心疼。

  他站开一些距离,似乎是怕身上的寒气伤到她,磕磕绊绊的问:“你还好吗?小妈说你身体不太好,怎么一声不吭就回来了?”

  关他什么事?

  谢蓁那时正处在低谷期,对周庭书更是没什么特别的感情,脸扭向窗外,根本不想理会他。

  周庭书则笨拙的拿出自己从外面带来的两根糖葫芦,还像小时候对待她一样腼腆,“你心情不好,不如吃点甜的?”

  他说着放到一旁,又退开,动作拘谨。

  那天谢蓁连嘴都没张,不想要跟任何人说话,却不知道周庭书平静的表面下是怎么样的惊涛骇浪,又是怎样的小心翼翼。

  他在想,她跟周蕴礼分开了,回到了京华,这是好事,可他们身份有别,他又是有婚约的人,但就算他们不会发生什么,只要能看着她就好。

  那样卑微而又见不得人的心愿,激发出了如今的他,这个不择手段,狠毒又卑鄙的他。

  谢蓁怀念那个谨小慎微,温柔谦逊,对任何人都是笑容以待的周庭书,他是爱这个世界的,爱所有生灵。

  她想要他回来,又不想要他回来。

第1296章 她跟我在一起

  按照仅有的线索调查那么久,这算是第一次有了眉目的。

  周蕴礼见到了周庭书的前同事,对方还没有松口,这种事情一旦承认,必要坐牢,换做谁,一时半会儿都不会答应。

  可只要见到了人,便算是有了进展。

  要说动对方答应,不过是时间与金钱问题。

  坐上回京华的车,周蕴礼给谢蓁打去电话,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车辆在高速上飞快行驶,划破黑夜,电话怎么打,都没有人接,当作是她早睡,没有看到。

  周蕴礼不再打扰,吩咐司机,“郑叔,麻烦您开快点。”

  “开得最快了。”郑叔露出和蔼微笑,“这么高兴,因为马上能见到谢小姐了吗?”

  说来没出息。

  被一个女人支配情感。

  周蕴礼却半点没忌讳,“对,我出来好些天了,不知道她怎么样。”

  “只要你自己注意身体,她就一定也好。”

  他们之间最容易出事的还是周蕴礼,他不顾身体,调查申嘉歆的死,一切亲力亲为,不假手于人,都是想要尽快收拾了周庭书,换来谢蓁的自由。

  郑叔看得出,这次他是真的高兴,这么多天没有消息,好不容易真的找到了替周庭书弄来毒药的人,自然是值得庆祝的。

  “谢小姐知道了一定也高兴,”郑叔笑着,却提起谈家,“只是小姐许多天没有见你了,也很担心你。”

  “郑叔,我不打算回去的。”

  周蕴礼很固执,“如果您要劝说我,您以后就不用跟在我身边了,我不想蓁蓁跟我在一起之后,还听到有关谈家的任何事。”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会在谢小姐面前提起来这些。”

  “您知道就好。”

  他离家这段日子,外祖父中风,谈老师思念儿子,整日以泪洗面,日子都不好过,想要见他,也只能远远看上一眼,知道他安然无恙便好,这对一个母亲来说,是比死还煎熬的。

  可当初她将他们拆散,周蕴礼也是如此的痛苦煎熬,他没有半点同情心软,种下什么因得什么果。

  说来说去,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车辆行驶了一整夜,在凌晨进入京华,郑叔将周蕴礼送回小南楼,叮嘱他好好休息。

  周蕴礼换了干净衣服,长途的劳累令他昏睡了几个小时,再醒来时天光大亮,打给谢蓁的几个电话却没有回音。

  他又打过去,这次被接起。

  “蓁蓁,你怎么……”

  声音被打断,进入耳朵的不是谢蓁的声音,而是周庭书,“蕴礼,是我。”

  周蕴礼站起来,“蓁蓁呢?”

  听出了隐忍之情,周庭书的语气却不似之前那副嚣张做派,而是透着自责,愧疚,“她跟我在一起,我把地址发给你。”

  周蕴礼警告着周庭书,“你又威胁她了?这个时间,你为什么跟她在一起?”

  那边没有动静。

  通话却没有断。

  愠怒增值,他语气加重,“我在问你话!”

  这里是什么地方?昨晚又发生了什么?周庭书四下扫视一周,很茫然,谢蓁靠在软垫上,身上盖着他的衣服,还在睡眠中,面前摆放着用积木搭建的城堡。

  他顿感头疼,无法抑制,坐了下来,面对周蕴礼的暴怒,手足无措,“……我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

  周庭书迷迷糊糊,“我真的不知道。”

  不再跟他废话,周蕴礼开车加速赶去,路上胡思乱想了许多,蓦然想到了电话里周庭书的反应,不像他。

  不,更确切的说,就是他。

  他们为什么会一整夜在一起,都发生了什么?

  其实就算发生什么,他也不会介意的,只要谢蓁心里装的那是他就好,可如果她心里的那个不再是他。

  他又该怎么办?

第1297章 我做错了什么

  努力回想,这才稍稍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