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精选好书祁野时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祁野时笙完整版全文在线赏阅

2023-11-28 17:11:04 18
2023-11-28 18
点击阅读全文

服后每名玩家都能从商城里免费领取一套男主的氪金服装,以及足够二十连的抽卡道具。

下了血本,诚意满满,成功平息了大部分玩家的情绪。

处理和补偿的速度都够快,好在没有酿成大祸。

声明发出去没多久,工作室的大门被推开。

时笙抬头看了眼,发现进来的竟然是总经理和……林婉晚。

他们一起过来的?

时笙微微皱眉。

工作室的氛围更寂静了。

抄袭,这是足以跟随画师一生的污点,刚才道歉声明底下的评论区里甚至有玩家提议要把抄袭的那名画师公布出来。

林婉晚闹出来两次祸事,工作室的同事已经对她没有任何好感了。

时笙甚至听到不远处几名公关商量着,到时候和老板提一嘴,老板要是同意,就把林婉晚的名字po上去。

对此,她并不在意。

既然做了,那就要承担事情暴露之后的后果。

前方,林婉晚面颊苍白,眼眶通红,眼尾坠着一颗泪珠。

她模样生的不错,做出这副表情的时候颇有几分惹人怜爱。

老板则是面色铁青。

但时笙分明看到他进办公室前看了眼手机,眉间松动了些许。

林婉晚哭哭啼啼地跟在他身后,也进了办公室。

正思索着,旁边童涟便直接拍掌称快:

“漂亮,这次林婉晚必被开除!”

时笙没说话,兀自垂着眼睛思考着什么。

童涟抽空看了她一眼,见她不是很高兴的模样,便问道:

“怎么啦笙笙,为什么不高兴?”

时笙抿了抿唇,低声道:

“我看老板的神情,不像是要开除林婉晚的样子。”

童涟扬眉:

“这有什么,你不是和段总关系好,让段总把林婉晚开除不就成了?”

话音落下,时笙立刻发出一阵咳嗽。

她红着脸:“你乱说什么!”

虽然、虽然段榆景早上的确是这么说的,但那能一样吗……

童涟目光落在时笙明显泛红的脸颊上。

她皮肤白,稍微有点红晕就特别明显。

童涟啧了声,意味深长道:

“不要害羞嘛,这又不是什么坏事。”

她神神秘秘地凑过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几天都有人来接你上下班吧?车子都不换一下,一眼就看出来是段总的了。”

时笙:“……”

她上班的时候来的都比较早,基本上没多少同事,所以童涟到底是怎么看到的啊!

时笙微微瞪大眼睛:“你怎么看到的!”

见状,童涟扬起唇角:

“不是吧,真被我猜对了?”

时笙:“?”

童涟无辜道:“上次你下班的时候,我有东西忘拿了就回了盛景一趟,然后看到你上了一辆车,离得远我看不清,只能看到是黑色的,就盲猜了一下是段总,没想到真是啊?”

时笙:“……”

她把逐渐靠近自己的童涟推开:

“你走。”

童涟于是又嘻嘻哈哈地凑过来:

“哎呀别害羞嘛,又不是什么坏事。”

“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过了会,又问:

“所以笙笙,你现在和段总是什么关系?”

“……”

她不提还好,一喊这个昵称,时笙就又想起段榆景在盛景楼下时说的话。

男人声音低沉,语气认真,明明没有多少刻意的卖弄,却无端引人遐想。

当时那个氛围多少有点……

时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她深吸一口气。

一定是因为段榆景的长相和声音太有迷惑性了,这才让她这个雄鹰般的女人被迷花了眼。

正想着,旁边传来童涟的声音:

“笙笙,你这一脸思春的表情是在思考些什么?”

时笙:“……”

她幽幽道:“你完了,我诅咒你一辈子找不到一米八、八块腹肌兼黑皮的狼狗年下弟弟。”

童涟愕然:“好恶毒的诅咒!”

时笙不理她,站起来朝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清楚地听到里面林婉晚的啜泣声。

紧接着,总经理的声音响起: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哭了,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到时候和同事们好好道个歉,我相信他们会原谅你的……”

再后来,时笙就不耐烦听下去了。

她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门被拍开的动静不小,总经理面色不虞地看过来,却在看到时笙时愣了愣,面上随即带了点笑意:

“你怎么过来了?我……”

话音未落,时笙便冷冷开口:

“总经理不打算把她开除吗?”

“有抄袭前科的画师,恐怕不太适合继续待在公司吧?”

第44章好一个从来没分手过

林婉晚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愕,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或许是因为时笙的语气和表情都过于理所当然,林婉晚失声喊了出来:

“你在胡说些什么!”

时笙瞥了她一眼,淡然道:“有什么问题吗?”

林婉晚闭了闭眼,眼眶湿润地看向总经理。

这场闹剧来的突然,总经理看了看林婉晚,又看了看时笙,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短短几秒时间就出了满脑门的汗。

察觉到总经理的表情不对,林婉晚心头一跳,咬着唇哭诉道:

“老板,我保证会改的,这次的事情只是个意外,我画的时候没想那么多……老板,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祁少介绍我来的时候我真的特别高兴,我不想丢掉这次机会。”

还搬出了祁野。

老板更为难了。

他看向时笙,张了张唇,但到底顾忌着林婉晚还在这,没说什么。

而是先挥手道:“林婉晚,你到外面去等着吧。”

林婉晚哭的抽抽搭搭,听话地转身离开了。

路过时笙的时候,暗地里狠狠剜了她一眼。

时笙并不在意。

待人离开,总经理立刻走到时笙面前,压低声音,语气里带着点讨好:

“时笙啊,你和林婉晚多少也是同事一场,这么多天下来,总得有点感情吧?”

“这事也不是不能解决,你看我们现在这个公关不是就弄的挺好的吗?”

“林婉晚年纪也不大,就比你大个一两岁,她平常还时常念叨你呢,这事要不就这样算了?”

总经理擦擦汗,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心里不乐意,但都是女孩子,你们彼此要不就多点宽容,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必闹到上头去呢?”

时笙垂着眼睛。

她倒是看出来了,总经理这是看她平常性子软,想从她这里入手呢。

可时笙又不傻。

她弯唇笑了一下。

见状,总经理以为这事办妥了,便也笑起来:“这不就对了,你们就各退一步……”

“我可没说我要退。”时笙打断他。

总经理面色一僵:

“……什么意思?”

时笙面上还带着笑,一派和善的模样,嘴上却半点不让:

“老大,林婉晚是什么样的人,我相信你比我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