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宋禧辞陈序洲小说_主角叫:宋禧辞陈序洲的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

2023-11-28 17:20:12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我可以对步月歌不满,但如果这一切都是陈序洲的意思,那我就不能有一点不悦。
可那些作品相当于我的生命!
我垂下眼,内心在挣扎。
陈序洲也没再说话,像是在等我的妥协。
我总是对他妥协,原来是因为爱,后来是因为爱和愧疚。
半晌,我终于想明白,重新看向陈序洲。
“如果我把这双腿赔给你,你能不能让步月歌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
十分钟后,我走出了陈氏集团的大门。
陈序洲没有要我的腿,他当时的眼神可能是觉得我疯了。
他给了我一个礼拜的时间,让我想好了去和步月歌道歉。
失主向小偷道歉,多好笑,真是闻所未闻,前所未有。
宋禧辞陈序洲小说_主角叫:宋禧辞陈序洲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迎面一阵闷热的风吹来。
我的眼前倏然一阵模糊,抬手去揉,才发现是积在眼眶里的点点泪水。
不,我绝对不会给步月歌道歉。
我宁愿失去一双腿。
我下定决心,转过身重新走进陈氏集团的大楼。
在电梯里,我一遍遍在内心打草稿,以至于电梯到了顶楼,门开那刻“叮”的一声给我吓了一跳。
这一整层都是陈序洲的办公室。
我深吸了口气走出电梯,一抬头,却看见一个人背对着我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正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和谁打电话。
强烈的阳光下,男人五官完美,西装下的双腿笔直有力。
陈序洲骗了我。
我看着他稳稳的站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如果陈序洲的腿没事,那我被驱逐赶到冰岛的两年算什么?
我的愧疚、难过和后悔……这些都算什么?
在听到我的声音后,陈序洲很明显滞了一下。
他又和电话那头说了几句,才挂断转过来看我。
但我没看他。
我死死盯着他的那双腿,眼前突然变得有些模糊,喉咙也干的泛呕。
我很想质问陈序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再也站不起来了吗?
可话到了嘴边,我的潜意识先一步为他找好了理由欺骗我自己:“现在的医疗技术越来越发达了哈哈……小叔配合治疗,能重新站起来真是太好了。”
“真好、真好。”
我硬扯起嘴角想把这件事一笑而过,但我很显然已经开始语无伦次。
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视线里陈序洲的脸也变得光怪陆离。
我得走了……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于是我转过身就要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可大概是太急了,我脚下一绊,整个人朝前一下摔在了地上!
这一刻我再也忍不住,眼泪一颗颗砸了下来。
“禧辞?”身后传来陈序洲低沉的声音和他靠近的脚步声。
我立刻大声喝止了他:“别过来!我……我没事。”
而后我手脚并用迅速爬起来,快步狼狈的走进了电梯。
电梯下落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心也好似沉入一片又冷又黑的深渊。
怎么会这样呢?
陈序洲怎么会骗了我两年?
难道就因为两年前我不同意分手,他为了摆脱我,所以才借着这个由头让家里把我送走?
产生这个想法的那一瞬,有一股寒意冲上我的头顶。
不!绝对不可能……
陈序洲会这样做,一定有他不能说的理由,我得相信他。
我在心里一遍遍重复着要相信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走去了哪里。
等再回神,是一个人唤住了我。
“宋二小姐,您没事儿吧?”
我循声看去,这才发现自己走回了大院,而叫住我的人是大院的门卫。
“没事。”
我摆摆手,走过铁门。
一抬眼,却看见宋家门口停着好几辆保时捷——
毋庸置疑,我那出去旅游的家人回来了。
我走回自己家的大院,刚靠近宅门,就听没关紧的门缝里传出客厅里几人的说笑声。
我正想敲门进去,这时,却听我弟弟宋景翊问:“我二姐呢?不是说陈先生同意让她回来了吗?”
回答他的是我的姐姐宋明诗:“听说在陈家住着,和以前一样,好像家里亏待她一样,就是不喜欢回来。”
我想敲门的手停在半空,两年没见的想念在这一刻都变成了可笑。
我一个人在国外待了两年,他们没人关心我过得怎么样,而是说我和家里离心,说我不愿意回家。
到底是我不想回家,还是他们不想让我回家?
如果不是他们把我一次次遗忘,我会没办法去陈家借宿吗?
心口又涩又疼,我顶着大太阳站了很久,到底还是收回手转身离开了宋家。
却不想走出院门就看见陈序洲。
让我意外的是,他又坐回轮椅,仿佛我看见他站立的画面只是一次幻觉。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