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正版小说童雪莫绍谦全文阅读-纵情至深终成空免费试读

2023-11-28 17:10:55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江远眉心紧蹙,内心挣扎片刻后才决定松口。

他伸手握住舒栀的胳膊,语气诚恳:“舒栀,我的初心自始至终都没有变,你要相信我,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这么做。”

舒栀被江远突如其来的动作愣了一秒,反应过来后连忙甩开他,眼中带着憎恨:

“你少装,我不会信你的!”

说罢,舒栀决定一定要把江远他们干的事公之于众。

她摔门而出,没有看到江远落寞的眼。

办公室恢复一片安静,江远朝着舒栀离开的方向出神片刻,内心涌上一股苦涩。

舒栀,你再等等,他马上就能戳穿院长倒卖医疗器材的事。

到时候他自然也能澄清自己的嫌疑。

想到这,江远看向窗外阴沉的天,眉心紧蹙。

照舒栀所说,陈妍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身亡?

死因实在太蹊跷,江远想到和院长做交易的背后势力,背后生出一片冷汗。

目前嫌疑最大的就是院长。

江远看了眼日历,心想时间快到了。

另一边,舒栀在洗手间洗了把脸总算恢复了些理智。

现在她先要将护士长的家属安置妥当,再开始调查江远和院长的事。

她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喂,唐老师,舒琪肯呢个还要麻烦您帮我照看一段时间,生活费我等会转给你,嗯,麻烦你了。”

电话挂断后,舒栀回到太平间找到了护士长的妈妈和孩子。

她强忍内心的酸涩道:“伯母,我先带你们出去吧,一直待在这也不好。”

陈母一脸悲痛,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

舒栀艰涩道:“护士长临走前让我照顾你们俩,我不能辜负她的信任啊。”

陈母闻言这才抬头看向她,抽噎道:“孩子,你有心了。但是我女儿死了,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舒栀看着萎靡不振的两人,眼神坚定道:“你们放心,我一定要给护士长讨个公道。”

很快,警方传来消息,说肇事司机醉驾,这才导致了这场悲剧。

但因为肇事司机也当场身亡,而且没有家属,这件事最后居然也只能不了了之。

对于这个结果,舒栀完全不相信。

哪有那么巧的事?

孤身一人的醉酒司机,一起死在这场车祸里,完全不用其他人负责。

另一边,江远也收到了警方这边的结果。

他手里的手机屏幕显示一个群聊,里面几个人聊得热火朝天。

【碍事的人处理掉了,以后再有这种情况我不会再管了。】

【还有一个人,这是两个人一起发现的。】

江远看到这句话后,瞬间握紧手机。

第三十六章

发这条消息的正是苏心语。

她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让那个人把舒栀也一起收拾了。

【那个舒栀,她才是最先发现的人,这种人不能留,她一定会坏事!】

群聊安静了几分钟,很快最开始说话的人发话了。

【我知道了。】

短短四个字,让江远瞬间慌了神。

不可以,舒栀不能死!

他没想到事情会牵连到舒栀,他现在必须采取措施让他们不能对舒栀出手。

江远看着手里的证据,心一狠,拿着手机离开了医院。

翌日,江远一大早就来到了院长办公室。

院长在看到江远后面露疑色:“你怎么来了?”

江远抿了抿唇,故作轻松道:“那边说突发情况,需要再送一批货。”

闻言院长皱紧眉,眼神狐疑地看向江远:“还有几天都不能等吗?”

江远假装出一副势利的模样,勾起嘴角:“他们说价格已经抬两成。”

院长听到价格涨了,眼中的怀疑瞬间被打消,只剩下对金钱的贪婪。

“早说啊,你联系苏心语他们,去准备货吧。”

江远点点头,双手揣在口袋里,紧紧握着手机。

等离开办公室,江远来不及松口气,便马不停蹄地来到警局。

“警官,可以开始行动了!”

当天下午,院长正坐在办公室悠闲的喝茶。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将这一片宁静打破。

院长不悦地皱眉,在看到来电是江远后接通了电话:

“喂,怎么了?”

那边的江远语气听上去十分焦急:“院长,货出问题了,我们被发现了!”

院长猛地站起身,一脸震惊:“你说什么?!”

江远连忙道:“那边的人也知道了,在等您的消息,看您这边需不需要接应。”

院长急得直拍桌:“必须要啊!”

随后,院长从抽屉里拿出另一个手机,连忙给通讯录唯一一个号码发了一串数字。

另一边,江远看到手机里收到的数字,勾起嘴角。

他给舒栀拨通电话,电话接通后,江远连忙道:“你不是想知道院长在干什么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

舒栀语气低沉:“我现在想知道护士长的死。”

江远眼中闪过一抹悲伤,没有接舒栀的话:“舒栀,如果我死了,你会想我吗?”

舒栀拿着手机,下意识皱紧眉:“你要是真的干出伤天害理的事,那你就是死有余辜!”

江远轻声道:“那你来天台吧。”

说罢,不等舒栀说话,他果断挂了电话。

江远将舒栀刚刚说的话在舌尖碾了几遍,露出一抹苦笑。

是啊,他干了错事,是死有余辜。

下一秒,江远收起手机,也朝着医院天台走去。

舒栀这边正头痛怎么调查,没想到江远的电话那么无厘头。

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她倒要看看院长他们到底干了什么事。

与此同时,苏心语正坐在江远的办公室等人。

见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她正要上前抱住来人。

下一秒,她手腕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

“苏心语,跟我们走吧。”

第三十七章

医院天台。

舒栀刚上来就看到了江远和院长。

院长看到舒栀,皱眉看向江远:“她为什么会来这?”

江远没有理会,而是自顾自地朝舒栀问道:“护士长的家属怎么样了?”

舒栀警惕地盯着面前的两人,语气生硬:“与你无关。”

江远美欧气恼,而是了然地笑了笑:“以你的性子,你肯定会收养那个孩子。”

舒栀一脸不悦:“你想说什么?”

江远郑重道:“给护士长讨回公道。”

这下院长终于意识到这是江远做的局,表情扭曲道:“江远!你想干什么?!”

江远转身看向他:“我报警了,我们两个都要坐牢。”

院长一脸怨毒地拿出枪对着江远:“你他妈算计我!”

舒栀和江远都没想到院长居然有枪,江远下意识就挡在舒栀身前。

他整个人十分紧张,但脚下没有动作:“你自己做了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报应迟早都会来。”

舒栀连忙阻止道:“江远你让开!用不着你替我挡着!”

院长咬牙,慢慢后退靠近天台边:“你们就不怕我和你们同归于尽吗?!”

江远面上没有害怕,甚至大步朝前走了两步:“我配合你做了那些事,已经没脸在传这身衣服了。”

说罢,江远把身上的白大褂拖了丢在地上。

舒栀连忙制止他:“江远你疯了吗?!刺激他对你有什么好处?”

江远毫不在意,目光落在院长身上:“院长,你想清楚,非法持枪和倒卖医疗器械,如果再加上杀了人,你这么大年纪了真的能做几十年的牢吗?”

闻言院长额间青筋暴起,扣着扳机的手却是微不可查地松了几分。

江远乘胜追击道:“自首的话,警方还会给你减刑,院长你确定要死撑到底吗?”

一听到自首,院长的神情愈发狰狞:“你做梦!我马上就能逃跑了,为什么要自首?”

说罢,院上眼中还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但下一秒,在看到江远从口袋拿出的手机,院长的脸色大变:“手机为什么会在你身上?!”

江远轻笑一声:“你以为你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