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夏鸢蝶宁澹时近期热推小说-夏鸢蝶宁澹时小说无弹窗免费试读

2023-11-28 17:11:22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她关切道:“苍旻先生睡得可好?”

面色红润的苍旻笑了笑:“还不错。”

众人闻言,越发佩服。

这人竟然真的睡了一天一夜。

昨夜外面喊杀声震天都吵不醒他,不愧是麒麟子。

关心完便是正事,夏鸢蝶又道:“楚军退去,依您之见,我们现在当如何?”

苍旻问:“昨夜攻城,对方是谁领兵?”

林邺回答:“中路将军,韩立安。”

苍旻若有所思模样。

半晌后,他看向几位将军:“依我之见,自当趁对方主将不在,乘胜追击。”

夏鸢蝶一滞,脸色微变:“宁澹时不在军营内?”

苍旻微微颔首,语气肯定:“我虽未与他交过手,但他打过的几场战役我有研究过,今日若是他在,定不会如此轻易退兵。”

经验丰富的林邺也赞同道:“以宁澹时的性子来看,心腹将领被斩首,他绝不会善罢甘休,只怕苍旻先生所言,他的确不在军营中。”

经过此役,他已确认麒麟子名不虚传。

夏鸢蝶并不懂打仗之事,她蹙眉思索:“若宁澹时不在楚军军营中,会在何处?”

一边说,她一边看了眼苍旻。

苍旻斜睨她一眼,摇着扇子似笑非笑:“帝姬,你以为我是神仙,会算卦吗?”

一群人皆露出质疑神色,难道不是吗?

苍旻悠悠然起身,折扇对着沙盘一指:“今夜东风,适宜火攻。”

众人看看沙盘,又看向他,眼里的意思都是:“还说你不会算卦?”

苍旻神态自若,嘴角酝出清浅笑意:“涉猎略广而已。”

确定主要计划,留下众将领在营中商量细节,夏鸢蝶走出营帐。

看着天边红得如血的朝阳,她心底蒙上一层阴霾。

这仗似乎打得太过轻易了些,宁澹时究竟去了哪里?

第32章

此刻的青州城内,一个黑色的影子落在一家茶楼内。

看着窗边长身玉立的身影,禀告道:“主子,韩立安昨夜攻城,无功而返,我军数百人受伤。”

那人听闻转身,一张如冰雪般冷冽又俊美的脸,赫然是不知所踪的宁澹时。

宁澹时将手探出窗外。

微风袭来,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握,似是抓住了一手风。

半晌后,他凉凉声音道:“黑影,通知韩立安,立刻带大军撤退二十里。”

与暗影长相十分相似的黑影道:“是。”

黑影离开不多时,暗影从窗口跃入:“主子,予卿公主已经从军营出来,正往所住府邸而来。”

“她身边护卫不少,难以动手。”

宁澹时不以为意,神色有些兴奋。

“予卿,我们终于要见面了!”

夏鸢蝶刚进到自己的院子,便敏锐地察觉到有些不对。

但她四下一看,又什么也没发现。

烟雨担忧道:“帝姬,你这两日都没怎么吃东西,我去给您弄点吃的吧!”

夏鸢蝶回神,以烟雨的能力都没察觉,大概是她太草木皆兵了。

她神色疲惫地摇头:“我没什么胃口,先去歇息,一个时辰后叫醒我。”

虽然她没上到最前线的战场,但那硝烟味还是弥漫了满城,令她有些不适。

“好,那我先去备着,帝姬您醒来后再吃。”

烟雨离开后,夏鸢蝶脱了外衫到床边坐着,揉了揉眉心。

突然,有风掠过,她背脊一凉,利落地抽出藏在袖中的匕首。

但有人动作比她更快。

夏鸢蝶手腕从背后被人擒住,熟悉刻骨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朕不顾性命潜入这青州城只为见你一面,你就这样迎接我?”

夏鸢蝶眼眶几乎是在一瞬间变得赤红。

她咬牙切齿地吐出三个字:“宁澹时。”

略有些微凉的唇落在她颈间,身后之人轻笑一声。

“我在。”

宛如情人般的呢喃,却令夏鸢蝶遍体生寒。

还没反应,她便被宁澹时压倒在床上,墨色长发铺开。

她脸色淬冰,张嘴就要喊,却被宁澹时眼疾手快捂住。

夏鸢蝶眼里的恨意宛如实质。

若是眼神真能杀人,宁澹时早被凌迟了千万遍。

但宁澹时却眼眸含笑,目光贪恋地扫过她的脸。

“你还活着,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

夏鸢蝶冷笑回应:“那你没死,你知道我有多失望吗?”

宁澹时俊美到凌厉的浓眉微挑,笑意越发灿烂:“想杀了我?回到我身边,我给你机会。”

这时,门外有声音响起:“帝姬?”

夏鸢蝶被制住,无法发出声音。

烟雨又喊了一声,还是无人回应。

她一急就要推门而入,突然有人大喊:“不好,有刺客!”

宁澹时垂眸,唇在夏鸢蝶眉心一触即分。

“下次见面,给我答案。”

说完他往后面的窗子走去,一闪便没了人影。

门被猛地推开,烟雨冲进来,神色焦急:“帝姬您没事吧?”

夏鸢蝶手拂过眉间,冷沉嗓音似地狱传来。

“楚帝宁澹时已潜入青州城,全城搜捕,死活不论!”

第33章

听闻这消息的林邺等人脸色难看至极。

两军交战被敌方主将潜入大本营,如此荒谬。

若是宁澹时有心杀了夏鸢蝶,幽云十六州联军瞬息便能瓦解。

同一时刻,楚军全体后撤二十里,火攻计划还未开始便失败。

而宁澹时仿佛消失在这青州内,遍寻不得。

苍旻听见此事,摸了摸下巴,颇有兴味地笑了。

“灯下黑啊,有趣!”

他看向夏鸢蝶:“不是说宁澹时对你百般折磨,现在却不顾自己性命都要来见你。”

“我怎么知道。”夏鸢蝶黑着一张脸,冷冽似冰,“那就是个疯子。”

或许,她从来都不了解宁澹时。

苍旻补充:“疯子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疯子不仅聪明还手握重权。”

夏鸢蝶忍下火,问:“你的火攻计划已经被破解了,现在怎么办?”

“你讲宁澹时与你见面说的话,一字一句说与我听。”

夏鸢蝶抿了抿唇:“他问我是不是想杀他,回到他身边,他给我这个机会。”

苍旻笑容越发意味深长:“这样啊,看来我们楚帝还是个情种。”

夏鸢蝶不可置否帝冷笑一声。

苍旻道:“如果他如你所说,我倒是有个法子将人吊出来,就是不知帝姬愿不愿意配合?”

夏鸢蝶还没说话,林邺先反对道:“不行,帝姬现在绝不能冒险,你现在必须住到军营去,我就不信宁澹时有通天的本事还能潜入军中。”

苍旻没说话,只云淡风轻看向夏鸢蝶。

夏鸢蝶沉吟一瞬,冲林邺摆手:“我若是这么轻易便怕了宁澹时,后面的仗还怎么打?”

她问:“苍旻先生有什么计划,你只管说。”

苍旻说:“宁澹时既对帝姬这么势在必得,那我们便让他知晓,帝姬意中人已经另有其人。”

见夏鸢蝶垂眸沉思,苍旻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又道:“这法子只怕对帝姬的名声有些影响,帝姬若是介意,我们另寻他法。”

“名声?”夏鸢蝶想起了王城攻破时,自己为了护佑大嫂二嫂在宁澹时手下的那些日子。

名声这东西,于她来说是最不值一提的东西。

“谁来做这意中人?”

苍旻目光扫过在座众人,还未开口,夏鸢蝶一锤定音:“看来,只能委屈苍旻先生了。”

苍旻难得露出一丝怔愣:“我?”

夏鸢蝶笑意嫣然:“谁能比您更有说服力呢?”

一群将领点头赞同。

除了苍旻,还能让宁澹时感到威胁呢?

其后几日,苍旻与夏鸢蝶同进同出,十分亲密模样。

很快,满城百姓都传言,两人两情相悦,互许终身。

茶楼里,有人议论道:“一个名震天下的麒麟子,一个是帝姬,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一旁靠窗的位置,一个面容不起眼的白衣公子手一用力,瓷杯碎成齑粉。

这人正是易容之后的宁澹时。

他低声呢喃:“麒麟子苍旻!”

暗影给他换了个杯子,低声道:“主子,搜查越来越严了,要不我们还是先出城吧?”

宁澹时嘴角勾起:“不急,好戏才刚开始!将七影卫全部召集。”

第34章

没过多久,韩立安按捺不住,率先攻城。

夏鸢蝶见状问苍旻:“莫不是宁澹时已经回了楚军?”

苍旻淡淡摇头:“我觉得没有。”

突然林清臣过来,语气略有些焦急:“苍旻先生,韩立安摆出了一个很奇怪的阵,请您前去看看!”

他看了眼夏鸢蝶:“帝姬跟我一起去吗?”

夏鸢蝶冲他一颔首:“你先去看看,我不了解就不去添乱了,放心,我身边已经安排了足够的人。”

然而那两人刚离开没多久,又出现一个林清臣过来:“帝姬,出事了,对了,苍旻先生呢?”

夏鸢蝶脸色一变:“糟了,中计,烟雨,快带人去追!”

烟雨刚带人出去,林清臣却歪了下头,骤然露出一个笑。

夏鸢蝶手猛地攥紧,心中不安浮现。

下一秒,熟悉的声音从林清臣口中吐出:“予卿!”

夏鸢蝶长长吐出一口气。

现在才是真的中计了!

第一个林清臣确实是真的,是她太过草率。

“宁澹时!”夏鸢蝶警惕地看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一边说,她一边往旁边看。

宁澹时撕下人皮面具,露出本来面目。

“别找了,你剩下的人已经全部被解决了。”

他一笑起来清风醉月,然而夏鸢蝶却只觉得脊骨发凉,一步一步往后退。

宁澹时一步步逼近,慢条斯理地问道:“你和那个苍旻,究竟是什么关系?”

夏鸢蝶一双寒凉的眼看向他:“与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与我没关系呢?”宁澹时终于将她逼到墙角,抬手轻轻抚摸过她耳垂,“你可知道,我那皇后之位,可还为你留着。”

夏鸢蝶骤然沉下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