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予路凝周年宣小说精选热门赏析 予路凝周年宣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8:20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请你配合我们调查。”

恐惧让苏雪乱了阵脚,也不管刚刚和周年宣吵成什么样,扯开嗓子就喊:“小叔!小叔救我啊!”

眼看着来兴师问罪的人居然被警察带走,邻居们也都不好说什么,悻悻散去。

等周遭安静的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后,予路凝后知后觉地抽出手:“方颖怎么样了?”

周年宣看了眼空荡的掌心,眸光微暗:“轻微脑震荡,很快就能出院。”

他顿了顿,似是还有话没说完。

予路凝把搭在手臂的衣服还给他:“你脸色不好,回去休息吧。”

“我……”

“刚刚谢谢你替我说话,但也请你给我一个安静的空间。”

予路凝说完,转身进了堂屋,顺手关上了门。

衣服还残留着抹余温,却像岩浆烫的周年宣指尖发颤。

看着紧闭的门,他自嘲一笑。

周年宣啊周年宣,能言善道的你居然有一天会这么笨嘴拙舌。

桌上的面还在冒着热气,雏菊的细叶也微微晃动着。

予路凝听着门外渐远的脚步声,揉了揉酸涩的双眼。

她走过去坐下,夹起面送进嘴里,泪水忽然就掉下来了。

面其实不怎么好吃,但她却觉得这碗面里有苏母和苏奶奶的温暖。

这是周年宣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给自己做吃的。

感觉到眼泪的咸涩,予路凝慌忙抹了把脸。

该死,她什么时候这么爱哭了……

派出所。

得到消息的苏父急匆匆地赶了过去,见问询室里的苏雪哭的梨花带雨,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苏雪顶着满脸泪水叫着:“爸,你让周年宣做我的律师,我不想坐牢啊!”

谁都知道周年宣金牌律师的称号,有他在,哪怕有罪,挣个缓刑也好。

而苏父却一脸难色,予路凝二审时周年宣就拒绝出面,现在他又这么护着她,怎么可能帮苏雪打官司。

看苏父不说话,苏雪又哭了起来:“爸,你就忍心我像予路凝一样坐牢吗?”

“好好好,你放心,爸一定想办法。”

离开派出所后,苏父没打算直接去找周年宣,而是去找季母,想靠她做做周年宣的思想工作。

她好歹是陈慧的好朋友,应该会出面帮忙的。

季家。

季父拎着行李箱,径直朝门走去。

“站住!”正在吃早餐的季母呵住他,“你上哪儿去。”

季父疲惫地打开门:“回乡下。”

听了这话,季母“啪”的放下筷子,起身过去死死抓着他的手:“走可以,你先把钱还给我。”

季父恼羞成怒:“钱钱钱,你就知道钱,你骗了苏家两百万,间接害了苏家两条人命,就不怕遭报应吗?”

季母气的怒目圆睁:“喊什么?那些钱你没花?”

见她不知悔改,季父失望地摇摇头:“我真是一天都跟你过不下去了,离婚吧。”

说着,他推开门就要走。

可季父刚要踏出脚,门口面色铁青的苏父让他和季母心头一窒。

第七十六章

气氛一下僵凝,隐约透着火药味。

季母率先反应过来,硬着头皮笑了笑:“老苏来了,进来坐。”

她让出路,企图銥誮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可苏父却没有动,眼神越渐凶狠:“怪不得我妈那两百万不翼而飞了,原来是被你们偷走了!”

季母脸色一白,目光瑟缩地不敢说话。

季父抿抿唇,态度缓和:“这事的确是我们不对,当初……”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苏父突然抓住季母:“先别跟我扯什么对错,先找个地方说理去,走!”

刚才还横眉倒竖的季母吓得颤抖起来:“老苏,有话好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偷了我们家两百万,还有什么好说的?亏你和陈慧还是好朋友。”

苏父瞪着满头冷汗的季母,语气威胁:“怕我报警就赶紧还钱,对了,那两百万还是十五年前的,现在至少给我四百万!”

听到“四百万”,季母腿都软了。

她现在全部家当也不銥誮过十五万。

看季父季母苍白的脸,苏父破天荒的没有咄咄逼人,反而话锋一转:“不过你们要是让周年宣帮我一个忙,我不仅只要两百万,还不会报警。”

没等季父发问,季母连声答应:“好好好,只要你不报警,什么忙我都让他帮。”

另一边。

周年宣回到家,看了眼狼藉的客厅后径直躺到了沙发上。

他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不断回荡着季父的话和予路凝的反复拒绝他时的脸。

心脏的钝痛让他更加混乱,理不清该怎么向予路凝坦白。

安静的环境和疲倦让周年宣有些昏沉,正当他快要睡着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季母。

周年宣眉目一拧,将手机调至静音后便扔到一边。

浅眠了一会儿,剧烈的敲门声在屋子里乍响。

“周年宣!”

何思辰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周年宣起身,脸色铁青地开了门:“干什么?”

“我刚去予路凝那找你,她说你回家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离开她吗?”何思辰劈头盖脸地责问起来。

周年宣沉默,转身去倒了杯冷水喝。

见他一副颓丧的模样,何思辰有些恨铁不成钢,要不是答应了予路凝不能告诉周年宣手术的事,他真想一吐为快。

“你到底怎么想的?”何思辰皱眉问。

周年宣眼底掠过丝迷惘:“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思面对一个自己亏欠了太多又有爱不能说的人。

何思辰想劝几句,可看见周年宣手机屏幕亮了,是季母的来电。

“阿姨电话。”

周年宣捏了捏眉心后才拿起按下接听键:“什么事?”

自从知道季母骗走苏奶奶两百万的事情后,他觉得自己和嘴里那声“妈”都极其卑劣肮脏。

季母的声音鼻音很重,像是刚哭过:“寒夜,你帮帮苏雪吧,妈求你了……”

一向强势的母亲突然这么哀求,让周年宣有些错愕。

可听她要自己帮苏雪,似是明白了什么。

他语气冷然:“那是她的事,跟我没关系。”

“你非要这么逼妈吗?”

“是你一直在逼我。”

听着母子俩的话,一旁的何思辰心中不免唏嘘。

正当周年宣以为季母放弃了时,却听手机里传出她气恼的话。

“好,求你不行,我去求予路凝!”

第七十七章

听到季母的话,周年宣一愣:“等等,你……”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