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韩秀羽顾渊宁独家小说,韩秀羽顾渊宁无删版推荐

2023-11-28 17:13:21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轰隆——
屋外忽然划下一道闪电,刺白了韩秀羽的脸。
“不……”
她惊恐后退,恍惚间,好像在韩安妍的影子后又看到那群拧笑的男人!
“不要过来……不要!”
她发疯般,跌跌撞撞跑下楼,跑出项宅,跑进漆黑的夜里。
“轰隆隆!”
明明已经入秋,可天空却反常响起一道道惊雷,哗啦啦的大雨浇了下来。
雨水很快淋湿了韩秀羽,她却顾不上冷。
“快一点,再快一点!不能被追上……”
越是着急,越是出错。
‘咔嚓’一声,她踩空阶梯,脚踝脱臼了。
扑通一声,她摔倒在地,疼的意识错乱。
“呜呜——”
夜风中,道路两旁的树枝在雨中摇晃,路灯下滑过一道道影子!
“不!别过来!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惊恐间,韩秀羽的情绪彻底失控。
剧痛间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她好像看到那群人拿着麻绳,剪刀,烙铁……又都围了上来!
他们剪碎她的衣服,绑住她的手脚,摄像机不断闪烁拍照录像……
“不要!”
“我错了……顾渊宁,求求你来救救我,我再也不敢缠着你了!”
“疼……好疼……为什么还没有人来救我?”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啊!”
韩秀羽错乱绝望,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死去的时候,黑暗中,一道冷漠的声音忽得刺来——
她猛地惊醒,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医院。
还没回过神,一直大手忽得拽过她的手腕,顾渊宁冷漠的脸映入眼帘:“大半夜跑到屋外淋雨昏迷,你又想博什么关注?”
“安分了半天又开始作,怎么,那群绑匪还没让你吃够苦头?”
轰的一下,韩秀羽骤然挣扎起来。
“不,不要……我疼,求求你不要把我交给绑匪!”
“我错了,我听话,我再也不缠着你了!”
顾渊宁一愣,他也没用多大的力气。
可韩秀羽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他抿唇松开手,韩秀羽立刻缩到床角,紧紧抱着被子。
顾渊宁看在眼里,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招来医生吩咐:“给她做个全面的检查。”
检查?
韩秀羽身形一僵,如果做检查,自己这一身的痕迹肯定会被看到……
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她被怎样折辱。
不,至少……给她保留一点儿尊严。
韩秀羽鼓起勇气,望向床头的男人,试着哀求:“我没病,可不可以不做检查?”
可这话落在顾渊宁耳里,却坐实了她心虚:“韩秀羽,少再耍花招,你敢不听话试试看!”
韩秀羽的心凉了下去。
早该猜到的,顾渊宁都直说了她就是贱命一条,又怎么会心疼她有没有尊严?
很快,韩秀羽被去检查。
两个小时后。
她被送回病房,意外的是,顾渊宁竟然没有走,还在接电话。
“你早点休息,我马上回去陪你。”
男人的眉眼温柔,话也温柔。
韩秀羽死死抓着衣角,其实这种温柔,在她没跟他表白之前,她也曾拥有过。
大概是她的喜欢真的让人恶心吧,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得到过顾渊宁的好脸色。
正想着,只见顾渊宁已经挂了电话,转过身来。
视线相交,韩秀羽下意识低下头。
却听男人嘲讽:“既然没事就跟我回家,以后少在奶奶面前上演这种离家出走的戏码,你以为谁会因此在意你?”
哪怕知道他不在意,可他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她的心还是针刺一般的疼。
眸子颤了颤,她退后两步低说:“……我是真心想搬出来住,这些年,我感谢奶奶和项家对我的照顾,我确实不应该继续打扰你们的生活。”
她以前不懂事,总凭借长辈们的口头婚约,以顾渊宁的未来妻子自居。
她错了。
顾渊宁看着低眉顺眼的女人,不信任地冷笑。
正要继续说话,这时,医生正好拿着一份报告单走来,扔出惊雷的一句——
“赵小姐,你怀孕两个月了。”
韩秀羽顾渊宁独家小说,韩秀羽顾渊宁无删版推荐
医生的话如惊雷,震得周围忽得死寂。
下一秒,顾渊宁忽得猩红了眼抓住韩秀羽,满眼森寒质问:“你肚子里怀了哪个野男人的种?!”
韩秀羽还没从震惊回过神,脑海忽得一阵刺痛,那一个月被按在地上折辱的记忆凌迟一般涌来——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拼命摇头,挣扎,却惹来顾渊宁更用力的拉扯:“和谁做了你能不知道?还是说人太多了,你自己都记不清了?”
手腕剧痛,可记忆里痛苦混乱的画面令她更痛!
“求求你不要问了!”
“……救命!救我!”
韩秀羽涕泪四流,又哭又求,说不出的狼狈。
一旁的医生看出不对,试探插话:“项总,赵小姐情况不对,您有话好好说,不能再刺激她了。”
顾渊宁冷笑,拎起韩秀羽往房间里拖:“故意装疯是吧?”
“给她打镇定剂!”
很快,药液被注入韩秀羽的身体,她被迫昏睡过去。
梦里并不安稳,她好像回到苦难开始的前一天——
那晚,顾渊宁喝醉酒,她把人带到了酒店,抱着隐秘的小心思照顾他,她没想到自己真的能得偿所愿。
被他压着,没入身体的那一刻,她很疼却满足笑问:“盛筠,今晚过后,我们就结婚好不好?我真的好喜欢你!”
一夜折腾,她自以为修成正果,可醒来却已经落到了绑匪手里。
随后,是暗无天日的折磨。
药效过后,韩秀羽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撑起身,摸过手机一看,是项奶奶来电。
她愣了一瞬,犹豫了片刻还是接起,项奶奶大概是这个世界上能唯一给她温柔的人了。
划开接听——
“岚一啊,奶奶听说你怀孕了,和盛筠结婚的事你要不还是考虑一下,毕竟你们都有孩子了……”
老人欣喜的话怔住韩秀羽。
项奶奶以为孩子是顾渊宁?
她两个月前确实跟他有过,但……
“奶奶——”
“韩秀羽,你休想把孽种栽赃到我头上!”
冷酷的话一落音,身后忽然伸出一只手,一把夺过手机,嘭的扔远!
四目相对,顾渊宁眼中的杀意刺的韩秀羽一个哆嗦。
“不,你听我解释,我没——”
话没说完,却忽然被对方掐住脖子。
男人目光嫌恶无比:“你可真有能耐,一次又一次叫我知道,你还能更恶心!”
“……唔”
韩秀羽摇头挣扎,可顾渊宁眼中的杀意却越来越浓。
她真的没想再跟他沾上关系。
为什么就不肯信她一次。
好难受,她要窒息了。
渐渐地,她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其实,这样死了也好……
可这时,顾渊宁却忽然甩开她。
“咳咳!”
她颤颤地趴在床边,大口呼吸着空气,头顶上方传来冷酷一句:“把她送去郊区,以后不准这人出现我面前脏了我的眼。”
“好的,项总。”
韩安妍出现在门口。
韩秀羽抬头看去,顾渊宁的背影已经看不见。
可话却若如同利刃,一直捅在她的心间。
她是脏了。
如果能重来,如果知道喜欢他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她再也不会喜欢了。
两个小时后,韩秀羽被送到了郊区的公寓。
她浑浑噩噩下车,正要离开,身后忽然传来韩安妍得意的问话:“那些绑匪怎么折磨你的?我听说有钢针,烙铁,还有他们肮脏下流的身体。”
韩秀羽面色一白,差点摔在地上。
内心最不堪的伤疤就这么再次被韩安妍揭开,她僵硬转过身,难以置信地看着韩安妍:“你怎么知道这些?”
韩安妍恶毒的表情再也不遮掩,下车朝她靠近,压低的声音恶意满满——
“不仅我知道,盛筠也知道,虽然是我提议让他晚交赎金,可他说了,早就厌恶你的骄纵跋扈,现在你怀上孽种,他总算摆脱你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