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厉衍琛苏暖暖知乎小说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厉衍琛苏暖暖无删减热文推荐阅读

xiaoe 2023-12-05 11:15:10 13
xiaoe 2023-12-05 13
点击阅读全文

有阖上眼断气的时候还攥紧了一块玉佩,嘴里呢喃不清地喊着一个明溪。

“柠柠……”

低哑痛苦的嗓音,让韩初蕴猛地睁眼。

她从床上坐起身子,怔怔地发呆。

她想起厉衍琛说的话:“死的不止你一个,在梦里我也死了。”

又想起吴茜的话:“新来的监制说女主独自死去,男主和婢女幸福一生的剧情不合理,要改成男主骗了女主,为她战死的结局。”

韩初蕴一直不相信,她梦了那么多年,结局都是一样的,从来就没有另一个结局。

可现在,她真的梦见了。

韩初蕴有些心烦意乱地捂住头,不由得又想起厉衍琛。

昨天之所以把话说的那么重,归根结底是她的想法不够坚定。

心刚刚软化一点,就被迫又僵硬起来,但凡她真的可以对厉衍琛坐到视而不见心如止水,也不至于用再出国一次来威胁。

听起来很坚决,但里面包含了太多的心虚、动摇、矛盾。

已经中午了,她还要去剧组。

韩初蕴起身洗漱好,换好衣服,走向门口。

她打开门,看见对面房间的门。

耳边却又一次响起吴茜昨天说的话:“厉衍琛进医院了。”

“不清楚,但应该不是小毛病。”

“你要是有空可以去看看他,但要是觉得没必要,不去也行。”

“以免给他希望。”

深吸了口气,韩初蕴试图压下心里那些复杂情绪,准备离开。

厉衍琛苏暖暖知乎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厉衍琛苏暖暖无删减热文推荐阅读

可眼前突然浮现梦中厉衍琛那悲怆的一幕:“柠柠……”

她的心重重一沉,所有理智都被抛至脑后,大步走到对面门前,伸手敲门。

没人开门。

韩初蕴咬紧牙关,用了些力气又敲了好几下。

可好久,里面还是无人回应。

厉衍琛不见了。

这时,吴茜打来电话:“柠柠,你什么时候来剧组?”

韩初蕴看见眼前紧闭的门,脑子很乱,乱成了一片。

沉默了会儿,她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步伐很急。

“我今天不来了,我有事。”

第七十二章

车缓缓停在路边,韩初蕴付过钱后走下。

她抬眼看着别墅,里面一片漆黑,没开灯,不知道厉衍琛在不在家。

走到大门前,韩初蕴盯着密码锁,抬手,食指指腹按上去。

还是她和厉衍琛的结婚纪念日,门打开了、

门外的灯光照亮玄关,也隐隐约约照亮其他地方,但还是看不太清。

韩初蕴有种很怪异的感觉,感觉别墅里的什么东西正从各个角落一点点向她聚集,仿佛一根藤蔓,缠住她的身体。

她已经三年没有走进这个房子里。

上次来,她也仅仅是在门口和厉衍琛摊牌之后,就离开了。

韩初蕴没有刻意去记住离开时里面是什么样子,但时隔三年再归来,她还是能看出,这里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眼前的场景和记忆中的画面无缝重合,就好像,她是三年前正准备离开这里那天一样。

窗帘、沙发、地毯、茶几上的花瓶、柜子里的药盒……韩初蕴在客厅里走了一圈,开始变得难以置信。

因为眼前的一切都没有变过,和她离开时一模一样,几乎让她错以为这栋房子几年间都没住过人,所以才没有改变。

但它干净整洁,玻璃茶壶里还装着冒着热气的白开水。

不仅是客厅,还有厨房、书房、洗手间。

冰箱上贴着一张已经泛黄的便利贴,上面是韩初蕴的笔迹,写着:“热一杯牛奶给他,对身体好。”是几年前她写的。

竟然还贴在上面。

韩初蕴在冰箱前站到腿麻,才转身上楼梯,走向主卧。

她不知道厉衍琛在不在里面,伸手敲了门。

与此同时,她的心脏怦怦跳,好像在屏息等着一个答案。

没人回应,韩初蕴推开门,里面果然还是漆黑一片。

但借着窗帘缝隙透进来的光,她看见床上躺着个人。

走进去,刚迈出一步,踢到了一个空易拉罐。

韩初蕴皱着眉打开灯,屋子亮起来的那一瞬间,她看见了一地的啤酒罐,都是空的。

而厉衍琛歪到在床上,侧脸、耳朵连同脖颈都是红的。

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件白色的裙子,是韩初蕴的“遗物”。

韩初蕴牙关发颤,差点磕到舌头,细密的痛意从心底漫上来。

她往前走了两步,声音有些哑:“厉衍琛。”

“……”

厉衍琛没反应,韩初蕴又喊了声:“厉衍琛。”

终于,那个人睫毛动了动,睁开眼睛,慢慢转过去看。

那双漆黑的眼睛里满是醉意和茫然,他看了韩初蕴几秒,忽然笑起来,然后伸出手牵住韩初蕴的手腕,将她拉近:“你来了?”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理我了。”他把脸埋在她的颈窝上,温热的呼吸悉数喷在上面,“还好,梦里的你还理我。”

韩初蕴呼吸一滞,声音颤了下:“你喝多了,好好躺着睡觉。”

可厉衍琛却没动,语气忽然有些难过,眼眶更红了一层:“你不要我了,柠柠,你把所有东西都带走了。”

“你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留给我,就只有那张支票……你真的不要我了。”

第七十三章

酸胀的涩意在韩初蕴的喉咙和鼻腔中骤然蔓延。

她仰起头,用力眨了眨,忍下涌上来的泪意。

厉衍琛松开她,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处,好像很委屈:“柠柠,我冷。”

韩初蕴有些哽咽:“为什么冷?”

“因为……”他低下头,按着她的手背,“你不在,这里好冷,屋子太大了。”

韩初蕴深吸了口气,才发现手上有点湿,抬眼一看——

厉衍琛哭了。

心好像紧紧揪在一起,喘不过气,韩初蕴不得不又深吸了好几下,来缓解胸腔里那种难以忍受的疼痛。

“柠柠,我不知道要怎么补偿你。”厉衍琛吞咽了下,“你不肯给我机会,不想见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好……”

韩初蕴看着他:“那你要我怎么办?”

问他,也问自己。

她花了几年的时间抚平旧伤和余悸,根本没再想过和厉衍琛的未来,也已经决定好要过没有厉衍琛的人生。

她的耳边充斥着旁人的劝阻,劝她别重蹈覆辙,劝她别再犯傻。

厉衍琛摇摇头,意识不清:“不怎么办,你照顾好自己,我不会打扰你了,你不要出国。”

韩初蕴红着眼别开头,颤巍巍喘了口气,把手抽出来:“我去拿毛巾给你。”

走进洗手间,却愣在原地。

她看见自己的毛巾牙刷都原原本本放在最初的位置,没有变过。

就像她真的没离开过一样。

韩初蕴打开水龙头用热水浸湿毛巾,水流倾泻的时候眼泪也跟着流下来。

正准备回去,一转头却见厉衍琛站在卫生间门口,表情还是迷蒙的。

他走上前,用手捧住她的脸,微微蹙眉:“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又让你伤心了?都是我不好,你别哭了,好不好?”

“我不想在梦里还看见你掉眼泪,我会很难过的。”

“没事。”韩初蕴知道他还把自己当成梦,吸了下鼻子摇头,然拿毛巾替他擦了擦脸,“去睡觉。”

厉衍琛声音低下去:“还没吃药……”

韩初蕴一怔:“你生了什么病,要吃什么药?”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厉衍琛看起来像是在思考,随后说:“安眠药。”

“喝了酒不能吃药。”韩初蕴带他回到床上,盖上被子,“我关灯了。”

可厉衍琛却拉住她的手:“不要关,我怕黑。”

韩初蕴转头看他,带着疑惑。

怎么会?他从前睡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