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你比生命更重要小说推荐阅读 纪凉川江笙小说你比生命更重要全文在线赏阅

2023-11-28 17:18:46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个小时的烟,神情颓废,真想被烟给熏死,他对江笙做了什么,让她怀着孩子被车撞。

  当时,她可能看到了他和莫夏在一起。

  纪凉川垂着头,肩膀抖擞了两下,又抬起头,嘴角上扬,“江笙啊,不是让你打掉孩子吗,你怎么就出车祸了?”

  凉川。

  江笙走在家门口,看到纪凉川坐在沙发上,一切都是她离开的样子,什么都没变过,那张离婚协议书也还在。

  离婚协议上的两个大字刺痛了纪凉川的眼睛,这个家没有了江笙,只留下了离婚协议。

  原来她已经想好离婚了。

  江笙坐在纪凉川对面,伴随着寒冷的夜里,只剩下凝结的气息。

  纪凉川什么都不说,江笙也不明白他此刻的心情。

  心满意足?

  还是说心底会有那么一点点不舍呢?

  如果可以,她当然希望是第二种。

  凉川,你有没有那么一丁点喜欢过我?

  我不奢求太多,坚持了这么多年,我只希望你有那么一瞬间爱过我,会舍不得我。就算你向我走出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我会疯狂的奔向你。

  死之后才会有这种希冀吧,因为江笙知道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纪凉川了。

  也不知道哪一天,她就真的消失了。

  不记得纪凉川,不记得任何人,甚至连她也是虚无的。

  “江笙,你那么想离婚,就过来找我啊,你来,我就离。”

  纪凉川讪笑,装作什么都不在意,他不会在意江笙,只是想和她离婚,至少她活着才不会这么难受。

  殊不知,听到这话,江笙的心已经千疮百孔,就算她死,纪凉川也没有半点怜惜,这个答案早就知道了。

  可为什么,离婚这种字眼从他嘴里说得那么轻松。

  当初,她在离婚协议上签下名字,花费了多少勇气,流下了多少眼泪。

  为什么,纪凉川永远比她更绝情。

  江笙又坐在纪凉川的旁边,从前她不敢大胆的走向他。

  因为喜欢,所以小心翼翼。

  因为喜欢,所以害怕他的每一次转身。

  江笙靠着纪凉川的肩膀,哪怕知道此刻的宁静是虚假的,她也想骗自己,纪凉川接受她了。

  纪凉川坐了许久,江笙就待了许久,眼眶里的泪滑落,滴在了纪凉川的手上。

  凉凉的,纪凉川总算是有了知觉,摸了手背上的眼泪,震惊的说道,“江笙,是你吗?你在哪里?”

8 江笙,你回来了

  纪凉川突然的起身,吓得江笙一大跳,眼泪婆娑跟随他着急的身影。

  “我知道你在,别在玩把戏了,我知道你没死。”

  纪凉川四处寻找江笙的影子。

  有种绝望,莫过于在纪凉川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是不存在的。

  凉川,我在,我在这里,我回来了。

  江笙擦掉眼泪追着纪凉川跑,站在他面前,却发现纪凉川下一秒就能够穿过她的身体,完全没有看到她的存在。

  凉川,凉川,我在这里,你看看我,我就在你身后。

  江笙模糊了眼睛,似乎每次都是这个背影,不管怎么抓都抓不到,他从来不会注意到自己。

  一切是错觉,纪凉川寻找整个房间都看不到江笙的存在,渐渐的他也就放弃了,桌上的协议还在好好的放着,十分的刺眼。

  “江笙,你不是想要离婚,出来啊!”纪凉川咆哮。

  江笙闭上眼,心如刀割,仅仅只是离婚吗?

  “咚咚咚。”

  传来敲门声。

  纪凉川立马冲过去,见到人立马抱住她,“江笙,你回来了!”

  莫夏惊愣的蹲在原地,脸色惨白,不知是该答应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她搂住纪凉川的腰,“凉川,我回来了。”

  这个声音不对劲,纪凉川立马松开她,“怎么是你。”

  出院的时候莫夏没有到场,不放心纪凉川来到这里……只不过他脱口而出江笙的名字令她的热情降到最低点。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所以来陪你。”莫夏忍着不快,故作微笑。

  江笙是何种心情?

  最爱的男人是其他女人的了,而且还登堂入室,她想把莫夏赶出去,就凭莫夏诬陷她这一点就无法原谅。

  江笙眼睛发红充满着戾气,像是要报复的女鬼一般狰狞。

  “凉川,我好冷。”

  莫夏总觉得背后阴森森,立马钻进了纪凉川的怀抱。

  纪凉川没有推开,他的精神集中不了,满脑子都是已经去世的江笙。

  没有拒绝令莫夏暗喜,乘胜追击,拿过纪凉川的手放在肚子上,轻声的说道,“你摸摸孩子,再过几个月孩子出生了,我们又可以重新开始生活。凉川,不要再想江笙了好不好,她已经死了,赶紧把她葬了吧,她好安息。”

  莫夏蛊惑着纪凉川,只有亲眼看着江笙被火化,才能相信不会打扰到她和纪凉川的生活。

  他们有了孩子。

  江笙差点忘记了,莫夏怀上纪凉川的孩子。

  戾气瞬间消散了,眼睛里流的是没有颜色的血。

  江笙失魂落魄,气焰消弱,再也没有勇气待在这里,一步步的退开。

  纪凉川凝视着莫夏,总归不是等待已久的江笙,一点点从她手里抽离,“莫夏,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你回去吧,我没事。”

  说完,纪凉川失落的走进卧室。

  冰冷的客厅,莫夏僵硬在原地,她以前觉得江笙是阻碍,只要她消失了,她和纪凉川能再续前缘,如愿以偿了,却发现江笙已经走进了纪凉川的心底。

  莫夏紧握拳头,必须得让江笙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

  窗外电闪雷鸣,像是一个巨大的黑布笼罩着大地。

  纪凉川喝多了酒,呼吸不过来,口干舌燥扯了扯衣领,睁开眼的同时发现床边站着一个单薄的身影。

  他擦了擦眼睛,惊讶,“江笙?”

9 纪凉川,永别了

  湿哒哒的水滴声,地上积着一圈水,滴答滴答和外面的雷声是两个极端。

  “凉川,我要走了。”

  “去哪?”纪凉川立马从床上爬起来,“我知道你没死,你能去哪?”

  江笙苦涩的笑,“去一个没有你的地方,你不是说我出现就离婚,离婚吧,以后我们再也没有瓜葛了,我成全你和莫夏,祝你们幸福。”

  “别走!”纪凉川连忙拉住她,发现手从她身体穿过,“江笙,怎么回事?”

  “我死了。”江笙眼眶含着泪,“我出车祸死了。那天我等了你一晚上,想要告诉你我怀孕了……可是我看到你和莫夏在一起,她怀着你的孩子,真好,也算是了了我未完成的心愿。”

  那天她真的看到自己和莫夏在一起了,纪凉川声音发抖,其实他知道,只不过没多管闲事,“那天出车祸的人是你。”

  “是我,我躺在地上的那一刻还在叫你的名字……可是你没看我,你永远都不会正眼看我。”江笙绝望的说道。

  她和纪凉川之间的距离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平等的感情,有个人总有一天会累。

  她累了,还一败涂地。

  纪凉川找不到何种理由去解释ɓuᴉx,就像他从来不了解对江笙的感情一样。

  “哦,我已经死了,离婚也没必要了,你一样可以和莫夏结婚,厮守终生。”

  江笙站在纪凉川的的面前,却像是隔着千山万水,永远都无法走进他心底,纪凉川什么都不说也就是默认了,江笙苦涩的滋味蔓延整个心房,无比的痛苦和悲伤。

  就这样离开吧,永远的消失。

  “江笙,你不能死。”纪凉川说道,“活过来,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江笙一直往后退,“我再怎么自私,也没你自私,纪凉川,永别了。”

  说完,江笙的影子变得越来越透明,消失在他眼前。

  “江笙,你回来,回来!”

  纪凉川从梦中惊醒,醒来后发现是一场梦,他出了一身冷汗,从心底感觉到害怕。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