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大叔好撩,闪婚诱哄脸红心跳唐朵郁文舟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大叔好撩,闪婚诱哄脸红心跳全文无弹窗免费试读

2023-11-28 17:11:41 14
2023-11-28 14
点击阅读全文

段时间烦躁的时候,就会找你聊天。因为和你聊天,我不得不迫使自己冷静,装成稳重的大人。最关键,可以从你所有自勉和感谢的话里,寻求到鼓励和安慰。”

  “那时候,我十八岁,却需要从一个十岁孩子的身上,谋求精神上的慰藉。”

  “所以,即使后来你搬去大姨家,基金会停了你的申领资质,你也不肯要我给你转的钱。我还是自私的,不想放过你。”

  “慢慢,形成习惯。直到三年半前,秦添说应该去看看你。”

  秦添说:“养了这么久的孩子,都不知道长什么样。老衲帮你去看看。”

  那之前,郁文舟只在基金会的电脑上,扫过一眼唐朵十岁时的照片。黑白大头照,除了楚楚不安的眼神,他什么也没记住。

  他被秦添拽上车,开进传媒大学。

  那是郁文舟第一次亲眼见到唐朵。

  她在一群人中,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猛然回头。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困惑地四下寻觅。

  在知道是“景叔叔”托人送来礼物后,稚嫩的小脸写满开心。那清纯的笑容,不染一点杂质。那声清脆甜软的“谢谢叔叔”,宛若天籁。

  比他想象的还要纯洁美好一万倍。仿佛刚刚降临到凡尘,干净得一塌糊涂。

  那是隔着车窗的一眼万年。

  “那之后,我偶尔会来学校,偷偷看你。我不敢露面,因为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身份去面对你。我怕听到你喊我景叔叔,害怕那个虚假的带着光环的身份会崩塌。更害怕,你会认定我是叔叔,是亲人。”

  “我没想打扰你,直到毕业典礼,那个蒋天隆当众表白,拉你的手,想亲你。我一下就慌了。所以......”

  郁文舟顿了一下,没敢握唐朵的手:“所以,我找人给了他一笔钱,让他离开。然后,找了贾经理,去向你大姨提亲。”

  唐朵身子一颤,蒋天隆所谓的告白玩笑,还有贾经理的逼婚,都是因为他。

第156章消失殆尽

  郁文舟不打算再隐瞒任何事情,他想把自己所有最卑劣的一面,都撕开给她看。

  “相亲那天,吵架的那对情侣,也是我安排的。目的是让你可以有理由接受闪婚。收购千千影业,也是因为你。还有,接触障碍症也是假的,为了让你能够主动和我亲近。”

  唐朵觉得害怕,原来自己一直在他的圈套之中。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可以一直瞒下去的。”

  郁文舟:“我从一开始,就对你居心不轨。我想过创造偶遇机会,一点点靠近你,追求你。但是你年龄太小,变动太大。我不自信,不敢冒险,所以想办法先圈住你。但除了隐瞒景彧的身份,我从没想过骗你。”

  “唐朵,我把这些都告诉你,是想让你知道,这就是真实的我。我对你的喜爱自始至终都是真的。”

  唐朵嘴唇抖了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我知道了,也相信你说的话。但是,我需要些时间去......梳理。”

  她想说“接受”,但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冷静思考之后,还接受这样的真相。

  “好,我给你时间。我们先回家,好吗?”

  唐朵摇摇头,身子跟着一起轻晃:“我想一个人。”

  郁文舟停滞了一秒:“我送你回御苑,小图留下陪你,我住公司。”

  “我可以去田沅家。”

  郁文舟坚持:“在外面,我不放心。我会让楼管把我的指纹去掉,你可以改个密码。没有你的准许,我不会进去。”

  “好。”唐朵清楚郁文舟,经过这么多事,在安全问题上,他不会让步。

  郁文舟想扶她起来,再次被唐朵侧身躲开。

  他紧抿着唇,僵在原地。直到小黑把车缓缓停到路边。

  一路无语,两个人回到御苑华亭。

  郁文舟如约停在门口:“有事随时打电话叫我。”

  唐朵木然地望着电梯门缓缓关闭,电梯上行,才吐出一声:“好。”

  田沅录完节目,妆也没卸,就飞奔过来。进屋就问:“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唐朵两眼放空,讷讷摇头:“不知道,我脑子很乱。”

  她想问景叔叔,她该怎么办。以往遇到难题,她都会问他。

  但她一次次打开景彧的对话框,一次次想起景叔叔就是郁文舟。

  空落落,缺失了半边天,半颗心。

  田沅掐着她的肩:“朵儿,你状态不对。想喊就喊,想哭就哭。哪怕你骂几句脏话都成。”

  唐朵抱着靠枕,身子几乎要缩成一团:“蒋天隆是他花钱打发走的。那个逼婚的贾老板,是他找的。”

  田沅一串脏话堵在嗓子眼:“你怎么知道的?”

  “他说的。”

  田沅想不明白:“他这是破罐子破摔?还是本堂发露,拜愿忏悔,想要香板受戒。”

  唐朵抬起头,睁着无神的大眼睛,没有任何语调地说:“所有这些事情,放在他就是景叔叔这个真相面前,大事也变得渺小。他想一气把所有事都说清,以免将来一件件爆出来。不然,每爆一件,就会把前事又想来一遍”

  田沅想起签到在丰盈这段时间,公司里那些老人,每每私下聊起郁文舟那些往年八卦,用词基本都是下手狠辣、诡计多端、不计后果。

  田沅不禁嘬牙:“不愧是郁大总裁,花花肠子可真多。”

  唐朵:“我应该早就发现的,其实之前就有这样的感觉,他一直都在诱导我。从相亲那一刻开始,怎么会有那么多巧合?每一步他都在处心积虑。”

  田沅用手攥着沙发垫,柔软厚实的小牛皮,但是没有郁文舟的脸皮厚。

  “就景彧这件事上,其实他也不完全算是骗你,你可以理解为是另个一身份,另一个人格。你喜欢的是郁文舟这个人,而不是资助者这个身份。”

  唐朵没有出声,顿了一刻突然歪倒在田沅肩上,放声哭了出来:“沅沅,景叔叔没了。我这里,我这里好像被人挖去一大块,全都塌了。”

  唐朵一直困圈在挣扎里。她心里有一团模糊的影,她紧紧抓着那团影,抓着景彧的手,舍不得让他走。

  她把景叔叔当做真正的亲人,亲叔叔。她接受不了郁文舟拥有这样的身份。

  她只能留一个。

  同时掉在水里的两个人,你救谁?

  她挣扎了许久,最终选了郁文舟。

  于是,一瞬间,郁文舟的身份完全覆盖了景彧。

  一个鲜活温暖的人,消失殆尽,连一个独立的人格都没有留下。

  不是取代,不是合并,是剔除掉了。

  她痛苦自己少了最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