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佟小卿墨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佟小卿墨渊在线阅读无弹窗

2023-11-28 17:11:50 20
2023-11-28 20
点击阅读全文

了个头提着衣裙,站起来往外跑:“王公公,快去通知皇上,那药失效了!”

第513章

其实,不是药失效,而是酒加剧了情毒的发作。

当段玉璋看到王敏行色匆匆过来,就露出了不出所料的微笑:“她不该喝酒的。哎,酒对她而言,可不是个好东西。”

他这话很突兀。

起初还让人一头雾水。

等王敏凑到皇帝耳边,小声说:“皇上,那药没效果,您快去看看小主子吧。”

在场众人都是习武之人,听得都很清楚,也就明白了段玉璋刚刚的话。

祁隐那叫一个气,瞪着他,恨恨道:“你现在才说!段玉璋,算你狠!”

他站起身,怒气冲冲而去。

留下众人看着段玉璋,纷纷露出了不理解的目光。

段玉璋也有些不理解自己在做什么,出于小报复还是别的,就是没提醒她少喝些酒,现在分析自己的举动,也觉得可笑,或许他是太无聊了?

“各位慢聊,我喝醉了,先走一步了。”

他对军事、政事都没兴趣,也不知怎么就待到了这个时候。

琅璀见他离开,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起身跟上去了:“璋先生——”

段玉璋没回头,没驻足,也没回应他。

琅璀快步追上来,跟他并肩而行:“璋先生有心事。”

他用了肯定的语调,也算是一语中的。

段玉璋笑了:“何出此言?”

琅璀道:“璋先生今日特别奇怪。”

段玉璋还是笑:“人之心情千变万化,偶尔奇怪些也很正常。”

琅璀摇头:“不正常。落在别人很正常,落在璋先生身上就是不正常。”

段玉璋笑问:“那你当如何?”

琅璀大笑:“璋先生,今晚我们不醉不归吧。”

*

祁隐回到泽恩殿的时候,佟小卿已经热得昏过去了,叫还叫不醒,吓得他脸都白了。

“去叫御医啊!还愣着干什么?”

他忍着杀人的冲动,开始给佟小卿穿寝衣,不然,待会御医来了,不成体统。

“小茶,小茶——”

他不停叫着,终于在给她穿好寝衣时,把人叫醒了。

佟小卿醒来了,神思还有些呆滞,好一会,睁得大大的眼珠都不转动。

祁隐白着脸,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小茶,是我,我来了,小茶,你别吓我。”

佟小卿不说话,眼泪却倏然一颗颗落了下来。

祁隐看得心疼死了:“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你很难受,你要难受死了,是我不好,我不该走的,对不起,小茶,是我没照顾好你。”

佟小卿还是没说话,但伸手抱住了他。

祁隐见她恢复了意识,低头吻了下她的唇,轻声问:“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叫御医?”

佟小卿摇了头,去扯他的衣服,亲他的脖颈、喉结。

祁隐咽着口水,知道她还是想要的,就把宫人都赶了出去。

殿里很快只剩下两人。

佟小卿扑倒他,而他很配合,一杆入了水帘洞。

水帘洞里闷热得像蒸笼。

他被蒸得浑身冒汗,似乎能听到咕叽咕叽冒着泡的声音。

“小茶,你怎样?还好吗?说个话好吗?”

他缓着力道,为她过分的沉默而提心吊胆。

佟小卿不说话,抱紧他,同时,张嘴咬在他的肩膀上。

“嘶——”

他不放被咬,痛得闷哼,也没生气,而是默默分析她的意图:“什么意思?小茶,你是想我重点?还是快点?”

第514章

佟小卿不说话,就是咬他,力道比之前更重了。

祁隐明白了她的意思,便配合着她的需要,重如千钧,深入腹地,来来回回,同时,轻哄着:“小茶,跟我说句话,好吗?”

佟小卿不说话,还觉得他吵,就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祁隐知道她不让他说话,便不说了,专心伺候着她。

佟小卿得到一次后,就睡去了,不复之前的旺盛,透着不正常的迹象。

祁隐很担心,哪怕自己还没到,也不留恋,就整理着自己,冲外面喊:“御医来了吗?”

御医们等候多时了。

他们还是曾御医跟刘御医,一听皇帝的声音,就匆匆进来了。

祁隐见到他们,从被子里拿出佟小卿的手,让他们分别诊脉。

很快得到了诊断结果:“皇上放心,贵人是体虚乏力,静养两天即可。”

他们其实没说错,佟小卿在跟情欲的斗争中一败涂地,也耗尽了力气。

“可她不说话。”

“额……”

两御医面面相觑,猜测着原因:“会不会是太累了?”

祁隐觉得有这种可能,但也没让他们回去,就让他们去偏殿候着,以便随时过来看诊。

偏殿里

段玉璋正跟琅璀喝着酒,见两御医来了,就问:“皇上那边什么情况?”

两御医说:“没什么。贵人体虚困乏,皇上不大放心,让我们过去诊个脉。”

段玉璋听着,思量着祁隐回去的时间,也没到把人弄到体虚困乏的程度吧?不过,在这之前,她怕吃了很多苦。不知她吃苦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他呢?

“璋先生?璋先生?”

琅璀见他走神,喊了他好几声。

段玉璋回了神,正想笑笑,就听琅璀说:“原来璋先生也喜欢佟小卿啊。”

“什么?”

段玉璋满眼愕然:“你刚说什么?”

琅璀语气笃定地重复:“我说璋先生喜欢佟小卿。”

他在喝酒前,不,早在段玉璋跟佟小卿斗嘴的时候,他就该看出来了。

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他君子般的成熟稳重在她面前土崩瓦解,只剩下初生牛犊般的冒失乃至冒犯。

真可怜。

这世上又多了一个跟他一样爱而不得的人。

不过,他很快自娱自乐地笑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很正常。君子爱而不私,亦是美谈。”

“你喝醉了。”

段玉璋压根不承认自己喜欢佟小卿,冷着脸道:“琅璀,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琅璀见他不承认,也不多说,一笑而过。

在他看来,承认爱一个人并不丢人,像段玉卿那般死缠烂打、执迷不悟才丢人。

谁年轻时没爱过一个惊艳的人呢?

爱是没错的,爱甚至是美的。

因为美,所以更不能去玷污它。

“璋先生,来,我们一醉万事休。”

佟小卿是一睡万事休。

不过,她没睡太久,就被热醒了,身边男人还在,她一个翻滚,跨坐了上去。

“醒了?”

祁隐仰视着身上的女人,感觉她来了些精神,忙问:“小茶,你好些了吗?还想要吗?还不肯跟我说话吗?”

他还是好吵。

她不说话,吻住他的唇,急切而粗鲁地撕扯他的衣物。

第515章

祁隐皱起眉,就是想听她出个声,不然,心里放心不下。

他抓住她撕扯他衣物的手,亲了下她的掌心,用极尽温柔的语气说:“小茶,乖,你就跟我说一句话,好不好?”

只要她说一句,就有第二句,那么,他就可以稍稍放心了。

佟小卿还是不说话,还甩开了他的手,但他很快又抓上来,她察觉到他不安分,就恶狠狠瞪着他,但她眼睛红通通的,眸子湿漉漉的,瞪人时,委委屈屈的,仿佛下一刻就会落下眼泪,实在没什么杀伤力。

当然,她也不需要杀伤力,只一滴泪,就足够软化他的心了。

“好吧。”

祁隐伸手擦去她的泪,不再反抗她的索取行为,随她进攻,无比配合,只同时,也试图跟她交流:“小茶,你不想说话,就不说话。那我说,你就点头或者摇头,好不好?”

佟小卿不理会,小蛮牛一样恶狠狠吻他的唇。

祁隐随她吻了一会,就感觉嘴唇被她咬出血了,疼是疼的,倒也没什么,就是不知她现在心里在想什么,让他心里慌慌的,落不到实处。

说来,此情此景,正适合寻欢作乐,而跟她一起寻欢作乐也是他最热衷的事,但她这么个状态,他完全没有兴致了。

身体还亢奋着,完全是对她美貌的臣服。

“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让我放心好不好?”

他温柔注视着她,希望看到她点头。

这一刻,他的目光澄净透明如日光。

她忽然不敢跟他对视,就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他随她遮着眼睛,然后朝他伸出手:“你想说什么,写给我,好不好?”

佟小卿没有那么做,而是趁他不注意,夹击了他。

他痛得抽气,开始装可怜:“小茶,我知道我错了,别这么玩我,好不好?很脆弱,不禁玩的。”

佟小卿是俯视他的姿势,看得出他在装可怜,就气咻咻伸手捏他的脸。

他还是叫疼,低声哼着:“小茶,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换来她一阵凶猛的颠荡。

他给荡得飘到了天际,又很快跌落,因她没了力气,又去捏他的脸。

这次是真的疼。

他抓着她的手,不许她再捏他脸了。

“催我来是吗?”

他不动,盯着她,势要看到她点头。

佟小卿跟他杠上了,就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