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卫云疏苍泠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卫云疏苍泠风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卫云疏苍泠风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3:11 19
2023-11-28 19
点击阅读全文

“小姐,你要记住,眼角有美人痣那位才是你的新婚夫君。”
婢女临走之前,还在提醒:“小姐,若是他们闹洞房,小姐可千万别搞错了!”
卫云疏点了点头。 
今天是她和君楚离成亲的日子。
她的新婚夫君有一位双胞胎兄长,两人长得一模一样。
唯独夫君的眼角,有一颗美人痣。
君楚离温润如玉,对她呵护有加。
兄长苍泠风却是他们南陵国的战神玄王,据说,杀人如麻,冷酷暴戾。
卫云疏虽然从未见过玄王,但她自觉以后一定能将两人区分开。
试问,谁能连自己的夫君都认不出来?
婢女和喜婆走了。
洞房花烛夜。
卫云疏一个人留在新房,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
一想到今夜就要和楚离做那种事,心里多少有些紧张。
毕竟是第一次。
夜深。
房门忽然被打开,一道颀长的身影,踩着夜色跨了进来。
没有闹洞房。
他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
与他一起闯入的,是那一身浓郁醇香的酒气。
他喝酒了。
卫云疏下意识揪住自己的十根手指头,等他来掀开头盖。
男人却没有第一时间过来,而是,先倒上两杯酒。
他端着酒杯走到床边。
卫云疏还没看清楚他的脸,便感受到一股寒气袭来。
他身上,有一种森寒清冷的气息。
当他低头靠近的时候,卫云疏的心脏,忍不住扑通扑通狂跳了起来。
“紧张?”男人的声音,因为喝过烈酒,有一种像是被酿造了多年的醇厚质感。
在这样的夜晚,说不出的蛊惑人心。
卫云疏和君楚离认识了一整年,他从不喝酒。
没想到喝过酒的他,竟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
带着几分邪魅,几分薄凉,几分高深莫测。
卫云疏没说话,手指头揪得更紧。
他终于掀开了她的红头盖。
男人俊逸好看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绝美无暇的五官,好看得像个夺人魂魄的妖孽!
他眼角有一颗美人痣,如此清晰。
卫云疏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竟然在看到他的美人痣后,松了一口气。
“楚离……”
“先喝合卺酒。”他将其中一杯,递到她的唇边。
卫云疏没有犹豫,一口气喝光。
却不想,刚放下杯子,她就被男人一把搂了过去。
这力道,像是要将她揉进身体里那般,好重!
卫云疏的脸,一瞬间就红透了。
他低头,堵住了她的唇。
卫云疏总觉得,今夜的君楚离,和平时很不一样。
少了几分温和,却多了几分森寒。
这个吻,野蛮而霸道,还不断深入。
像是在宣誓主权似的,将她所有的气息,全都吞噬!
卫云疏很快就头重脚轻的,浑身发软。
楚离从来不会这样的,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吗?
“楚离……啊!楚离,你要做什么?”他竟然将她的身子转了过去,让她背对着他!
男人高大的身躯往前一压,卫云疏就被他压在了床头那根雕花柱子上。
手腕一紧,她惊愕地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他用纱幔绑住了!
“楚离,不要这样!”卫云疏满心不安。
男人却低头,从身后将她紧紧抱住。
他解开了卫云疏大红嫁衣的衣带,低低浅笑:“洞房花烛夜,你猜本王要做什么?”
被烈酒熏过的嗓子,性感得一塌糊涂,却也是可怕得让人心慌。
卫云疏猛地睁大一双云眸,浑身忍不住一阵轻一颤。
楚离从不在她面前,自称本王!
“不要这样,你、你先放开我。”她开始挣扎。
才发现,双手被绑得很紧,根本挣不脱。
男人用力一扯。
卫云疏身上的嫁衣,瞬间滑了下去。
一片雪白,在红衣的映衬之下,说不出的妖娆蛊惑。
卫云疏只觉得浑身一阵冰凉。
他明明就是楚离,那张脸,那颗美人痣,如此熟悉。
可是为什么,他今夜给她的感觉,却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感觉到他炙热的唇,在她的背上一寸寸划过。
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
最后,他滚烫的唇回到她的脖子上,忽然张嘴咬了一口。
“啊!”好疼!卫云疏陷入了恐慌:“不……”
男人的气息好冷,冰冷刺骨!
那不是楚离该有的感觉,楚离从来不会对她如此粗暴!
她用力挣扎:“你不是……你不是楚离,你到底是谁?”
男人却只是低低沉沉笑了笑,双手抱住她细腻的腰肢。
滚烫的身躯贴了过来,与她的身子细细密密紧紧贴合。
她立即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
那份压过来的力道,坚硬滚烫,显示着他已经冲动压抑到了爆发的边缘!
他的气息很粗重!“你问本王是谁?你连自己的夫君都忘了吗?”
男人的大掌,将她的腰紧紧扣住,指尖勾住她身上最后一片遮羞布,一把扯了下来。
他的声音,在看到她彻底暴露的身子后,越发喑哑难耐:
“那本王,就用本王的方式,让你刻骨铭心将本王记住!”
卫云疏吓得差点要尖叫!
“你不是楚离!你到底是谁?放开我!”
男人却根本不听她的,火热的大掌,沿着她的小腹,一路下滑……
卫云疏苍泠风全文免费阅读_(卫云疏苍泠风免费阅读无弹窗)卫云疏苍泠风最新章节列表
卫云疏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男人的力量很可怕。
就像是战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战神,用最疯狂的力量,将她揉碎!
他一直在她身后,卫云疏无法看清楚他的脸。
每次想要回头,都会被他堵住薄唇。
之后,会迎来更可怕的攻占!
身体和灵魂一起,被他撞得支离破碎。
最后,她在精疲力尽的恐惧中,彻底昏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天都似乎快亮了。
卫云疏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抱住了自己。
动作不再那么粗暴,竟是说不出的温柔。
“……楚离?”卫云疏心里很慌,猛地睁开眼:“楚离!”
入眼,是君楚离那张好看的脸。
他眼角的美人痣,十分清晰。
卫云疏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费力抬起手,指尖落在他的美人痣上,用力揉了揉。
没有掉色,不是画上去的,是真的!
她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怎么了?是不是我昨夜太粗鲁,吓坏了你?”
君楚离执起她的手,凑到唇边轻轻吻了下。
他的笑,依旧温柔得如春风一般:“抱歉,昨夜喝了酒,又是第一次,有些失控了。”
原来,他也是第一次。
卫云疏那张苍白的小脸,有些火辣。
“别怕,我以后会努力克制。”君楚离低头,吻住她的唇。
薄唇从她的唇上,沿着脖子,一路往下。
“等、等一下。”卫云疏惊呼了声,将他的脸从自己的胸前捧了起来。
“让我……让我再看看你。”
她依旧看着他眼角的美人痣,有些失神。
总觉得此时此刻,这颗美人痣,少了几许温和,却多了几分狠戾!
君楚漓盯着她的眉眼,唇角扯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若他日我没了这颗美人痣,你还能将我认出来么?”
卫云疏吐了一口气,幽幽说:“听说你与四皇兄性子完全不一样,岂能认不出来?”
“很好。”君楚漓勾唇一笑,低头,将她狠狠吻住。
又狠又重的吞噬,就像是想要将她整个人吞入腹中一般!
这份疯狂粗暴,让卫云疏纤细却又饱满的身子,惊得微微在颤抖。
君楚漓却忽然将她的身子翻了过去,让她趴在被褥上。
“楚离……”又是背后!她真的很怕这个姿势。
君楚离盯着她雪白到脆弱的纤背,眼底渐渐闪烁起野兽一般的光芒。
卫云疏看不见,却总觉得从昨夜到现在,他身上好像多了一份森寒暴戾的气息。
想要回头看一眼,但已经没有机会。
男人一把扯开她纤细的腿,从身后猛地压下。
“嗯……”卫云疏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
痛!依旧是痛得眉心紧皱,额角都微微渗出了细汗。
身后的男人却像一头凶狠的豺狼,将她纤细的腰紧紧禁锢在掌下。
一夜疯狂。
第二日一早,卫云疏醒来时,房中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昨夜,新婚夫君太粗暴,她出门的时候,两条腿还酸疼得慌。
连走路的姿势都和往常不太一样。
今日得要入宫,给宫中长辈请安。
卫云疏没想到的是,君楚离一早就有秘密任务,出了门。
如今负责送她进宫的是玄王爷,苍泠风,她夫君的双胞胎兄长。
卫云疏来到院子的时候,还隐隐听到两位婢女在一旁窃窃私语:
“玄王爷三日前出城平定乱贼,听说今日清晨才刚回来。”
“是啊,王爷浴血奋战,连离王的婚礼都顾不上,却要赶回来送离王妃入宫。”
“玄王爷对这位弟媳,还真是好呀!”
府中所有婢女,对卫云疏都羡慕不已。
这还是卫云疏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四皇兄苍泠风。
他从台阶上下来,一身玄黑衣袍,浑身一股萧索冷然的气息。
看清楚他的脸那一刻,卫云疏的心脏被什么东西,猛地撞了一把。
她浑身发凉,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第3章 是否能分辨,抱你的男人是谁?
卫云疏知道,苍泠风和君楚离长得很像。
可她万万没想到,两个人竟然相似到这地步!
他拾级而下,颀长高大的身影,像是掺和着一层冰霜。
冷硬,霸气,森寒!
是你看一眼,就必须得要移开目光,不敢再看第二眼的存在。
那一身浑然天成的皇者气息,犹如天威降临,走近半步,都压得你几乎喘不过气。
果然,和她的夫君,是截然不同的性子。
见他走来,卫云疏忙倾身行礼:“见过四皇兄。”
来人没有任何反应。
苍泠风从她身旁走过,她就像是空气一般,完全入不了他的眼。
他上了马车,车帘将他一身寒气挡去。
卫云疏松了一口气,却听到侍卫燕北道:“王妃,你的马车出了状况,不能行驶了。”
“时间不多了,能修好吗?”卫云疏心里焦急。
新婚第二日,若是不及时回宫给长辈请安,那便是犯了大错。
燕北道:“可以修好,可时间上怕是来不及,王爷请王妃同坐,尽快入宫。”
和四皇兄同坐?
往那辆又大又庄严的马车看了眼,卫云疏下意识就有些抗拒。
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怕这位玄王爷。
燕北见她没有反应,又催促道:“时辰不早了,王妃,请吧!”
就这样,卫云疏上了苍泠风的马车。
马车很大,苍泠风坐在主位上,卫云疏低着头,坐在一旁。
从上车开始,四皇兄的目光就好像一直在她身上。
重重叠叠的压力落下来,压得卫云疏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四……皇兄,我脸上是有什么不干净的地方吗?”
他一直盯着她的脸,卫云疏哪怕没有抬头,也能感受到。
苍泠风没说话,只是那目光,始终锁在她的脸上。
“四皇兄是有话要提点我吗?”卫云疏又问。
两个人一辆车,他一声不哼,一直阴沉着脸盯住她。
这种感觉,简直煎熬。
苍泠风薄唇轻抿,依旧是不说话,看她的目光,却说不出的火辣。
就像是,要将她的衣裳脱光那般。
卫云疏十分不安,恨不得立即从马车上下去。
他是她夫君的兄长,用这样的眼神来看她,有些过分了。
“四皇兄……”
未料苍泠风忽然冷冷道:“若本王眼角也有一颗美人痣,你是不是还能分辨出,夜里压在你身上的男人是谁?”
卫云疏吓得差点从坐垫上滚了下来。
做梦到没想到,四皇兄竟然会对自己说这种话!
脑海里浮现起昨夜,男人将她压在柱子前,从背后将她抱住,疯狂索取的画面。
她脸一红,下意识揪住自己的衣襟。
“你在本王面前如此娇羞,是在勾引本王?”苍泠风脸色微沉。
卫云疏忙道:“四皇兄误会了!四皇兄若是不喜欢,我下去便是。”
此时,马车忽然一个加速,刚站起来的卫云疏猝不及防的,一头滚在了地板上。
低头就看到自己抓住了些什么东西,再看,才发现是男子的衣袍。
她立即抬头,猛然间,便对上了苍泠风深邃不见底的眼眸。
他正低头看着她,居高临下,不怒而威。
卫云疏才意识到,自己摔了一跤,竟然摔到了他的两条腿之间。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