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霍希沉简夕独家小说 霍希沉简夕无删版推荐

2023-11-28 17:15:12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澜宫的景色就连忙跟上了小皇帝的脚步,只见小皇帝一直站在回廊那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霍希沉猛然听到简夕的声音,下意识的抬头望去,一张俏丽的脸庞近在咫尺了,由于走的急,简夕还不停的喘着气,但眼神却清澈见底,丝毫没有遇到皇上的紧张与敬畏。

“朕……朕看看风景。”霍希沉望了她一会儿,竟然落荒而逃,那脚步快的小卓子都差点儿追不上。

自己可是皇帝!霍希沉暗暗骂着自己,没想到差点儿陷在一个宫女的眼神里。

“莫名其妙跑个什么劲儿,还看风景?谁信啊?在景澜宫住了那么久还没看够吗……”简夕摇了摇头,也跟着走了进去。

等她踏进大殿的时候,小皇帝已经坐在主位上优哉的喝茶了,刚才的落荒而逃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

“坐吧,朕有话要问你。”霍希沉板起了脸指着一张椅子说道。

“多谢皇上赐座。”简夕看了一本正经的小皇帝一眼,忍住了心里想要偷笑的冲动,顺从的坐在了一边。

“朕问你,是不是太后让你来的。”

霍希沉将茶杯轻轻放下,绷着脸看向简夕。

简夕一听小皇帝这样说,刚坐下的屁股惊的差点儿抬起来,他怎么知道自己是太后派来的?

太后应该有过吩咐,说谁都不能说出去才对啊?难道是有人走漏了消息?她下意识的望了身后的春香和秋露几眼,两人都在摇头否定。不是她们是谁?

小皇帝不可能自己打听到吧?这对于小皇帝来说,这消息可是严防死守的,免得夫子还没到,皇上就已经不见了。

“这……”自己该说是,还是不是呢?

简夕越犹豫,霍希沉越觉得自己猜对了,看来她果然是太后派来当自己妃子的,既然这样,他也得给些见面礼。

“小卓子。”霍希沉叫过小卓子吩咐了几句,小卓子点点头离开了。

简夕一见到他身边的那个小太监离开了,心里更加打鼓,这可怎么办?就算年纪再小,他也是个皇帝啊!现在又让小太监离开了,不会是拿什么刑具去了吧?难道要在这宫里动用私刑不成?

“皇上,奴婢……”

“好了,朕已经知道你来意了。”霍希沉止住了简夕的话,“既然是太后派来的,那你以后就留在景澜宫好了。”

留在景澜宫?小皇帝什么时候变得脾气这么好了?

看来是太后给小皇帝提前打了招呼,看样子自己不会被小皇帝给赶出景澜宫了。

事情能这样顺利的解决,也是给自己以后的夫子生涯开了一个好头。

“既然皇上已经知道奴婢就是夫子了,那奴婢也就放心了,一开始奴婢还担心……”

“等等,”霍希沉听到了自己最不愿听到的一个词,“夫子?不是朕的妃子吗?”

第 13 章(微修)

妃子?简夕听到小皇帝这句话差点儿笑了出来,这小皇帝才不过十五岁,自己已经是二十岁了,怎么想都是夫子的身份更合适一点儿吧!

“皇上,您说什么呢?您才十五岁哪里来的妃子?”这小皇帝整天心里都在想些什么?自己怎么看都是比他大吧?竟然还能想到妃子这个层面上来。

霍希沉一听简夕说自己十五岁,脸色立刻就垮了下来:“十五岁又如何?南萧历史上十五岁就娶妻生子的不在少数,倒是你,二十岁还未曾许配人家的几乎闻所未闻。”

简夕刚刚咧开的嘴还没来的及合起来,就听到了这么一句扎心的话,这小皇帝这样能言善辩,真的是不学无术吗?

“春香,刚刚皇上说了什么你听清了吗?”她小声问着身后的春香。

春香看了简夕一眼,一本正经的开了口:“皇上说您是南萧历史上第一个二十岁还未许配人家的女子。”

简夕瞬间就后悔了,自己还不如不问这个小丫鬟,同样的话又听了一遍,还比从小皇帝嘴里听到的更加伤人,还第一个?刚刚小皇帝哪里说第一个了?她将头扭回去闭上了自己的双眼,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的时候换上了一副无比灿烂的笑容。

“皇上,奴婢二十岁未曾出嫁的确是闻所未闻,但奴婢都是为了南萧的将来,太后将奴婢召进宫就是为了皇上着想,为了整个南萧着想,想必个中缘由皇上您也能了解。”简夕脸上挂着笑,将自己至今还未出嫁的原因同南萧的前途命运联系了起来,一番陈情慷慨激昂,让她的形象瞬间就高大了起来,她身后的秋露春香恨不得当时就鼓掌叫好。

这一番陈词也成功的转移了霍希沉的注意力,他望着简夕的神色逐渐缓和了下来,看到这里的简夕暗暗擦了一把汗,还好自己能言善辩,这才使小皇帝暂时相信了自己的话,到底是年轻啊!

“皇上,”简夕趁热打铁,“太后命奴婢从现在起就时时刻刻伴随皇上左右,教皇上您念书识字批阅奏折……”

“太后亲口吩咐的?”霍希沉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简夕的话。本来以为她和一般人不同,没想到开口却和别人一般无二。刚拿东西回来的小卓子看他这样,八成是把之前谢太后说的话抛在了脑后。

“皇上,”他凑到了霍希沉的身边低声开口,“太后半月前曾说要给您寻一夫子,您忘了吗?”

经过小卓子这么一提醒,霍希沉才想起来之前太后的确是说过这样的话,但这话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哪一次都没实现过,故而他并未放在心上,结果这次居然来真的了。

“你为何不早提醒朕?”早提醒他的话,连这个景澜宫的大门他都不会让此人踏进来的。

一旁的小卓子有苦说不出,他倒是想提醒,但他也是简夕说了以后才知道的,在宫门口的时候可是皇上亲自让她进来的,自己哪里敢拦着?

“皇上?”简夕还在等着小皇帝说话,结果他倒和身边的太监嘀咕了起来,不知道在低声商讨些什么,那小太监拿了东西回来以后也没见小皇帝有什么动静,想来不是针对自己的。只见那小太监又说了两句话以后,小皇帝的脸色变得比刚才还要臭。

“你走吧,别来景澜宫了。”霍希沉想了想,还是下了逐客令。在他看来,自己只是将她赶走已经相当仁慈了,之前的夫子没有一个有她这么好的待遇。要不是看在冰钓的面子上,他这时候已经让侍卫将她给扔出去了。

“皇上,奴婢不能离开,这可是太后吩咐过的。”

笑话,自己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离开了景澜宫,当初在谢太后面前夸下的海口一定得实现,不然这事情很快就会传到太后的耳朵里,秋露可是太后身边的人。

简夕想了想,自己既然之前和小皇帝冰钓,倒不如用这个理由来套套近乎?

“皇上,不知昨日钓的鱼可还新鲜?若是皇上不嫌弃的话,奴婢可以给皇上做鱼汤吃,奴婢知道很多湖鱼的做法,比如……”

“朕嫌弃。”霍希沉冷冷开口,像一瓢凉水一样瞬间浇灭了简夕的热情,简夕不满的嘀咕了一句,什么嘛,自己好心好意要给他做鱼汤吃,结果还被嫌弃。

“而且,”霍希沉顿了顿,“那鱼朕都给扔了。”

扔了?小卓子疑惑道:“皇上,您昨日不是还吃了鱼……”

“闭嘴!”霍希沉立刻止住了小卓子接下来的话,但还是被一边的简夕听了个正着,她喜滋滋的笑着,看来这小皇帝也有口是心非的时候。

“皇上,您……”

“你也给朕闭嘴!”霍希沉瞪着她恶狠狠的说,只是他这个表情放在简夕这里根本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