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乔诗邱千明小说完整版阅读 乔诗邱千明全文在线赏阅

2023-11-28 17:13:45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本子明明很轻,他却觉得似千斤重。

翻开来看,是乔诗的一张单人照,下面有着结婚编号和结婚日期。

他算了算时间,已经7年多了。

最下面,女方一栏写的乔诗,男方一栏正是“邱千明。”

他眸子一紧,手剧烈颤抖起来,原来,方泽洋说的话的的确确都是真的,那他和丁可可怎么回事儿?

淘淘又是从哪儿来的?

难道说自己是在乔诗死后和丁可可结的婚?

可他和丁可可的结婚证上明确显示已经三年多了,难道自己还犯了重婚罪?

他又继续翻找了一会儿,找到了一张皱巴巴的离婚协议。

上面显示,这个离婚协议是三个月前的,下方还有乔诗的签名,但是没有他的,这是怎么回事?

最后翻找一次,他发现了一个银戒指,戒指里面刻着英文字母——“Love QS”。他用银戒指替换掉无名指上的钻戒,同指上的白印子完美重叠。

他仔细观摩着这个戒指,脑袋一痛,闪过一个陌生的画面,画面里他正在给一个女人戴这个银戒指,女人的手指如青葱白玉一般动人。

事情到了这里,已经很明了了,他已经万分确定乔诗的存在。

只是为何,家里所有人都要瞒着自己?

他太想明白了!他一边思索,一边将结婚证揣到了口袋里,然后将其他东西放回了原处。

回到卧室,他打开抽屉里一个精致的木盒,拿出他和丁可可的结婚证。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开锁的声音,有人走了进来。

邱千明不动声色,直接将结婚证揣到了口袋里,然后关上了木盒和抽屉。

“儿啊,你干什么呢?”来人正是邱母。

第29章

“我说过,不要随便进我房间。”

“那个女人又不在,有啥不能进的?”邱母不以为然,“你怎么了,是头疼的毛病又犯了吗?可可给你的药你得按时吃。”

千明一回来就扎进屋子里,也不吃饭,她很是担忧。

邱千明瞧着自家母亲的双目,担心不假,但是多了一分闪烁。

“这个药我该吃吗?”

“当然了。”邱母神色顿了一下,柔声说道:“不是吃了头就不疼了吗?”

他听着垂下了眼帘,不知在考虑什么。

“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在查清事情的真相之前,他不想和母亲争辩什么。

邱母听罢,立马攀上了邱千明的胳膊,满脸担忧,“儿啊,你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儿吗?没关系,有啥事儿跟妈说,妈帮你解决。”

“我就是这几个月过得很不舒服,我想知道车祸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头到底是因为啥变成了这样?……妈,你能一五一十详细地告诉我吗?”

邱母听罢,脸色多了几分慌乱,“当时的事儿你不都知道了吗?其他具体的妈也不知道呀。你又不是彻底失忆了,好好养养,说不定就自己回忆起来了。”

邱千明见母亲如此说话,就不想多说什么了。

反正该问的都已经问了。

到了晚上,邱千明再次睡在了书房,与丁可可一个近距照面也没打。

醒来后,他再次找到了方泽洋。

咖啡馆里。

邱千明直接将两本结婚证放到桌子上,方泽洋拿了过去。

“泽洋,你帮我查一下这两本结婚证的真假吧。”

方泽洋睁大双眼看着,“我去,你这是重婚呀,这两本结婚证肯定有一本是假的。”随即摇了摇头,“不对,不对,乔诗这个绝对不可能是假的,丁可可这个肯定有问题。”

“话说回来,这不就是去公安局查一下的事儿,你为啥不自己去?”邱千明无奈地摊了摊手,“我妈和丁可可不想让我知道关于乔诗的事儿,所以只能拜托你了。”

方泽洋听完,神色凝重了几分,“我这就给你查。”说罢,他立马给公安局的熟人打了个电话。

很快,资料就被调出来了。原来,邱千明和丁可可的确结婚了,只不过是在一个月前,即邱千明车祸以后。而邱千明的过往配偶信息之中,有乔诗的名字。

丁可可制造一个假结婚证,就是为了隐瞒乔诗的存在。

可淘淘呢?他怎么回事儿?他为何和自己那么相似……

邱千明拿到淘淘的毛发,交给方泽洋去检验。结果出来,淘淘真的不是他的孩子。

顺藤摸瓜查下去,他发现,淘淘也不是丁可可的儿子,而是她从临城一个福利院领养的。

邱千明此时的心已经凉透一片。

他不明白,为什么整个邱家要合伙来欺骗他?为什么母亲要陪丁可可演这一出戏?为什么要隐瞒乔诗的存在?

他费力思索着,头愈来愈痛,更多的碎片从脑海中闪过。

邱千明三天没有回邱宅,偷偷待到了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换句话说,是给自己独处的时间去将脑海中所有的记忆碎片一点一点拼接出来。

这里面,有美好的,有悲痛的,有悔不当初的……

“乔诗……”他不停地唤着这个名字,唤着心中挚爱。

第30章

打开三天未动的手机,一下涌入了数百条电话和信息。

他给邱母打去电话报了平安,然后让母亲告诉丁可可在家里等他回去,他有个事儿要公布一下。

邱母不理解,却还是照做。

邱宅。

丁可可和邱母坐在一个沙发上,邱千明则正襟危坐在她们的对面。

丁可可看着脸色冰冷的邱千明总觉得不太对劲,难道他想起了什么?

不可能,那个碧眼老外说过只要不被过去的东西刺激,就不会恢复的这么快。

“明哥,你要说什么呀?你这是怎么了,三天时间你到底去哪儿了?我和妈都快慌死了。”丁可可忽视他的冰冷,满脸担忧地说着,起身就要给邱千明倒茶。

“坐下。”邱千明冷声道,眸子里尽是威压。

丁可可怔住,缓缓坐了回去,还来不及思索什么。

“啪”邱千明就直接把他和丁可可的结婚证甩到了桌子上,又小心翼翼地把他和乔诗的结婚证摊开放到了桌子上。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两本结婚证怎么回事儿?”邱千明冷冷问道。

丁可可一张小脸变得煞白。邱母苍老的眸子也瞬间布满了慌乱。

“儿啊,你怎么拿到的?”她明明已经把结婚证藏起来了。

没想到,他竟然找到了……

到底是她心不够恨,怕乔诗的冤魂来找麻烦,就留下了那些东西。

“妈,明明乔诗才是我结婚多年的妻子,丁可可只是个情人,你为什么要帮她骗我?”他说着,语气里满是失望。

又将视线转到了丁可可,“我警告过你不要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可你不仅不听还联合我的家人来欺骗我。”

“不停地喂我吃药,就是为了不让我记起乔诗,丁可可,你可真够歹毒的。还好我全部想起来了,不然还不知道要被你骗到什么时候……”

随着邱千明的一声声质问,丁可可眼眶逐渐泛红,整个人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