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知乎小说霍嵩尧虞笙 霍嵩尧虞笙强推全文阅读无弹窗

2023-11-28 17:15:49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泽燕咬牙,他想要霍嵩尧伏低做小是不错,倒也不用这么热心!

“仙子,我可以自己来。”

“真的吗?我不信……”

霍嵩尧上下打量了一遍泽燕,满眼都是质疑。

泽燕不想说话,直接上手抢走了霍嵩尧手里的毛巾。

“啧啧!那你小心一点。”

她的语气里带着一些遗憾,转身晃晃悠悠地走出来梁枫洞,伸手一挥,石门关上了。

“唉!这气运子真难接触。”

她颓然抱臂,靠着枣树自言自语。

视线慢慢转移到了长草的土坡上,她眯起眼睛,伸手拿出了一把锄头。

泽燕虞笙再次出现的时候,霍嵩尧正在弯腰除草,他看着不远处气喘如牛的某人,一瞬间觉得自己看错了人。

这位如糙汉一般低头耕作的人应该是霍嵩尧吧?

他眨眨眼睛,再看过去,正巧霍嵩尧回头冲他露出了大白牙。

泽燕默然:……这和他想的不一样!

在他这次托生前,就听闻玉山宗夏仙子的盛名,仙子冰肌玉骨如神女降世,红唇若砂,纤手似玉……有人将林书琰和她两人比作金童玉女,是天作之合,可是现在……

“你好了!”

霍嵩尧收了锄头,擦擦手上的汗慢慢走近,越近越是惊艳。

少年原先脏兮兮的脸被擦干净,白皙的皮肤微微发红。一对龙角棱角分明,耳旁的碎发包住了他凌厉的下颌,一双浅蓝色的琉璃眼淡淡的望着霍嵩尧,像是落入凡尘的ᴊsɢ仙人,脆弱易折又一身傲骨。

不愧是气运子!

她在心里赞叹,看得移不开眼睛,这样的气运子还未登仙就已经有了仙人之姿,未来她的辅佐之路一定特别顺畅。

泽燕满意地看着霍嵩尧惊艳的眼神,嘴角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冷笑。

他就知道,凡人最是看中皮囊,就连隐居修行的修士也不例外。

一副好看的皮囊让事情变得更加简单了,就像现在,他不用说什么,霍嵩尧一定会主动提供帮助。

“忘了问了,你叫什么名字?”

霍嵩尧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收回自己的目光,龙族长得这么好看,她都要忘记自己的正事了。

泽燕闻言启唇,声音如林间山泉:“虞笙。”

“哦。”

周围的空气陷入了一片寂静,这声音和原先相比差距有些大,怪好听的……霍嵩尧一阵恍惚。

“仙子方才是在……除草?”

“对!”霍嵩尧赶紧掏出锄头炫耀,“这是我师兄送的,上面这块铁可是玄铁,用它松土不费吹灰之力!”

“仙子还有个师兄?”

“是,他叫时逾,卜算特别厉害,而且术法也在我之上,等你安顿好了我带你去见他。”

她似乎对自己的师兄十分的敬重,看着霍嵩尧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崇拜和敬仰的神色,虞笙若有所思。

“看你的样子,先前的皮肉伤已经全好了。”霍嵩尧收回锄头,满意地拍拍手,“你身份特殊,今后可有什么打算?”

虞笙:……打算报复你!

眼前的少年似乎被她问到了难处,宽厚的眉宇微微蹙起,浅蓝色的琉璃眼渐渐蒙上一层雾气。

“你可还有家人?”

虞笙摇摇头。

“那你是怎么流落在那个小渔村里的?”

虞笙再次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

原来是这样!

霍嵩尧眯起眼睛,这样就好办多了,她现在已经想到了让气运子拜入自己门下的办法了!

“这样吧,”霍嵩尧突然间弯腰凑到了虞笙的跟前,突然间放大的脸让半大的少年猝不及防地后退了几步,“看你现在的样貌,化形之术都未学会,似乎修为不精呐!不如……你拜入我的门下,随我一同修行?”

“你?”

虞笙疑惑地看着霍嵩尧,眼底的质疑根本来不及掩藏。

霍嵩尧自然瞧见了,她轻笑一声,娇润的嘴角微微勾起,“你初入尘世,自然不知道我们玉山宗的实力。玉山宗开宗以来一直是修仙界的翘楚,不少修士慕名前来,两位宗主在修行一事上更是天赋异禀,在仙门也颇有话语权。而我……”霍嵩尧顿了顿,特地加重了声音,“我正好就是玉山宗的两位宗主之一。”

“既然是这样,我为什么不能拜在另一位宗主的门下?”

“他?”霍嵩尧有些愣怔,“你为什么要拜在我师兄的门下?明明是我救了你,你拜在我的门下不是更加方便吗?”

“仙子你说过的,你师兄比你更厉害。”虞笙挑眉,“我要拜就拜最强的人为师。”

霍嵩尧:“可是他终日云游在外,几乎不收徒弟……”

虞笙瞥了一眼霍嵩尧:“看仙子的样子似乎也没有经验。”

霍嵩尧努力挽救:“我师兄经常云游在外,如果你拜在他的门下,不在他身边,学不到什么的。”

虞笙:“我不在意,更何况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我相信只要我好好修炼,一定会有所成就的。”

霍嵩尧:“……”

他怎么铁了心的要拜在时谕师兄的门下,难道她这样才华横溢的仙子他看不见吗?

……不行!

霍嵩尧咬咬牙,这将功赎过的机会就在眼前,她就算坑师兄也要保住自己的小命。更何况师兄说了,这功德必须要她自己争取,他不会插手的。

拜师这件事阳谋不过只能用阴谋了……

她的嘴角再次勾起笑,眼里满是理解和赞同,“师兄确实是修为高深,但是他的个性也非常人能接近,寻常弟子入不了他的眼。我替你先去打探打探,看看他的意愿,你且在这里住几天。”

“这儿吗?”虞笙迟疑地看着洞里仅有的一张石床,“仙子你住哪里?”

“这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去处。”

霍嵩尧给了虞笙一个安慰的笑,随后施施然走下山去。

第4章 霍嵩尧的拳头硬了

玉华山的小亭子里,时谕双目微阖,盘坐在蒲团上。

山上的云雾如同丝线,一圈一圈漫上亭柱,青石砖的纹路也被掩盖了。雾气之中,时逾的眉目不甚明朗,如同云端的仙人,高贵冷漠。他像是一尊石像,与整座山融为一体。

湿冷的雾气爬上他的鬓发,某一时刻他睁开那双洞悉一切的眼睛,平静无波的看向茫茫雾海。

“师兄!”

灵动的声音带着清风吹散了亭子里的雾气,霍嵩尧一袭粉色衣裙,如同一只山鸟轻快地飞来。

不知从何时起,他的师妹不再端着架子,难得显现出豆蔻少女所有的天真烂漫。这样的改变他说不上不好,也说不上好。随着时间的推移,时谕慢慢地适应了她的这副模样。

时逾无奈地勾起嘴角,眼睛渐渐浮上了细碎的光,他伸手送出一块蒲团:“什么事来我山上?”

“这话说得!难道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了吗?”

霍嵩尧不高兴地撅起嘴,接过蒲团一屁股坐了下来。

时逾并不反驳,似笑非笑地看着师妹装模作样。

他的目光仿佛照进人的心里,霍嵩尧想到时逾了不得的卜算能力,没过多久就泄气了,“还是师兄厉害。”

她不太高兴地挥挥手驱散山雾,语气略显低落,“师兄修行过人,又能通天晓地,怪不得那个气运子要拜你为师。”

“……”

他在外界的传言这么厉害吗?

时逾摸了摸鼻子,师妹的意思是他抢了她的风头……

“师兄你常年在外游历,玉山宗这个烂摊子一直是我在扛,可是这些弟子非但不念我的苦劳,还总是说师兄你多么厉害。我是受不了了,日后玉山宗的事还是由你来处理吧,我还要闭关修行呢!”

时逾皱眉,玉山宗的事务繁杂,当年师父在的时候他没少吃过苦。后来有了师妹,他借口外出游历……为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