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冬宝是什么小说-全村希望肩上扛,我是团宠我最强全文阅读大结局

2023-11-28 17:15:55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但大哥狠心,非让娘跟着我,我一个妇人家,又不能扛刀扛枪的,家里就富贵一个男人,我们怎么可能护得住娘?”
赵小秋说罢,抬眼恨恨地望着赵大运和秦月香,咬牙切齿道:“大哥如此绝情,从今往后,我就当没你这个大哥!”
反正她还有两个儿子可以靠。
她是有儿子的人!
要什么大哥!
赵小秋话说得非常硬气,但还是死皮赖脸地跟在赵大运的队伍后面。
她的理由是,南下就这一条路,路就在这里,没有谁跟着谁的道理。
冬宝偷偷顺走了赵老太临死前的那身衣服,原本是被火烧了,但是没烧干净。
冬宝把那堆破破烂烂的布料收进空间里,没事就拿出来一下,然后随意地放在赵小秋的身上。
“啊——!!!”
正在睡梦中的赵小秋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盖在了自己脸上,让她呼吸不畅,宛如被人掐住了脖子。
她迷迷糊糊地伸手拽下,眼睛睁开一条缝,便看见鲜血淋漓的衣袍。
正是赵老太死时身上穿的那件衣服!
赵小秋吓得尖叫一声,从拖车上坐了起来,她拼了命地把盖在脸上的死人衣服扯下来。
王富贵被吵醒,不耐烦道:“你又瞎嚷嚷什么?”
“衣服,我娘的衣服,我娘又来找我了……她又来找我了……”
赵小秋哭喊道:“我娘说会跟着我的……她真的跟上我了……她要带走我,我该怎么办,我不想死呜——”
王富贵睁开眼睛,什么都没看见,他语气不耐:“什么衣服?什么都没有!我看你是疯了,又在发疯!”
“我娘的衣服——”赵小秋想把脸上的布料拽给王富贵看。
但是眼前却突然什么都没有了。
一块破布料的影子都没有,更没有沾了血的衣物。
不远处,冬宝伸开小爪爪,在空中漫不经心地一挥,沾了血的衣服就被她重新收进空间里。
她默默勾唇,深藏功与名。
赵小秋脸色惨白,冷汗直从额头往下掉,她惊恐道:“怎么不见了,刚刚明明在我手里?是……是鬼……有鬼有鬼啊!”
见赵小秋疯疯癫癫的模样,王富贵气不打一处来,抬手推了她一把,“你看你,都吓到娃了,赶紧哄哄。”
但是赵小秋根本不管哭哭啼啼的孩子,发疯般地从拖车上爬下来,一路跑到秦家的推车前。
“大哥,有鬼,有鬼缠着我,你快救救我!”
赵小秋的哭喊声吵醒了秦家人。
秦老太掀开眼帘,懒洋洋地瞥了赵小秋一眼,冷哼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听见这话,赵小秋的脸更白了。
因为她做了亏心事。
这段时间她快被折磨疯了,只要她一睡着,赵老太临死时穿的那件衣服就会盖在她的脸上,憋得她喘不过来气。
等她睁开眼睛喊人,那件血淋淋的衣服又凭空消失了。
她再睡下,衣服又会出现,反反复复折磨得她每天晚上都睡不好。
她已经好几个晚上都没睡过觉了,她快被那件破衣服逼疯了!
赵小秋拽醒赵大运,拽着他的胳膊苦苦哀求,“大哥,求求你帮帮我,帮我把娘这个恶鬼赶走好不好?”
赵大运沉眼看着赵小秋。
仅仅几天没注意她,她就像变了个人一般,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眼底一片清灰,人不人鬼不鬼的像个疯子一般。
看起来很是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赵大运一点也不觉得他这个妹妹有什么值得他可怜的地方。
“娘是我们的亲人,就算她变成鬼跟在我们身边,又有什么可怕的,哪有害怕自己亲人的道理?”
说罢,赵大运站起身远远地看向王富贵,冷声道:“你既已是出嫁女,自然便是王家人,你的事,与我无关,去找你夫君吧!”
赵小秋哭着摇头,“大哥,你不能不管我……”
冬宝是什么小说-全村希望肩上扛,我是团宠我最强全文阅读大结局
她后悔了,后悔和赵大运断绝兄妹关系。
“从今天起,往后的路你自己走!”赵大运毫不留情地甩开赵小秋的手。
因为乱石林遇见土匪和沙漠中对上野狼时都是赵大运冲在最前面,所以如今队伍里的人对赵大运很是信服,遇上什么事都和赵大运商量,他也渐渐成了队伍里的主心骨。
听见赵大运驱赶赵小秋,队伍里的其他立马出声。
“赵小秋,你跟个疯婆子似的,天天晚上瞎嚷嚷,害得我们多少人都睡不好!你赶紧走吧,别跟着我们了!”
“自己做了亏心事,害死了自己老子娘,活该被她死去的娘缠着。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哭爹喊娘!”
“赵小秋连自己的亲娘都能害死,说不定下回遇见什么事还会害咱们,所以赵小秋必须得走!”
“王富贵,你赶紧把你婆娘弄走,还嫌不够丢人现眼的啊!别死皮赖脸的跟着我们了!”
“……”
被这么多人戳着脊梁骨骂,王富贵一脸晦气,他缩着脖子走上前骂骂咧咧地拽走了赵小秋。
以前不敢凶赵小秋因为赵小秋的娘在大哥在,如今赵老太死了,赵大运又不管这个妹妹,王富贵再也不怕,拎着赵小秋如同拎着一只死狗。
赵小秋双眼空洞,生不如死。
将赵小秋拽上拖车后,他们一家四口就拉着拖车灰头土脸的离开了队伍。
望着王家几人的背影,赵大运敛着眉很是沉默。
秦月香知道赵大运在想什么,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
“如今已经到了襄阳城,后面的路都是官道,夫君对妹妹已是仁至义尽。”
赵大运听见这话,顿时长舒一口气。
知他者,莫过月娘。这辈子能娶到月娘,是他几世才修到的福气。
终于赶跑了赵小秋,冬宝心情美美的,她咧着小嘴,一路上都在咯咯的笑。
秦老太抱着冬宝,喜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呦,我的小心肝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啊?是不是知道马上就到襄阳城了?等到了襄阳城,外婆给你裁花布,给你做两套新衣服好不好?”
听见有新衣服穿,冬宝笑得更开心了,露出来排粉粉嫩嫩的牙龈。
没有女孩子不喜欢新衣服。
秦家人虽然穷了些,身上穿的都是破布烂衣,满是大大小小的补丁,旧了小了就在裤腿袖口再接一块布,然后接着穿。
只有她身上穿着干干净净的棉衣,料子是全家最好的。
队伍里其他人也讨论道:“襄阳城富商巨贾满城,据说府衙肥的流油,城门口肯定有人施粥,我都好久没吃上一顿饱饭了,咱们去城门口排队领粥吧!”
走了三个月,他们身上的粮食已经吃了大半,所剩无几。
他们又没有秦家人那么好的运气经常能在路上抓到野物,所以如今口粮越来越少,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
第二天中午,队伍终于走到襄阳城,他们这些流民进不了城,只能在城外排队领粥。
秦家车上还有食物,所以他们没有和这些流民抢吃的,而是去了城外的村镇。
秦老太想买点布料和粗盐。
他们身上的粗盐还没到楚江就被吃完了,这两个月在西北连个咸味几乎都没尝过,再好的肉没有盐也不好吃,所以秦老太决定买点粗盐。
另外还得买几双鞋底子,男娃子本就废鞋,再加上赶了三个月路,家里小子的鞋都磨的不成样子。
秦子孝的整天露个大脚趾傻笑,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后面还有几个月的路程,所以必须得买几双舒服的鞋底子,才能保住他们这双脚。
一行人去了最近的村镇,秦老汉带着四个儿子守着推车,其他人进了镇上的集市。
冬宝抱着赵大运的脑袋,像个小大人般,稳稳地坐在自己父亲的肩膀上。
她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东张西望,看什么都很新奇。
这还是她第一次逛集市。
集市好热闹啊!有油炸麻花鸡汤馄饨,有肉包子勺子馍,有烧鸡酱鸭,还有一串串裹着糖皮芝麻色泽诱人的冰糖葫芦!
冬宝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她朝着那串糖葫芦伸出了自己的小爪爪,她想吃酸酸甜甜的糖葫芦了!
赵大运看见冬宝白白嫩嫩的小手,瞟了一眼糖葫芦,笑道:“冬宝想吃糖葫芦了吗?”
“呀——呀——”
冬宝发出来两道含糊不清的音,她想要!
赵大运背着冬宝走到卖糖葫芦的摊位前,买了一串糖葫芦。
冬宝笑了起来,这种想要啥爹爹就买啥的感觉太棒啦!
秦月香追上来道:“她爹,你也太宠冬宝了,冬宝想要你就买!她这么小又吃不了,你买来不是浪费吗?”
赵大运没说话,笑呵呵地举着一串糖葫芦在冬宝面前晃了晃。
冬宝兴奋地伸出两个小爪爪,在空中抓啊抓。
糖葫芦~糖葫芦哇!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