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江承函苏月禾最火小说结局 江承函苏月禾全文完整无删减版

2023-11-28 17:21:47 14
2023-11-28 14
点击阅读全文

“老夫人每日都逼您喝这些苦药,大人也不管管。”

苏月禾摸着自己的肚子,苦笑:“其实我也想要有一个孩子。”

她和江承函也曾相敬如宾,可现如今却只剩下相敬如冰。

或许……真的是因为没有孩子。

“你去打听打听是否有厉害的大夫。”

午时,苏月禾刚用过午膳。

素霜兴致冲冲进来:“郡主,奴婢打听到朱雀街有一个妇科圣手,最擅长生育问题!”

苏月禾睁开双眸。

两人不多时便低调的来到了朱雀街。

素霜掀起帘子,还未下车,一个熟悉的背影映入苏月禾眼帘。

是她的夫君,江承函。

可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身形窈窕的女人。

还未等苏月禾反应过来,就看见女人挽上江承函,两人一起走进了一座宅子!

第三章 他有了别的女人

苏月禾只感觉耳边一片沉寂。

她只怔怔看着远处早已一片空白的身影,雪落满她的肩头也没有察觉。

素霜气愤道:“大人竟然养外室,他把郡主您至于何地?”

苏月禾回过神来,自欺自人道:“或许是我们看错了。”

话虽如此,可周身却包围着一股悲凉。

苏月禾强装作镇定地吩咐:“你去打听一下。”

说完,便回了马车。

她一个人坐在马车里,被阴暗笼罩。

终于,帘子掀开。

素霜走了进来,一脸不忍道:“周围邻居说那宅子里住的是一对夫妻,已经住了四年了。”

苏月禾闻言,整个人如坠深渊。

不正是从四年前开始,江承函对她逾渐冷淡的吗?

苏月禾已经没精力再去看大夫了,浑浑噩噩的回到畅映阁。

她坐在床边,一直坐到天黑,周身笼罩着一层寒霜,无人敢上前打扰。

直到江承函回来。

苏月禾才重新打起精神。

她下意识上前帮江承函更衣,解下他的披风,露出了里面黑色的蟒袍,正是今天她在外见到他时的那身。

她想要质问,却开不出口。

苏月禾抱着披风的手一颤,心中一阵刺痛,心神大乱,转身时不小心碰到了架子上的花瓶。

“哐当——”

花瓶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江承函看着满地狼藉,皱眉冷声道:“小心些。”

苏月禾低下头,将情绪强压下去,似是随口一问:“你今日去哪了?”

江承函声音一贯寡淡:“在内阁。”

听到他撒谎,苏月禾心又颤了颤,为了掩饰自己,弯腰去捡碎片。

“嘶!”

苏月禾不小心被碎片划到了手,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江承函扫了一眼,只说了一句:“这种事,让婢女做即可。”

说完,就往内室走去。

苏月禾看着手上滴落的血迹,抬眸却又见到江承函毫不在乎离开的脚步,眼眶忍不住一圈一圈泛红:“好。”

苏月禾用帕子将指尖上的血擦掉,深吸一口气,跟着进屋。

江承函背对着她,一言不发。

苏月禾不经意间开口:“夫君,母亲提起纳妾之事,不知你意下如何?”

江承函直接拒绝:“我公务繁忙,你替我回绝。”

苏月禾手一攥,忍不住试探道:“若是夫君有合适的人选,可以提出来。”

江承函忽然转身,冷冽地视线落在她身上:“若我心中有人,不会让她做妾。”

苏月禾愣住了,这句话就像是一双手一样,紧紧的拉扯着她的心,疼得厉害。

江承函从柜子里拿了一席常服,换好后转身就要出去。

和她擦肩而过时,苏月禾心中一慌,扯住他宽大的袖子:“这么晚了,你去哪?”

“议事。”

江承函将袖子扯出来,走得决绝。

苏月禾手僵在原地,一滴眼泪忍不住落下。

夜深了,冰冷的月光映照在她身上。

她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忍不住想,他此刻是不是在那个女人的床上。

翌日。

苏月禾又饮下老夫人雷打不动送来的苦药后,素霜便端上了早膳。

那药苦到了嗓子眼,令她没了胃口。

她刚拿起筷子便放下:“没胃口,不吃了。”

不止是早膳,就连午膳也没胃口用。

素霜见状,担忧极了,她知郡主是在为没有子嗣一事烦扰,便偷偷去将昨日打听到的张神医请了回来。

张神医为苏月禾诊脉,蹙了蹙眉。

素霜见状,迫不及待地询问:“大夫,我家郡主怎么了?”

张神医似是确认了,他缓缓收回手,面露不忍,却还是说了:“夫人身体亏损严重,恐永不能生育了!”

第四章 想不想要孩子

张神医离开了。

屋内只剩下两人。

素霜开口安慰:“郡主……”

苏月禾虚弱地打断:“让我一个人静静。”

“是。”

素霜满脸担忧,却不得不退下。

苏月禾坐在原地,手不自觉的覆盖在小腹处,心沉入万丈深渊,一股悲伤笼罩着她。

这一坐,又不知道坐了多久。

忽然,“吱——”的一声,门从外面推开。

江承函走了进来。

苏月禾收敛心绪,上前服侍他沐浴更衣。

两人躺在床榻上,毫无交流一片安静。

苏月禾心中不是滋味。

她试探的问江承函:“夫君,你想不想要孩子?”

江承函看向苏月禾。

她只穿着单薄中衣,领口处露出了一片刺目的雪白。

江承函顿时眼神一暗,嗓音沙哑地问:“你想要?”

苏月禾感觉到他长满薄茧的手伸进她的衣襟。

一股热意从苏月禾心底升起,她吻上他的唇,比平常更热情的迎合着他。

芙蓉帐暖,一夜春宵。

翌日。

苏月禾起来时,手往旁边的床铺一摸,却摸到一片冰凉。

一股不甘从心升起。

她带着素霜再次前往张神医的医馆。

诊室内。

苏月禾压抑着心底的紧张问:“张神医,我的不足之症可有得治?”

张神医蹙眉道:“夫人这种情况不似先天之症,也不似忧思过重,有些棘手。”

“可有办法?”

张神医眉宇松了松:“难啊,需找到病灶所在方可一试,我先开个小方调理吧。”

苏月禾心沉了下去,却还是起身道谢:“劳烦您了。”

拿着药方离开。

苏月禾刚走到诊室门口,迎面走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