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纪雪汶傅明州免费全文阅读 纪雪汶傅明州小说章节目录

2023-11-28 17:14:50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傅明州也道:“妈你不是去给穆筝捧场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穆韵竹气不顺:“人家哪用得着咱们捧场。”

简云章没什么耐心:“到底出了什么事?”

穆韵竹恨得咬牙切齿:

“还不都是那个纪雪汶?穆筝那死丫头居然当众跟她签了什么合作协议。”

说着又冷哼一声:

“大哥这城府可真是够重的,嘴上说着对动画不感兴趣,转头就让穆筝插了一脚。”

简云章脸色沉了沉。

转向傅明州:“你最近去见过纪雪汶吗?”

傅明州:“没有。”

简云章气得拍桌:

“那你在忙什么?”

傅明州没办法替自己辩解,总不能说他现在不敢去见纪雪汶。

简云章气得不行:

“成然已经离开凤城了,听说离开之前他去过纪氏。如果纪雪汶身边多了成然和穆筝,那就是我们头号竞争对手。”

穆韵竹嘲讽道:

“不可能,成然放着傅家不合作怎么可能去找纪氏?他又不傻。再说了,纪雪汶有钱吗?”

简云章目光一凛:

“纪雪汶没钱,但是纪家许家以前那么有钱,是有家底的。她要想买地,肯定需要大笔资金,明州……”

简云章看了儿子一眼,按了内线叫来了助理:

“你去查查纪雪汶最近有跟哪些银行合作。”

傅明州:“……”

第223章 他不会对你念旧情的

养了大半个月,纪雪汶的胳膊总算好了。

当天晚上她就约了人吃饭,结果等了半个小时人都没来。

纪雪汶打了电话过去,对方却说家里老爹病了走不开,后面找时间再约。

今天的饭是吃不成了,对方哪里是老爹病了,分明就是找的借口,她听到背景音里面有人在窃笑,还有倒酒的声音。

见她脸色不好,周谨猜到了几分。

“纪总,会不会是有人故意使绊子?”

纪雪汶有些烦躁,之前跟姓侯的聊的很好,谁知这人最近要么约不上要么放她鸽子。

很明显,必定是发生了什么。

饭是吃不下去了。

刚从包厢出来,隔壁包厢的门也开了,一个女孩子从里面冲出来,差点跟纪雪汶撞上。

四目相对,纪雪汶愣了一下:“苏小姐?”

苏凝儿满脸尴尬,她刚要开口,门里突然伸出来一条胳膊搂住了她的脖子。

一个男人喷着满嘴的酒气,直往她耳朵上凑:

“跑什么跑啊?是嫌爷给的钱不如成然多?”

苏凝儿冷着脸,死命地挣扎:

“放开我,不要碰我。”

男人满脸鄙夷:

“跟爷装什么贞洁烈女,整个凤城谁不知道你苏凝儿裤腰带最松,你不是有钱就可以吗?说,你要多少?”

苏凝儿一脸的羞愤欲死。

从虚掩的门缝看过去,包厢里,宫慎之正冷冷地注视着门口的一切。

苏凝儿背后有人,可不止成然。没有宫慎之的授意,这些人也不敢这么对苏凝儿。

纪雪汶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不把女人当人的垃圾。

本来就窝了一肚子气,这出气筒来得正好。

她给宋珂使了个眼色。

宋珂过去,抓住猥琐男的手指就是一掰。

没掰断,那人吃痛,只能放了苏凝儿。

狼狈的苏凝儿赶紧躲到一边,纪雪汶这才发现她身上全是酒渍,甚至脸上头发上也有。

这是被人用酒浇头了吧?人看着都快晕倒了。

纪雪汶吩咐周谨:“扶着她。”

周谨赶紧脱了外套给她裹上。

这边纪雪汶“砰”的一声推开了包厢的门。

“纪总……”周谨有心提醒她冷静。

但纪雪汶冷静不了,直接走了进去。

她沉着脸,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

包厢里的男男女女看到她,纷纷闭了嘴。

有认识她的,主动打招呼:

“哟,这不是纪总吗?”

“纪总请坐。”

纪雪汶站在桌前,只盯着宫慎之。

也不说话,所有人都想不到她要干什么。

她也没让大家久等,突然双手抓住桌面,只听一阵“哗啦”,直接掀桌。

欺负女孩子,吃屁去吧。

要不是宫慎之闪的快,那些盘子就全洒他身上去了。

众人大吃一惊。

纪雪汶转身走人,一个字都没有说。

不管是包厢里的人还是包厢外的人,都愣住了。

苏凝儿脸上有些发白:“纪总,你不必为我做这些。”

宫家也不是好得罪的,尤其宫慎之,满身戾气,看着就不好惹。

纪雪汶暂时不想这些,只道:

“以后离那人远一点吧,他不会对你念旧情的。”

苏凝儿含泪点头。

那个人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欺辱,却无动于衷,哪里还有半点旧情呢?

当初得知他回国的那点喜悦,已经被那冰凉的酒水浇灭了。

也清醒了。

第224章 没怀上

苏凝儿这个样子是没办法自己开车的,纪雪汶就让周谨送她回家。

“纪总,今天谢谢你。”

纪雪汶笑了一下:“你别放在心上,我被人放了鸽子心里不痛快,正好出气。快回吧,小心感冒了。”

苏凝儿裹着周谨的外套上了车。

等车子走远了,宋珂突然道:

“老板,宫总在您后面。”

转身,宫慎之正沉着脸看着苏凝儿离开的方向。

也不知道是在这装深情,还是不甘心就这么让苏凝儿跑了。

纪雪汶不想搭理他,直接上车。

宫慎之嘲讽道:

“纪总这是借了谁的势?穆伏城吗?”

纪雪汶:“你说是就是吧。”

说完就关上了车门。

回到家,才发现大姨妈驾到。

难怪今天有点暴躁。

没怀上,不知道该遗憾还是庆幸。

她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这段时间她身体不方便,加上忙,就没有约那人,奇怪的是那人竟然也没约她。

快过年了,可能人家也忙。

不得不说,纪雪汶非常满意这种状态。

有需求的时候放纵一下,平时不用维系感情,不用付出也不用奢求回报,关键是哪怕现在就断了,也不会伤心难过。

完美。

转眼到了年底,眼看着就要放假了,纪雪汶这边要约的人却始终没有约到。

对方一直说忙,甚至避而不见。

纪雪汶就算是再蠢,这个时候也确定背后有人作梗。

年后开春东湖就要拍卖了,她这边如果筹不到钱,拿什么去拍?

只成然和穆筝投的钱,还不够。

宋栩匆匆进来:

“纪总,侯先生明天要去看他女儿的画展,我找人弄到了两张票。”

纪雪汶目光一凛:

“好,明天你陪我去画展。宋珂,你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宋珂有些迟疑:

“老板,这事儿八成是傅家干的,听说侯先生跟简云章一起吃过饭。”

纪雪汶冷哼:“自信点,八成去掉。”

宋珂:“……”

纪雪汶豁然起身:

“东西准备好了吗,我们去穆家吧,好久没有去看老爷子了。”

宋珂:“准备好了。”

趁着有空,纪雪汶去了穆家。

天气冷,穆老爷子和黑蛋蛋都在屋里活动,进院子没有听到黑蛋蛋的“混账”还有点不习惯。

她下意识看向那边的凉亭,仿佛有个高大的身影正坐在那里,端着茶杯远远地看着她。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