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梁小卿墨淮的小说(梁小卿墨淮)免费在线阅读_梁小卿墨淮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1:16 28
2023-11-28 28
点击阅读全文

梁小卿知道她们胆子小,便强颜欢笑,扯了个谎:“怎么会呢?你误会了。我没想着报复,而是想着讨、好、她。”

后面三个字咬得很重,可见她的恨意。

香玉还是单纯的,真以为她想讨好何昭滟自保,便说了:“我对何小姐,其实了解也不多。你知道的,太子殿下从小在寺庙生活,何小姐很少进东宫,多是去皇后那边请安。不过,我听说她在外没少仗着太子妃的名头欺负人,还说太子殿下是她一人的,谁敢靠近,就杀了谁。记得有次,户部侍郎家的千金去了明空寺上香,恰好遇到了太子殿下,还说了几句话,隔天,她就拿着鞭子,闯进了户部侍郎府,把那户部侍郎家的千ᴊsɢ金抽进了湖里……”

梁小卿听着何昭滟的妒妇行为,忖度了一会,觉得想要报复她,还是要从太子入手——既然她对太子那么看重,那就先破坏她跟太子的婚事吧!

想到太子,她便问了:“太子现下在做什么?他午膳吃了吗?”

没吃的话,她就可以借着送午膳,去刷存在感了。那男人铁石心肠,唯有苦肉计方能发挥点作用。何昭滟把她打成这副惨样,都省得她化家暴妆了,不能浪费了。

但香玉说:“吃了的。”

梁小卿顿觉惋惜:那狗男人怎么就吃了呢!有本事继续绝食啊!

正惋惜着,又听香玉说:“不过,殿下吃的不多,荤食他是不碰的,就吃了点素菜,但素菜有什么营养呢?”

梁小卿听到这里,心里有了主意,又问:“现在他在做什么?”

香玉道:“还能做什么?打坐念经呗。真不知殿下怎么想的,都是快要做皇帝的人了,怎么就看破红尘了呢?”

还能怎么?富贵病!纯属闲的!

梁小卿心里吐槽,面上说:“你去准备些点心,我等会送过去。”

香玉听了,满眼惊愕:“你的伤?”

梁小卿摆手说:“没事儿,死不了。”

打不死她的,终将使她强大。

半个时辰后

香玉拎来了一盒点心。

梁小卿重新穿上那身残破的血衣,拎着点心,去了泽恩殿。

泽恩殿外

敬王墨惩正要推门进去,就被身边的近卫肖霖提醒了:“王爷,是那位姑娘。”

他听了,回头一看,就见一个宫女缓缓而至,她生得美丽娇怜,身段婀娜而饱满,虽穿着残破的血色宫裙,但无损她的美貌,反添了一种楚楚可怜的风情。

这就是皇后安排色诱太子的女人么?确实有几分美色。他那个太子侄儿倒是艳福不浅!

“姑娘一身的伤,怎么不好好休养?”

肖霖是个热血年轻人,为梁小卿美色所惑,看她带着伤来送食物,就很心疼——这东宫的人竟然这般冷血无情,让一个摇摇欲坠的伤患来伺候人。

梁小卿不知他所想,盈盈一拜,轻声细语道:“我听说太子殿下午膳用的不多,怕他会饿,就过来送些点心。”

“原来如此。”

肖霖不好当着敬王的面同她多说什么,就为她介绍了:“这是敬王殿下。”

敬王?她的救命恩人?

梁小卿走过来时,就看到对方了,也知道对方是个美男,奈何身上的伤火辣辣的疼,实在没欣赏的心情,但这会听他是救命恩人,就来了欣赏的兴趣:清雅俊美的脸,白皙如玉的皮肤,男人生的精致,一双上翘的桃花眼,瞳仁是茶色的,看起来特别的温柔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等下,这男人好像她娱乐圈的前辈墨日臻啊!

梁小卿永远记得墨日臻,他是娱乐圈口碑极好的顶流巨星,为人严谨正派,禁欲克制,三十岁就获封影帝,不仅是她的恩人,还是她的贵人。在她初入娱乐圈的时候,徒有美貌而没家世的她,很快就被一个喜好重口味的大佬盯上了。当时,关于大佬的丑闻满天飞,好些个女明星都被他玩残了,还有个女明星不堪忍受,跳楼自杀,但她的经纪人为了巴结大佬,毫不犹豫将她送上了大佬的床。如果不是墨日臻,她别说清白了,怕是小命都保不住。

墨日臻保护了她,也成就了她。他将她签在自己的工作室,处处提携,还自降身价,跟她一个小透明搭戏。好多人都说他喜欢她,在追求她,她自己也这么想,甚至暗暗期待着他的告白,但他没有,一直到她穿来,他都没有说过喜欢她。

所以他到底喜不喜欢她呢?

这个答案,她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回忆总是伤人的。

梁小卿看着他的脸,想着墨日臻,眼睛渐渐就红了——好想他啊。如果他是墨日臻,哦,对了,她都能穿来,那墨日臻有没有可能也穿了过来?

想到这个可能,她激动了:“敬王殿下,奴婢能否问您一个问题?”

不等他回答,她就问了:“奇变偶不变,请问下一句是什么?”

第011章真香定律这么快的?

场面很安静。

安静得有几分诡异的尴尬。

“小卿姑娘,你在说什么?”

肖霖皱起眉,觉得她的言行很冒犯,担心她为敬王不喜,就提醒了:“不得对敬王殿下不敬。”

梁小卿已经从敬王平淡的表情看出他不是墨日臻了,她眼睛一酸,眼泪就流了出来。

美人落泪,总是惹人怜惜的。

墨惩温柔一笑:“可是身上的伤疼了?来,东西给我吧。我帮你送,你且安心回去养伤。”

他的言语温柔中带着熟悉的安全感,像极了墨日臻的语调,可惜,他不是墨日臻。

他伸手来接食盒,她看着他多情的桃花眼,就给了他,同时,想起迟到的道谢:“奴婢梁小卿,谢敬王殿下救命之恩。”

“无妨。举手之劳罢了。”

墨惩接了食盒,温柔一笑,随后,看向近卫肖霖,吩咐道:“你去御医院,找段玉卿,他很擅长调理外伤,你让他拿最好的药过去。”

肖霖也很担心梁小卿一身好皮肤被毁了,立刻应下了:“是,王爷,小人这就去。”

他匆匆跑去了御医院。

墨惩则拎着点心,推门进了泽恩殿。

梁小卿还沉浸在墨惩形神皆似墨日臻的幻梦里,实在不忍离去,就趴到窗户处,想着再多看他一会儿。

泽恩殿里

墨惩走进来,一眼就看到了盘腿坐在蒲团上的太子侄儿,他闭着双眼,一手敲木鱼,一手捻佛珠,嘴里念念有词,仔细听,是些经文。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是《金刚经》里的内容。

托他这个太子侄儿的福,这段时间,他没少钻研佛法。

“无疾——”

墨惩跪坐到他对面,轻轻唤了一声。

墨淮闻声睁开眼,见是敬王,低下头,恭敬叫了声:“王叔——”

“嗯。”

墨惩点头应着,他是温厚的长辈,说话也带着笑:“还在念经啊?累不累?歇一会吧。也跟王叔说说话。”

墨淮点头应“是。”

墨惩打开食盒,端出一盘精致的点心,点心是紫色的莲花状,飘散着香气,看着就很可口。

“尝尝?”

他做出“请用”的手势。

墨淮看着点心,摇了头:“谢谢王叔,我不饿。”

墨惩笑着劝道:“不饿也可以尝尝嘛。这可是你那个新来的小宫女送来的。她在皇后宫中挨了罚,落得一身伤,还不忘给你送点心,可见对你用情极深。”

墨淮听得皱眉:“王叔慎言。她只是宫女。”

墨惩含笑反问:“宫女怎么了?宫女就不能对你动心动情了?”

墨淮:“……”

墨惩又道:“听说她一来,你就用了膳,想来也是合你心意的。”

墨淮点头承认了:“她确实美丽灵巧,合我心意。”

墨惩没想到墨淮会这么说,整个人惊住了。

偷窥的梁小卿也惊住了:这太子被她撩到了?不会吧!不会吧!真香定律这么快的?

就在两人震惊的时候,墨淮来了个大转折:“可惜,我消受不起,王叔若是喜欢,尽可带走,也算替我解忧了。”

墨惩:“……”

都合他心意了,还让他带走?这太子是修佛修傻了?

偷窥的梁小卿觉得他是修佛修的没人性了——她是货物吗?还能随意转赠?

妈的!狗男人!她气得心里扎他小人。

墨惩短暂的震惊过后,又恢复了稳重从容的神色:“那般绝色佳人,太子说不要就不要,倒是大方。”

“阿弥陀佛。”

墨淮双手合十,一脸慈悲:“我人在红尘,心在佛门,红颜于我如枯骨,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