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季雾枝许肆野知乎美文欣赏完整版,揽娇精彩章节在线看

2023-11-28 17:19:42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听筒另一边的陈助理是被吓醒的,他给老板设置了独有的铃声,几乎是条件反射,一听到这个铃声即使是在睡梦中,都会弹起来。

  他看了眼手机,凌晨三点多了。

  好在半个小时前,下面的人发来了调查结果。

  “许总,查清楚了,私人机场是在国外发展,号称最年轻影帝苏嘉逸的。”

  许肆野俊颜森冷,一字一字像是从牙缝里磨出这三个字。

  “苏-嘉-逸”

  这个人才是季雾枝心底真正在意的人,许北弦不过就是借口,挡箭牌。

  他回来了吗?

  他才刚回来,她就迫不及待和他重逢上了吗?

  还要跟着他离开?

  缓缓地,他拳头收紧,胸口的位置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疼得五脏六腑都像是被刺穿了。

  也是,许北弦帮她逃跑过一次,已经被他警告过了,那小子就是有三个胆子也不敢再忤逆他。

  可许肆野没有想到,会是苏嘉逸。

  这个名字就像是一根刺扎进血肉里。

  他眸色倏忽异常幽暗,眼神锐利,寒意凛然。

  “那就想办法让他从哪儿来滚哪去。”

  沉咧的紧绷嗓音从许肆野喉骨深处迸出,紧握的手像是在极力压制着什么,胸腔却似乎有熊熊燃烧的火在快要压制不住冲出来似的。

  他指尖掐灭那抹猩红,回了房间,却又出去,走到了对面的主卧。

  十分钟后,主卧里传出浓郁的玫瑰花香味。

  -

  翌日,次卧内。

  “好舒服的抱枕……”

  季雾枝迷迷糊糊醒来,却发现自己以为的抱枕居然是许肆野!

  “啊啊啊啊啊啊……”

  “你干嘛?”

  许肆野慢悠悠坐起来,一副困倦慵懒的表情。

  “我怎么了?”

  季雾枝看着地上的两个枕头,“你还好意思说?我们的楚河汉界呢?”

  许肆野唇角轻勾了下,轻歪了下头,无辜的模样被他演得淋漓尽致。

  “我怎么知道?刚刚难道不是枝枝抱着我不愿撒手?”

  季雾枝捂住耳朵,瞪着他。

  “不许说!”

  难道她也是因为习惯才会那样抱着他吗?

  闻到浓郁的玫瑰花香味,是从许肆野身上散发出来的,不难闻却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你身上的玫瑰花香味怎么更浓了?你晚上睡觉还喷香水啊?”

  许肆野漆黑的眼眸里深不见底,他轻笑了下。

  “夫人好奇心怎么那么重?”

  “我说过了,夫人以后会知道的。”

  枝枝,要是你没失忆,闻到这个香味,该害怕得缩到墙角去了吧?

  季雾枝轻哧了声,“不就是爱漂亮喜欢喷香水嘛,有必要搞得神神秘秘的吗?”

  今天要回家了,她心情肉眼可见地开心了起来,掀开被子起来,“今天我要回家,晚上不回来了,明天晚上应该也不回来了,后天……”

  “夫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天才是岳父过生辰。”许肆野打断了她的话。

  季雾枝哼了声,“我今天就要回去不行啊!”

  “行。夫人想哪天回就哪天回。”

  “那你好好上班啊,这几天让陈姨照顾你,或者你应该买个拐杖了。”一想到要回家了,季雾枝心情都好了许多,絮絮叨叨说了几句。

  -

  重新站在季家大门前的时候,季雾枝心里像是有一面小鼓在敲动似的,兴奋之余莫名地有些紧张。

  推开门进去,佣人见到她,脸色变了变。

  “季小姐你回来了。”

  “叫我什么?”

  季家只有一个女儿,她当了十八年的大小姐,什么时候佣人这么生疏地唤她季小姐了?

  那佣人没再说话。

  季雾枝也没跟她计较,往里走。

  “爸爸妈妈还在公司吗?”

  其中一个佣人低着头回答,“是的。”

  “姐姐回来了?”一道陌生的女声落下。

  季雾枝顺着声音往上看,一个穿着水红色小洋裙的年轻女人从楼上走下来,一头青丝烫成卷,皮肤是被晒黑的小麦色,妆容感很重。

  季小姐、姐姐?

  什么情况?

  面前的女人到底是谁?

第11章 跪下给妹妹道歉

  从楼上下来的女人打量了她浑身上下,表情一闪而过的妒忌,失望地咂咂嘴。

  “姐姐,你怎么又开始穿这些衣服了?”

  季可微双手交叉于胸前,个子比季雾枝矮了半个头,表情却趾高气扬昂着头不屑看她。

  眼眸里的嫉妒快要掩盖不住,被她压了又压。

  季雾枝知道自己失去了五年的记忆,她对于面前这个和自己年纪相当的女人很陌生,可是这个女人能从楼上下来,还叫她姐姐,刚才进来的时候,佣人还格外生分地叫她季小姐。

  她现在脑子很乱。

  这五年,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面前这个装着名媛却没有半点贵气的女人到底是谁?

  见她不说话,季可微翻了个白眼,脸色更加的鄙夷。

  “姐姐,你现在真的很没意思,半天闷不出一个屁,像条死狗一样,我好怀念刚回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个肆意洒脱的姐姐啊。”

  这话打在季雾枝脸上,要是还能忍,她就不是季雾枝了。

  她唇畔微微上挑勾出浅薄弧度,轻轻袅袅地笑,眉眼间染着令人心悸的娇媚。

  “是吗?”漫不经心又轻描淡写地问,随意得很。

  季可微双眸骤然收缩,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两步。

  “你拽什么?你以为你还是……啊!”

  破口大骂的季可微被季雾枝狠狠扯了一把头发,一道尖叫落下。

  那张化着浓妆的脸露出狰狞的神色,用尖锐的声音龇牙咧嘴大喊:“季雾枝,你干什么!”

  季雾枝脸上是无辜的神色,漫不经心地勾唇轻笑了下。

  “你不是想看以前的我吗?”

  “你!你个贱人,还不赶紧将我松开!”

  季可微气到了极致,她没想到面前这个女人早已被她狠狠拉下泥潭变得畏畏缩缩,现在的她,还真的像是回到了几年前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我要你不得好……”尖叫声戛然而止。

  “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五年过去了,你还是容不下我?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可是姐姐,我求求你,你能不能别打我了?我会乖的,我会乖乖的,求求姐姐别这么对我……”

  谩骂声变成了低声下气的祈求。

  季雾枝眉头紧皱了起来,她在玩什么把戏?

  “季雾枝!你在干什么?你放开微微!”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

  季雾枝松开扯着女人头发的手,往门口看去,是她的爸爸妈妈回来了。

  原来如此啊,怪不得这女人的嘴脸变得那么快,真是好大一杯绿茶。

  从失忆醒来之后,她就非常想要见到爸爸妈妈,还真的是失忆了,五年过去,面前的两个老人比她记忆力老了许多,特别是爸爸,看着沧桑了许多,妈妈保养得得宜,看不出什么年龄的变化。

  季雾枝跑过去,“爸爸妈妈!”

  刚跑到他们面前,被周莱女士伸手挡住。

  “别这么叫我!我没你这样的女儿!”

  季雾枝动作顿住,表情也僵住,一脸无措站在原地。

  她看着自己的妈妈着急走进去,去到那个女人的身边,焦急关心的问她:“微微没事吧?”

  一如从前她对自己的关心态度,只不过此时此刻转移到了那个女人身上。

  季霆也走过去,一向严厉的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

  “可微没事吧?”

  季雾枝不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