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晚风几许撩人意大结局 周应淮江弥声完整版在线试读

2023-11-28 17:16:41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能再用江弥声弯腰连瓣带叶的捡起,顺手丢进了垃圾桶。

  周

  应淮一走出门。

  晃了眼,看到站在垃圾桶边,犹犹豫豫的女人。

第114章 立场

  一米七往上的个头,身姿高挑纤细。

  黑色及膝妮子大衣,脚上穿着双短靴,衬托得气质干练精明。

  “你怎么在这?”

  男人嗓音沉润。

  江弥声转过身,也是明显的举止一慌,微颤了下唇瓣:“我来看梁小姐。”

  周应淮的模样状态,都不是想象中的好。

  过夜的西服衬衫,领口是一抹显眼刺目的血迹,一直从衬瓣延伸到西服上,破裂的唇有些哑白,尤为是眼皮压着一股沉重的疲倦。

  一股说不上来的酸涩。

  拥簇着江弥声心间。

  “她人还没醒。”

  周应淮盯住垃圾桶:“你买的花?怎么丢了?”

  她想解释,到嘴的话变成一句:“这不是我买的,我刚看到路边有人丢着,所以捡进垃圾桶。”

  花造成这样,他肯定会生疑。

  沈却的事就瞒不住。

  江弥声不想多事。

  六月的天气已经逐渐转暖了,周应淮的面孔却笼着一层厚厚的风霜。

  声音在低沉的情况,继而压低:“今晚是关键期,我可能会留在医院,你……”

  “没事,你留。”

  她几乎没想,脱口而出。

  脸上也一切自然得体。

  梁禾才是他心爱的女人,她凭什么不让?

  或者说强力阻止?

  江弥声把自己的立场站位,看得也做得很清楚:“不过你得先回去换身衣服,再整理一下。”

  “嗯。”

  要说这些天周应淮脾气变好了很多。

  他声音不咸不淡:“昨晚上我本来是准备回去的,但她这边情况很严重,梁

  家人又过不来,只能我暂时守着。”

  梁禾的情况比他想象中更糟糕。

  昨晚上周应淮赶到时,房门反锁。

  她就躺在浴缸里,吞服了安眠药,手腕上全是刀口留下的伤。

  深深浅浅,好多处。

  满地血水交融,场面恐怖骇人。

  即便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他,也觉毛骨悚然。

  江弥声点头,朝着周应淮咧嘴:“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

  她没那个资格,也不需要知道。

  他看了女人一眼,忽然间心很酸。

  周应淮别开视线。

  江弥声心里紧张的时候,总是习惯性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就像现在,她叨念着:“既然当年对她有过什么承诺,就负责到底吧!”

  “江弥声,你……”

  “我这边没事。”

  周应淮满口的酸涩,说不出来话。

  明显的深呼吸,努力平复心绪,待到那阵浓烈的酸劲褪去,他嗓音如常的说道:“公关上我会处理好,不影响你家。”

  “好。”

  “看你这样子也开不了车,要一块走吗?”

  周应淮跟着她上车。

  江弥声第一次开车载他,以往两人角色都是他开车,她坐在副驾。

  有时斗嘴,有时争执,鲜少有这般平静安详的氛围。

  她目不斜视。

  “这件事你最好还是和她解释清楚,你能救一次救不了一世,她要是想不开随时会自杀,你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着。”

  江弥声的善解人意。

  竟然令周应淮觉得心烦意乱。

  她凭什么替他做决定?

  凭什么教

  他做这些?

  难道她就一点也吃醋,不觉得难过吗?

  想到这,周应淮的心思彻底乱了。

  他偏头看向她,一眨不眨,定睛去瞧,那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孔。

  紧抿着唇瓣,闭上眼睛。

  江弥声以为他不会再说话了,神情刚回归到自然,身侧的男人睁眼,挪了下身体的坐姿,说:“你既然这么慷慨,何必装得冷漠。”

  他这话,就好像是终于抓到她异样的表情。

  证明她对他不是漠不关心的。

  在外人眼里,是自欺欺人。

  但周应淮不管,他就想揪着她这一点说事,最好是让她破防。

  前方三米是红灯。

  她一脚刹车踩下去。

  江弥声眼球一动不动:“我有吗?”

  他一只手,伸过去勾住她的下巴:“真没有吗?”

  说实话,那一瞬间她狠狠提了口气,唯恐他察觉到她眼里的不自然。

  好在车厢内光线没那么透彻。

  周应淮心疼又爱联的用手蹭着她皮肤,低声问道:“活了三十一年,头一次见你这么倔强的女人,这么刺挠我有什么好处?”

  以前他厌弃她。

  觉得她唯利是图,没心没肺,现在他恨不得她唯他的利。

  可偏偏江弥声现在改了性子,不爱财了。

  她不动,任由着他自己松开手指。

  周应淮盯着她的脸,像是努力要从她脸上看穿她的内心所想。

  她说:“总是这么撩拨我,藏着什么心思呢?”

  他放开手,脸色回归到淡然无事。

  “什么心思都没有。”

  “我不信

  。”

  周应淮对她的话置之不理。

  伸手脱下外套,骨节分明的五指扭动纽扣,解开一颗两颗……隐约透露出几许风景线。

  男人身形是那种精瘦不柴的,脱衣显肉,穿衣显瘦。

  尤其是他穿西服站着时,腰线腿型,宽肩窄腰倒三角。

  即便是放在模特圈,都是炸裂的存在。

  他专心致志的解衣,唇瓣轻启,沉声道:“真要说对你的心思,我现在想睡你,算不算对你的心思?”

  一句话,把江弥声脸都呛红了。

  费劲儿咽下口水:“做梦。”

  喉结上下滚动,周应淮说:“我知道是做梦,也没强迫你的意思。”

  话也是她先问起的。

  他不过是坦白罢了。

  江弥声敏锐的发现,至从她跟他离婚后,这个男人愈发变得行为不正常。

  顿了顿,她不冷不热的语气:“跟我睡,梁小姐怎么办?”

  周应淮垂了下视线。

  江弥声说罢,不待他吐声,主动开口:“我要做就得做大,不做小。”

  他知道她是在说气话。

  “这话可别乱说。”

  “放心,我只在你面前说。”

  车里稀里哗啦响了下,周应淮掏出一只手表,正是她之前丢给庄姿的那只,江弥声猛然提起口气。

  他看她紧张。

  迟迟说:“送给你的东西好好保管,别那么不当回事。”

  周应淮把手表丢在她腿边。

  确定是丢的,砸下来时她大腿还抖了下。

  看着那只手表,江弥声有些神绪杂乱,想说什么,但大脑很空白。

  她

  努力了好几次,终究是沉默不语。

  寂静的车里,所有细微的声音都会被无限倍数的放大。

第115章 很衬身份

  江弥声到底是提了口气,问他:“你找庄姿拿的?”

  男人抿唇没作声。

  他坐在副驾驶上,闭目凝神。

  端得好像是她要刻意打探隐私,表情僵了瞬:“不想说没事。”

  周应淮睁开眼。

  眸色却是暗色的,薄唇轻启:“你给她的第三天,我让迦南去要的。”

  他也没有太多的动静,气息稍微沉重几分。

  “江弥声。”

  周应淮喊她一声。

  “怎么了?”江弥声手握方向盘,路况不是特别好,她没法去察看关注他的神情。

  约莫四五秒。

  他问:“是真不喜欢它,还是觉得我送的,嫌弃恶心?”

  天地良心,她当时脑子装的事没这么多,被人泼咖啡,本能反应就是说点狠话刺激一下对方,送表也是觉得庄姿人太婊。

  无外乎衬个景。

  “要跟我翻旧账?”

  周应淮定定的把视线看向她:“单纯好奇。”

  她也不愿意装聋作哑。

  径直坦白:“庄小姐泼我,我没有不还回去的道理,送她手表是映衬她这身份模样,确实很婊啊!”

  说完,江弥声勾起抹笑:“怎么?一个梁禾不够,你还要替庄姿讨还公道吗?”

  如果是,那他周应淮就真不是个东西。

  “我发现有时候你真是敌我不分。”

  她有些被气笑。

  “你什么时候跟我站在一队过?从始至终都是窜梭着庄姿来挑衅我。”

  周应淮是个能言善辩的男人。

  却在面对江弥声时,变得有些嘴拙。

  本来平平静静的,这一提,

  让她想起来很多事,庄姿是如何蹦她脸的,自己又是如何一步步陷入梁禾的陷阱。

  心里愤愤不平:“有时候我很无奈。”

  “因为我吗?”

  “因为你们。”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