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裴舒隋仪景高甜小说推荐 锦上眠全文免费版阅读

2023-11-28 17:15:09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他也几乎查过自己能想到的几乎所有地方,但也还未发现。鄢廷成的手上会有吗?或许是,也或许不是。

  只是……若是没有的话。这一堆堆像是小山一般的糖,又很难有一个合理的说辞。

  裴舒依照着隋仪景的话,向后继续推论着:“如果按照千岁爷所说的,这些糖其实不是用来吃的,而是用来制作炸药的原料。那么……鄢廷成存放如此之多的这种东西,其意图,难道是想……”

  许多的词语,一瞬间在裴舒的脑海中不断地涌现。

  篡位,谋逆,等等……

  可当这个人是鄢廷成的时候,裴舒又实在是难以将这些词语和他产生联系。

  鄢廷成太过正常了,他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皇子,过着普通的生活。甚至与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什么他对于权力的渴望。

  更何况,鄢廷成是当今皇上的儿子,是在玉碟上登记造册的皇子。他有什么理由去谋反篡位呢?

  隋仪景一时之间,也有些想不明白。但总觉得这里面定然是有不少的弯弯绕绕。

  裴舒继续向前走着,整个地窖比她想象中的都还要大上几分,难怪刚刚落下的时候,竟然用了那么长的时间。

  走过那一堆糖,面前很快又是出现了一堆新的货架。和前面的糖是一样的包装,都是用麻袋装着的。

  不过既然与糖并没有放在一起,那说明这个东西……

  裴舒又是用簪子插入麻袋之中,又是取了一些。

  这一次从袋子里出现的东西,也是晶体,只不过比着前面的糖又稍微再粗一些。并且晶体更加的粗一些。

  裴舒仔细的看了看之后,道:“这个……是盐?”

  目光也是看了看,这个盐的数量比着糖也是只多不少。这么大量的盐出现在这里,只觉得离奇的很。

  向前看,地窖深处,似乎还有些别的什么。

第299章掉入冰窖

  隋仪景也摩挲了一下那些盐的颗粒。

  “盐……”

  这件事情似乎变的更有趣了些。

  盐与糖一样,都是受朝廷管控,甚至于盐的掌控比糖更加的重要。不仅仅是开采,乃至于整个输运的线路,也皆是有朝廷专门钦点的部门进行运输。

  裴舒想了想道:“难道说,鄢廷成自己掌握了一条盐矿?”

  隋仪景微微一笑:“那是不可能的,你既然前世经商,就应该很清楚,盐铁糖都是属于国家管控,任何在国境内发现的,都属于皇家。若是私人掌控,那么便等同于谋逆的大罪。”

  “再者,因着这些东西本就是颇为正席的东西,宫中还有专门的人手在国境各处,搜寻盐矿,铁矿。断不可能会让这种资源落在一人之手的道理。”

  隋仪景的目光也是缓缓扫过面前的这一片片货架:“如果一定要合理解释这些东西存在的理由,那只能是通过正规的手段,采买来的。”

  “只是这么大的量……要花费的银钱必然是不少的啊。”

  隋仪景摩挲了一下下巴:“本督记得,鄢廷成的手上应当没有什么产业才是。光凭着他每个月领的那些月钱,就想要弄到这么多的盐糖,怎么说都是不合理的。”

  裴舒看着这一堆堆如同小山一般的盐糖,心里对于那个猜测,又是更重了一些。

  向着地窖的更深处看了看,裴舒对于那里面的东西好奇心愈发的重了些。

  两人一前一后的向着里面走去,地窖的两边挂着火把,所以整个地窖之中并不十分昏暗。

  离得还有些远,裴舒猛然瞧见里面有些什么亮闪闪的东西。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抓住了隋仪景的臂膀。

  “千岁爷,那里面是什么?寒光凌冽的,难道又是什么机关相连的精钢机弩?”

  隋仪景目光微眯,也向着更深处的地方看了看。待看清了里面的东西,隋仪景脸上的神色也复杂了几分。

  “不,那不是什么机关。是甲胄。”

  裴舒原还像是一只小熊一样挂在隋仪景的身上。听到那话,也是抬头看向了隋仪景:“甲胄?”

  不论历朝历代,甲胄都不是随便乱用的。对于甲胄的管理,颇为的严苛。凡是铸造出来盔甲都有专门的记录。

  如果士兵私自藏一副盔甲,就相当于藏了三副弩箭,而私藏到三副以上的盔甲,在便可以直接实施死刑。

  裴舒向着里面又是走了几步,属实被眼前所看到的东西给震惊到了。

  明晃晃的几百幅盔甲,那闪烁着光泽用的还是材料颇好的精钢。且锻造工艺也极为的好。

  “看来……鄢廷成当真是要谋反啊。”裴舒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忍不住的感叹道:“盐,糖,甲胄。如此大批量的存在于这个见不得光的地方,究竟怀着什么样的心思,也是可见一斑了。”

  裴舒看着那些盔甲,仔细的瞧着。忽的……像是注意到了些什么似的。

  身子又是向前探了探,然而这刚刚往前一探身,甲胄前方的原本的一块平地忽然出现了一个极为大的裂缝,裴舒一个猝不及防,整个人向着下方跌了进去。

  隋仪景眉头一皱,手中银丝几乎是顷刻间出手。在半空中缠在了裴舒的腰上,只是这忽然间作用的力道,让隋仪景也有些猝不及防,整个人也被拖拽着向下坠了进去。

  隋仪景看着那甲胄前,有一个青铜球正在缓缓下坠。

  隐约觉得,那也是机关术的一环。一根飞针在裂缝彻底合起来之前,飞射出去,卡在了那颗青铜球和地面之间。

  裴舒和隋仪景抱在一起,有隋仪景的轻功控制着两人平稳的落地。

  然而刚刚一落地,裴舒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冷,好冷啊……”

  裴舒一呼气,竟然能看到自己面前有飞出去的白霜。

  “这里难道是冰窖吗?”裴舒立刻反应了过来。

  如今也只是初春,这冰窖中的冰块应该是在上个冬日刚刚在湖面上开采后,直接封进来的。

  好冷……真的太冷了……

  忽的,身边猛然多了一个温热的东西。裴舒几乎是下意识的向着那个热源贴了过去。

  裴舒几乎将头都埋进了隋仪景的怀中:“千岁爷,你好温暖啊。”

  许是这冰窖中太冷了,以前觉得浑身冷的和蛇一样的隋仪景,此刻竟然都有些像个大暖炉一样

  隋仪景低头看了一眼裴舒,不自觉的将身体中的内力又是外放了一些。

  他还是失策了,看来鄢廷成为了这个地窖的安全性,提前做了布局。整个地窖大的机关术无法得到改变,但是在一些细枝末节上做了修改。

  这些修改,是连隋仪景也未曾提前想到的。

  这个机关,就是专门给探听到了最后一项秘密的人准备的。只要进入了这地窖,注意到这些盔甲的人,都会忍不住仔细的观察。

  而只要有这个心思,那么跌入这个陷阱,便就成了几乎百分之百会发生的事情。

  这个冰窖的深度,一旦跌入,等待着的便是被活活冻死的命运。

  “裴舒,你忍耐一下。”

  “啊?”裴舒不知道隋仪景要做什么。

  只见下一秒,隋仪景双手凝聚了内力。挥出去一掌,面前堆放着的冰块发出剧烈的撞击声。

  裴舒只觉得那一瞬间耳朵极为的痛,缓了许久,才是终于缓过劲儿来了。

  在一抬头,看了看那块冰。原本光溜透明的冰块上,出现了许多的裂纹。但……并没有碎裂。

  隋仪景的眉头也皱的极为的紧,自嘲的笑了笑:“早知道,当初跟随武师学习功夫的时候,应该多学一些刚劲的功夫。本督的柔劲面对这些,还真有些使不上劲啊。”

  裴舒看着面前的冰砖:“千岁爷,这冰块不是已经出现裂纹了吗?只要您在用力,劈几掌,从冰窖中,开出一条路来。应当不成问题吧。”

  “是吗?”

  隋仪景看了看这整个冰窖中堆放着的冰块。

  “或许吧,只不过很是要花些功夫了。”

第300章险死还生

  隋仪景的功夫,走的并不是至阳至刚的路线。用的是连绵不绝的内力,所以在对物体造成强力破坏上,天生就是吃亏的。

  刚刚挥出去的那一掌,他已经用了五成的功力,在隋仪景的计算之中。这一掌,本就应该让这块冰直接碎一地才对。

  但隋仪景却低估了这冰块的厚度,一掌下去也不过是堪堪将它打出了全部的裂纹。

  就在坠落的一瞬间,隋仪景已经用银丝,将整个冰窖探查了一遍。像这种冰砖,整个冰窖一共有是一百二十八块。

  而他的内力,显然是无法做到,将所有的冰块,全部击碎的。

  他必须要另外想办法才行了。

  脑海中几乎所有的念头,都在疯狂的转动着,忽的有了一个想法。

  裴舒看着隋仪景,本以为隋仪景会继续破开冰块。但隋仪景却是缓步走到了裴舒的身边。

  一伸手,将裴舒给拉进了怀里。

  一入怀时,是冷的。但是温度很快的在升高。

  裴舒有些激动:“千岁爷,你在做什么?”

  “帮你取暖啊。”隋仪景故作轻松的口吻:“你穿的单薄,若是就这么让你等下去,本督还未将冰块全部破开,你就已经被冻死了。”

  这种温度升起的极为诡异,虽然隋仪景没有明说,但是裴舒也隐约猜到了隋仪景在做什么。

  “不,不能这样。”

  裴舒想要从隋仪景的身体中挣出来,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